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请勿中伤胡耀邦]
张成觉文集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勿中伤胡耀邦

“鹰有时飞得比鸡还要低,但鸡永远飞不了鹰那么高。”
   “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读了《尽闹笑话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作者老武),不禁记起上述外国谚语,还有鲁迅杂文(《华盖集》)中的那句话。

   该文一开头就给胡耀邦戴上了一顶“有趣”的帽子,表明作者将之作为笑料。然后来了个抽象的肯定,具体的否定,把胡“最为人称道的”功绩,包括平反冤假错案,为“右派”改正及组织真理标准的讨论,贬低为“有一定限度的,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紧接着便是全盘否定,指其“不够稳重,不像个党的最高领导人”,“闹了一大堆笑话,叫人爱也不成,恨也不是”,并将其罪状归纳为十个字:“胡冲乱撞,乱发言,乱表态”。
   随后,作者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申明:“目的不在于搞臭胡耀邦,只是讲几个胡耀邦闹的笑话让大家看看胡耀邦的另一面。”
    不过,文章接着并没有讲笑话,而是对胡进行人身攻击。
   作者首先说,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刚当选中央主席的胡耀邦“活像一个小丑”,这是由于“在电视上看到”他“在做报告时那种一蹦三跳,得意忘形的样子”。
   真佩服作者的记忆力,27年前的电视画面还记得这么清楚。对此我早已毫无印象。但我记得胡当选中央主席后,向出席会议的中央委员们讲了三点意见,时在6月29日下午:
   第一点讲的是“这几年谁的贡献大一些?”答案是“老一辈革命家”,并举出了常委中叶、邓、李先念、陈云四人的名字。
   “第二点,两个没有变。我是在我们党一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被推上现在这个岗位的。本来,按全党绝大多数同志的意愿,中央主席是要由小平同志来担当的。”“我有责任向全会说明,有两条并没有变:一是老革命家的作用没有变,二是我的水准也没有变。今天的胡耀邦,还是昨天那个胡耀邦。”
   第三点讲“我们的劲该往哪里使?”说要集中精力把国民经济搞上去,同时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这段言简意赅的话当场受到邓小平的激赏,说胡“这一段话也证明,我们这个选择是正确的。”(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卓越文化,2005年,369-370页)
   所以,说胡在会上“做报告时”“得意忘形”,这恐怕是作者心造的幻影而非事实。那是由于他“对邓小平,胡耀邦篡夺了华国锋的权比较反感”之故。至于胡讲话时“一蹦三跳”,则容或有之,但应不是在做报告。因为胡是会议结束才当选主席的。
   这里顺便说一下“篡夺”一词,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释义,那是指“用不正当的手段夺取(地位或权力)”。胡的当选主席经过全会合法选举,不能诬称之为“篡夺”。看来作者奉毛为正统,只承认其对华的“手谕”“你办事,我放心”才算数。于是邓、胡都成了盗取神器的奸佞小人,备受其攻击丑化也就顺理成章了。
   
   如果说作者对电视画面的回忆可能有虚假,那么他82年在西安目睹的陪同北韩主席访问的胡耀邦,其笔下形象大约可信。
   文中称:“胡耀邦在车里隔着车窗朝我们不停的招手。胡耀邦看起来又瘦又小,大家回去后都叫他‘小小胡耀邦’。后来,发现社会上有人干脆叫他‘小胡’。”
   很显然,作者有意矮化胡耀邦。所以,他有点做贼心虚地在下面写道:
   “当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们不能仅仅凭长象就对总书记说三道四。”
   不过,他的话倒并不错。一个人的形象高大与否,未必与其身高成正比。曾经担任过联合国主席的菲律宾前外长罗慕洛(?)说过:我个子不高,但脚踏实地。(大意)胡耀邦身材并不魁梧,然而他真心为民,品德高尚。跟他这次陪同的金日成相比,他算不上美男子,但其心灵之美,显然是搞“家天下”的这位贵宾所无法比拟的。
