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地震救了中共?]
曾铮文集
·從瘋狂「批孔」到建「孔子學院」
·北韓核試爆:中共扮演什麼角色?
·中共的字典里没有“南韩”
·中共能停止援助北韓嗎?
·賈甲的選擇-海外起義決裂中共
·賈甲海外起義決裂中共的示範效應
·【特寫】「金屬風暴」之後的楊軍
·評高智晟出獄兼致耿和
·Yang Jun–the Man in the Middle of the 'Metal Storm'
·分析:四川廣安市大規模警民流血衝突事件
·中共的階級鬥爭延伸到自然界
·由「中国游客最难伺候」说起
·從囚徒到作家——兼談作家的社會責任
·参加国际笔会作家会议有感
·评禁书《如焉》
·色情作品氾濫與中共黨文化
·【澳媒观察】网上色情怎样破坏家庭关系
·山西黑窑与器官活摘
·山西奴工事件本质上不是一场叛乱
·Comparing Slavery and Organ Harvesting
·哈尼夫案与澳洲的两难处境
·在“七.二零”八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澳媒观察】由维省省长贝克斯辞职想到的
·北京奧運繞不過去的兩道坎
·From A Prisoner To A Writer
·次级房贷风暴与澳洲大选
·致澳洲總理何華德的公開信
·【澳媒观察】APEC与“《悉尼宣言》”
·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做猪要做奥运猪 打工要打澳洲工
·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发的争议
·代师涛答谢辞
·【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
·聯合國的腐敗和墮落
·【澳媒觀察】聯邦大選 鹿死誰手
·【澳媒观察】网上“恶搞”与联邦大选
·大把撒钱的竞选策略会奏效吗?
·維州警官洩密醜聞引起的震動
·澳洲工黨大選獲勝分析及展望
·氣候變遷與環境 澳洲Vs中國
·班頓——一位澳洲的「維權」英雄
·Tortured for her beliefs
·小醫生打敗大政府的啟示
·二战后第一名美国战犯的尴尬处境
·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从中国雪灾看澳洲政府的灾害应对
·在以色列人权圣火传递集会上的演讲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澳洲女官员性贿赂丑闻引发的政坛地震
·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20个和1个
·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印度司机“闹事”对澳洲的贡献
·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地震救了中共?
·发展不是硬道理
·色情还是艺术?
·色情还是艺术?
·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澳洲的马与中国的人
·西方的“办公室恋情”与中国的“包二奶”
·从悉尼世界青年节看宗教信仰
·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从澳洲的色魔想到中国的杨佳
·澳媒报导奥运 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排污交易计划”的三个看点
·迈塔斯报告震撼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
·“中国造月亮即将着陆”——Not Beijing, but faking?(不叫北京,叫造假?)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上)
·凤凰台节目提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新证据
·秋江水冷鸭先知
·中国股市的实质 (下)
·从欧卫事件看中共最怕
·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上)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下)
·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总理侯选人坦博
·新闻简评:墨尔本市长苏震西退出澳洲政治舞台
·三千万与四百二十亿的不同遭遇
·评新华网《卫生部等5部门制定三聚氰胺限量》
·教育经费-压在中国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
·中国能救澳洲吗?
·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我看澳媒对悉尼留学生坠楼案之报道
·澳洲昆士兰大学生采访曾铮并制作揭露迫害法轮功短片
·瞧瞧人家的"问责"!——兼议三聚氰胺限量
·视频:评澳洲新反恐法生效后被捕的第一名嫌疑人哈尼夫案
·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北京奥运绕不过去的两道坎
·视频: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我对澳洲人民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视频:【澳媒观察】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救了中共?


   
   
   ——在悉尼「時政焦點論壇──汶川大地震」上的發言

   (根據發言錄音整理,略有修改。)
   
地震救了中共?

   在悉尼「時政焦點論壇」上發言。
   
   「親歷」「5‧12」地震
   今天的論壇組織人知道我是四川綿陽人後,特意請我來講幾句。
   其實我應該算作綿竹漢旺人。我在漢旺鎮上學上到初中畢業,在綿陽只呆了高中三年,不過我的家人都還在綿陽。
   地震發生後,我接到很多朋友的問候,多年不聯繫的朋友也來關心。大家都想知道我家人到底怎麼樣了,我就先講講這方面吧。
   五月十二號那天下午,我先是在網上看到一個很短的消息,說汶川發生地震,當時沒想到這會有多大的後果。快下班的時候,一個同事從外面衝過來說,她剛才與北京的一個朋友在QQ上聊天,朋友告訴她北京地震了,辦公大樓裡的人都跑到街上去了。
   我這才突然意識到,啊喲,網上的消息是說地震有七點多級啊!而且綿陽離汶川很近啊!我小時候在漢旺時,總聽大人說,翻過山去,那邊就是汶川了。漢旺離綿陽也沒多遠,綿陽的家人可怎麼樣了?
   我衝回家裏第一件事就是給母親打電話,居然一打就通了。母親說,簡直巧得不能再巧了。當時是北京時間下午七點左右,地震發生後,母親一直試圖用手機聯絡我妹妹,打得手機沒電了也沒聯絡上,只好冒著餘震的危險衝回家中給手機充電。我的電話早一分鐘晚一分鐘她都接不到了。正說著話,母親驚呼道:「又地震了!」
   母親告訴我,地震發生時,所有人都往外跑,據說有個證券營業部還踩死一個人。她的第一反應就是馬上去接我妹妹的孩子,孩子在上小學。到了學校,看到好多家長都衝去接孩子,孩子們被聚在操場上,看到家長便哇哇大哭起來,都嚇壞了。 我母親卻沒有接到孩子,不知是不是被我妹妹先接走了。
   我還有一個妹妹家住七樓,我母親說她家損失慘重,因為家裏所有東西都被震到地上摔碎了,傢俱、電器、瓷器等,連床上的被子都震掉到地上去了。
   
