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张成觉文集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日前读《信报》上《兴邦还是天谴?》一文,对其中一个说法实难苟同,特与作者崔少明先生商榷。
   
   文中称“灾区有少年人获救后,开口就要冻可乐。救援队大笑。”

   
   对此,作者议论称:“但想深一层,大地震后,这位少年想到的不是家人,而且楼塌了,冰箱砸了,还指定要冻饮。在社会主义下长大的青年比欧美青年更自我,中国明天会更好吗?”
   
   笔者认为,上述议论对于该获救少年极不公平,由此判定“社会主义下长大的青年”如何如何,并进而质疑“中国明天会更好吗?”也不恰当。
   
   首先,此少年是从被压的瓦砾堆中获救的。拯救到底花了多少时间,我们不清楚。可是人所共知,当时只用人手搜救,故营救需时。在此过程中,救援人员会不断与该少年对话,鼓舞其增强求生意志。我们不能排除对话中少年问及家人情况;也不能排除其就在现场,而少年获救后已见到在旁守候的家人。
   
   以上虽属假设的可能性,但发生的几率甚大。倘如此,作者怎能断定“大地震后,这位少年想到的不是家人”呢?
   
   其次,文中以不以为然的语气谓少年“指定要冻饮”,此一指责难以成立。
   
   显而易见,他只是回应救援人员关切的询问,表达的是一种愿望,而毫无指令的成分。
   
   可以设想,在将他从瓦砾堆中抬出之际,救援人员问道:“你想要什么?”他随口答以平时之所好,也必定是其被困期间极度口渴时的愿望,即“如果被救出去,我能喝上什么就好了”的虚拟答案。就算这答案脱离实际,对于一个死里逃生的少年,再加上“童言无忌”,有什么可指责的呢?
   
   至于说到“社会主义下长大的青年”,由于“社会上缺乏可敬的价值,自由也就变成自我”,这也许不无道理。但是否一定“比欧美青年更自我”,恐怕不能以此作为论据。
   
   文中紧接着提出的“中国明天会更好吗?”,是个更为复杂的问题,牵涉面广,自然不宜仅凭该少年获救后想喝可乐的“个别事件”,想当然地得出结论。
   
   应当指出,该文的题目模棱两可,令人难以明白作者的倾向。三个小标题分别为:“藉赈灾沽名敛财”、“自由变成自我”和“借军方监控重建”,下面的论点论据都看不出作者的本意,是同意“兴邦”说还是“天谴”说?叫人一头雾水。
   前两个小标题下所列种种,似乎对中方、反方以至参与救灾或报导救灾的中立方,无一例外地一律打板子。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派头。而最后一段又对中共军方寄以“监控重建”的厚望,其葫芦中卖的什么药?实在使人纳闷。
   不过,不管作者亲中也好,反中也好,左右逢源也好,请勿对灾区少年随意指责或讽刺,尤其切勿往他们的伤口上洒盐,以免使其幼嫩的心灵再次受损。
   拜托!
   (08-5-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