   至于说“社会上有人干脆叫他‘小胡’”,笔者孤陋寡闻,实在没听说过。只知道许多知识分子称之为“耀邦”,这是不见外的叫法,除了意味着地位平等,也反映出人心喜好。
   大概正是基于这种民心所向,作者不得不言不由衷地继续写道:
   “当然,应该说胡耀邦不是坏人,但他也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好。”
   文中再次来了个抽象肯定,具体否定。作者称:
   “ 胡总书记虽然喜欢搞调查研究,但往往办事的时候不用脑子,乱发言,乱许诺,经常好心办坏事,”
   上面头一句是铁的事实。大陆2000多个县,胡到过将近1600多个。这是中共其他任何一位主席/总书记(第一把手)都没做到的。去的地方多,讲的话多,言多必有失,也就可以理解了。其中有的变成笑话,也并不奇怪。这应该从动机与效果的统一加以检验,而绝不能加以别有用心的嘲笑与讽刺,更不应信口开河地恶意中伤。因为那样做所伤害的并不仅仅是胡耀邦,而是为数大得多的处于弱势的普通民众。
   下面让我们看看作者“听来的笑话”吧。
   头一则是1980年胡以总书记身份考察西藏。文中称当年5月,“ 刚当上中共中央总书记(还不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因为当时还有党主席)的胡耀邦率领一帮人马去西藏考察。胡耀邦尚在去西藏的飞机上,已经对西藏做了结论。到拉萨后,在高原气候的影响下,头脑发胀,热血沸腾,听不进当地领导的意见,就在自治区领导干部大会上大放厥词,指责说中央政府过去投在西藏的20亿人民币,全都被扔到雅鲁藏布江里去了。他断言,西藏之所以还穷就是让大量的汉族人给吃穷的。所以,要将大批汉族人内调,给藏族人升迁的机会,让他们自己去管理西藏。胡耀邦虽然给了那些辛辛苦苦, 多年工作在西藏的汉族人一记耳光,但也使他们内心激动,毕竟他们有希望很快调回内地。”但他回京后落实其内调政策时,新疆的少数民族也要求汉人离开新疆。于是,西藏汉人内调工作便紧急踩刹车。
   应当指出,作者的以上记述多处失真,资讯来源不明,评论也极不公正。
   实际情况是:一上飞机,胡耀邦就对随行人员和记者们谈了此行的目的。他说:“我们此次不是去参观,而是去工作。。。西藏是一个什么概念呢?第一它拥有全国1/8的面积;第二,人口不到200万,相当于全国的500分之一。。。29年来,中央和全国人民给了西藏很大帮助,总投资达45亿元,可是国家从西藏征的税收、公粮加起来,不过5000万元。”
   他接着说,“中央为发展西藏经济,准备采取一些非常措施,概括起来就是六个字‘免征、放开、走人’。免征,就是全部免去全自治区群众的农牧税。。。放开,就是所有经济活动领域都要放宽政策。。。总之,要对西藏的发展有利。”(同上,371页)
   可是,该文说的是中央政府投放了20亿元,这连实际金额的一半也不到。提供消息的人在胡说。另一方面,大批汉族干部和军人入藏,其“人头费”即工资部分已属不菲,还不算他们的粮食供应诸如运输费等,都得花不少钱。故胡即使真的(这有待证实)说了西藏“让大量的汉族人给吃穷了”之类的话,也并没有错。
   何况他所讲的中央六字方针,显然是政治局的共识,并经邓、陈(云)、李(先念)等元老同意。作者评论其头脑发热,又指责他没到西藏已有结论,这都属于莫须有的罪名。
   不言而喻,六字中的“走人”,便是指撤回入藏的汉族干部。宣布此事,绝不应当成是胡的笑话,更不能看成是对“辛辛苦苦、多年工作在西藏的汉族人打了一记耳光”。它只是调整政策,以便有利于真正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如能及时落实,说不定今年3月的拉萨事件也不会发生。
   但后来由于种种因素的制约,胡一心想办的好事未能成真。“非战之罪也”!尤其不能以此作为胡的“笑话”,幸灾乐祸。
   其次,文中说到后来伍精华出任西藏党委书记,指其用人不当,这也难以成立。
   毋庸细说,边陲封疆大吏之任命,不是胡耀邦一个人就能决定的,此其一。再者,曾主持过国家民委,本人属彝族的伍精华去西藏任职,显然比汉族人当书记更有利于藏民观感与内外视听,此其二。他“不折不扣地执行”宗教政策,动用中央的财政拨款修缮喇嘛庙,有何不妥?此其三。作者指藏族人民生活因此没有改善,试问有何证据?而且从常理推断,大修庙宇必然创造就业机会,亦增加当地旅游资源,不是一举三得吗?