   母親一邊急急的向我報告情況,一邊語無倫次的說:「哎呀!人家都說五月份要地震,還真是地震了!」
   因為餘震還在發生,我也不敢讓母親多說,催促她趕快出去了。
   到了夜間,再打電話,一打又通了。母親說,手機還是不通,座機時通時不通,基本打不出去,但偶爾能接到電話。這次母親告訴我,讓我放心,兩個妹妹都聯繫到了,她們都帶著孩子聚到母親那裏了。發生這麼可怕的情況,大家的第一想法,就是一家人無論如何要呆在一起。
   兩個重要信息
   對不起,我囉嗦了這麼多來自「一線」的消息,是因為這當中包含著很重要的兩方面的信息。
   一個重要信息就是,作為我母親這樣一個已經退休的普通綿陽居民,都已經聽說「五月份要地震」,說明地震被預測出來、卻被中共扣押的說法,絕非空穴來風。
   大家現在也看到了,網上也登了,五月六號的《綿陽晚報》就登了關於離綿陽很近的江油有震感的問題。當然還有不止一個專家的預測。甚至連綿竹縣的癩蛤蟆成千上萬的出來在大馬路上跑,也沒有人理會。你政府不預報、不提醒民眾,甚至還「闢謠」,那老百姓就算聽到種種傳言,也不會去當真,最後釀成慘劇。
   從母親的話中,我得到的另一個重要的信息是,如果房子結實,地震並不是那麼可怕。綿陽離震中汶川只有一百多公里,但因為房子倒的少,人就沒多少損失。你說震的不厲害嗎?床上的被子都能顛到地上去,那怎麼能不厲害?
   所以說,地震是一種可怕的天災,但真正的殺手還是那些豆腐渣工程。你看綿陽的小學生們雖然嚇得哇哇直哭,房子沒倒,就都跑出來站到操場上了,沒有出事的。
   這次地震中在網上看到的最震撼的照片就是那些被埋在豆腐渣工程之下的孩子們,和幾十名家長手捧幾十名孩子的遺像的合影。什麼時候看見過那麼多小小年紀的孩子的照片一個一個都被放到黑框裡啊?
   最震撼的一條標語也是家長們寫的:「孩子不是直接死於天災,而是死於危樓」。
   前些天我在網上看到一個貼子,是個建築工人發上去的。他說,蓋房子時,照理說預制板頭上露出來的鋼絲應該被焊在一起,這樣整個大樓在結構上能夠成為一體,防震性能會大大提高。
   但是,他說,他修了那麼多年房子,工頭從不要求他們焊這些鋼絲,所以他們也就不焊。那這樣的大樓,等於一塊一塊預制板直接「放」在牆上,中間還空著一大截,等於一邊只搭上一點點。那這樣的樓,當然一震就倒了,成了最大的殺手。
   被導演的「真相」壞過掩蓋
   這段時間我不停的打電話回去,每次母親都說,你放心吧,我們沒事兒的,電視裡24小時播報最新情況呢,我們開著門睡覺,有情況隨時往外跑。母親還多次提到「溫總理」如何如何,語氣中充滿讚賞。她覺得她能看到電視裡的災情「現場直播」,因而有一種安全和踏實感。
   我倒是覺得,這種局部的、經過策劃、導演和嚴格控制的「真相」比完全的屏蔽更可怕,因為它會讓你麻醉,從而不去尋找真正應該知道的真相。
   那麼我們今天在這裡開這個研討會,是不是也一樣要去歌功頌德呢?生在海外自由社會裏的人的責任是什麼?
   關注核洩漏
   輿論應該是監視當權者的。我現在有一個很大的擔心,那就是,在這次地震中,綿陽大山裡那些核設施、核基地怎麼樣了?
   綿陽人都知道綿陽有個「九院」,佔了半座山,是搞核研究的,它的基地在安縣,這是很多綿陽人都知道的事。
   這次震災的消息出來後,我一直很留意安縣的消息,但消息非常少,特別是地震後的前幾天,幾乎看不到任何消息,也沒有看到有外國記者去過那裏。 到底有沒有核洩漏?我覺得這是一個應該大力關注的問題。
   今天我看到一篇黃慈萍的文章,列出了綿陽附近的一系列核工廠。這些核設施到底有沒有洩漏?如果有的話,它會造成長期的、致命的危險,我呼籲大家一定要關注有無核洩漏的事情。中共一向壓制真實的聲音,要不然,老百姓送了命或者在多少年以後送了命都不知道。
   地震救了中共?
   我有個朋友,最近天天看各方面關於地震的報導,有一天突然沉痛的說:「中國老百姓真慘!流了這麼多的血!這一次老百姓的血又把共產黨給救了!大地震救了共產黨!」
   我能感覺到他的痛,也理解他為什麼這麼說;同時覺得他這個看法很重要,給了我們很重要的提示。
   的確,大地震發生之前,中共因為鎮壓西藏人以及奧運火炬四處受阻的局面,被來自各方面的批評弄得左支右絀,異常狼狽。
   四川地震之後呢,遠有七六年唐山大地震後中共的表現、近有緬甸軍政府拒不接受國際救助的惡跡,有這兩個十分惡劣的事例放在那裏做對比,所以大家都覺得共產黨這次表現不錯,包括很多西方媒體都說了它很多好話。
   那共產黨是不進步了呢、有長進了呢?從此以後會改好呢?我覺得關於這一點,《九評共產黨》這本書給了我們很好的啟示。
   共產黨的九大邪惡基因是它先天帶來的,這一點是改不了的,它的本性就是反宇宙、反人類的、要毀滅中華民族和中華文明的。它每一次的所謂進步,都是在自身生存遭遇危機時才不能不暫時做出來,也就是被客觀形勢逼出來的。
   比如《九評》裡也講了,它搞了那麼多年的政治運動,到文革結束時,中國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它為了自己政權的生存,就所謂的搞經濟開放,允許農民去賣雞蛋了。
   中國人是世界上最勤勞的一個民族,人民通過自己的勤奮努力,經濟有了一些發展,最後又變成共產黨的功勞了。這並不是共產黨想給人民什麼好處。第一所有的財富都是人民創造的,第二是因為共產黨遇到了危機,不得不想辦法來延長自己的壽命。
   這次在地震中的表現也是這樣,看上去是開放了,比唐山地震時候強多了,其實也是被逼出來。中國現在有兩億互聯網用戶,五億個手機用戶,手機上有照相功能,災民都可以自己拍,然後發到網上,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它不可能再像七六年那樣把災情捂得嚴嚴實實的,讓外界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看不見。
   也就是說,雖然這次在新聞報導上看起來有了一些開放度,大家要清楚,這決不是共產黨恩賜的,而是隨著科技的發展,民眾可以自己做媒體,開博客,可以自己做報導,是這種形勢逼出來的。
   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當然知道,既然摀不住,還不如做一個漂亮的姿態,給予中外記者一定的採訪的權利和自由。
   但是,你以為在這種情況下中宣部就不起作用了嗎?絕對不是!內部絕對還是有主旋律的,對於抗震救災,什麼樣的多報,什麼樣的少報,什麼樣的不報,鏡頭運用到哪一種程度,它其實有非常精心的安排和準備的。
   它所謂的這種開放和透明,讓大家覺得很高興、很不錯、有進步,其實是因為全世界人民太可悲了,中國人民太可憐了,這多麼年共產黨就是採取高壓手段,「我是流氓我怕誰」,就像緬甸軍政府一樣,你來幫我救災還得求著我,不然我不讓你來救我們的人民,人們也被共產黨的「我是流氓我怕誰」的一慣表現弄得對它的期望值已經很低了,當它有一點進步大家就高興得不得了。
   所以這個新聞的開放度決不是共產黨想給予大家的,接受國外救援也是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又要開奧運會,才不得不作出一點讓步,而且允許國際救援隊進去的時候,七十二小時黃金救人時間已經過去了。
   「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
   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共產黨為了奧運前的「穩定」,壓制了地震預測。看到那麼多無辜死去的孩子,和那些失去孩子的家長們的悲痛慾絕,真想讓人大喊一聲:「中國人哪!我們還要多死多少人才能從對共產黨的幻想中醒過來啊?」
   每一次對共產黨的感恩戴德,每一次期望共產黨改良的良好願望,都會給這個邪惡黨更多的時間和能量,讓它對中國人民做出毀滅性更大的事情。
   所以,雖然我不同意「地震救了共產黨」的說法——沒有任何事、任何力量能夠改變「天滅中共」的步伐——我卻覺得這個說法給了我們很重要的提示,讓我們去重溫《九評共產黨》當中的一句至理名言,一句可以救千千萬萬人的性命的話,那就是:「共產黨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證都不會兌現。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