   文中继称:“喇嘛庙有了财政资源后,队伍也不断扩大,境内外的亲达赖的人也就乘虚而入,藏独势力也随之壮大。伍精华还在西藏的时候,藏人就围攻自治区政府大院,伍精华扔下别的干部、职工,自己越墙而逃。”这一切是否属实,实在存疑。兹不论。
   第三,作者指责1983年胡耀邦轻易许诺,说给攀枝花每人涨两级工资,终无兑现。但其消息来源可靠吗?胡于何时何处作此承诺?原话为何?何人证明?道听途说,岂足为据?
   另一则有关胡耀邦同意云南地方政府建议,让当地老百姓开发矿产资源的“笑话”,同样是无头无尾,真假莫辨。胡已去世近20年,无从自辩。作者如此往已故领导人身上抹黑,是何居心?
   第四,文中指胡插手国务院的工作。这倒有点“空穴来风,不为无因”。问题是作者泛泛而谈,比如说胡何时找了哪些部长,如何给他们分配跃进指标,全都不清不楚。这又怎么成了胡的笑话?
   第五说到83年他邀请3000名日本青年访华,此事或者有点冒失,但无论动机或效果都无可非议。何况事前中共高层曾否议论过,我们根本无从得知。岂能一口咬定全属胡之不是?这里面又有何“搞笑”之处?
   第六,作者站在“凡是”派的立场,指责说:“胡耀邦从表面上看好像是坚持真理,光明磊落,事实上并非如此。当他和邓小平们一起,从华国锋手里夺权的时候,完全是在搞阴谋诡计。”
   这里讲的是中共党内斗争,成王败寇,作者可以称之为阴谋诡计,但也全靠开明派上台,否则该文这样写便是大逆不道,要坐牢的。陈永贵骂胡耀邦是“胡日鬼”,一点也不奇怪。我想知道的是,作者为何至今坐在“凡是”派一边?似乎其忠君思想比胡耀邦还要“根深蒂固”。
   其实,按中国传统道德,华国锋抓毛之未亡人江青的确不足为训。胡耀邦受旧观念影响也是人之常情。当然,现在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反对四人帮,传统道德也只好扬弃了。
   第七,文中又称:“胡耀邦对真理的讨论,无非是从舆论上搞臭华国锋,谈不上追求与坚持真理。他的真理,不外是邓小平和其他元老的指示。如果胡耀邦真的那么坚持真理,何不就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讨论一下?”
   这段话至少有三处不妥。一是胡发动讨论真理标准,并非仅仅着眼于“从舆论上搞臭华国锋”,更主要的是为了解放思想,摆脱毛造成的精神枷锁。否则一切拨乱反正都无从谈起。二是这种思想解放,在当时绝对需要获得邓等元老支持,不然就纯属空话。三是“四项基本原则”乃邓之命根,完全没有讨论余地,胡耀邦如果以卵击石,既不可能成事,又徒然牺牲自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