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半降的血旗掩盖不住人祸的罪责! ]
曾节明文集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半降的血旗掩盖不住人祸的罪责!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5/23/2008
   四川大地震后一星期,中共反应迟钝、救灾差强人意、不近情理,而且地震暴露出中共隐瞒预警、中小学教学设施豆腐渣工程等诸多人祸因素,正当民众的质疑和怨恨日益朝向中共的时候,中共国国务院急忙于5月18日发布公告,宣布5月19日至5月21日为全国对此次地震中遇难国民的哀悼日,公告宣称:
   “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在此期间,全国和各驻外机构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部和我国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5月19日14时28分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届时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1。”
   公告发出,一时间吸引了广大关注的眼球,海内外欢呼雀跃,褒誉之声潮涌,刘晓波等知名人物,甚至把这当作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专门撰文对中共大加赞颂,甚至把中共的此举吹捧为“是一个国家给予生命的最大敬重,也是举国之民给予难属的最大安慰,更是国家对生者的最大激励。”2
   尽管救中共国的现状而言:新闻报道的自由化、救灾的透明化、自由化、赔偿才是灾民们最大需要、最大的渴求。
   在此我要给这种盲目而夸张的叫好泼一盆冷水:这次破天荒的降半旗和哀悼日,并不意味着中共向政治文明转变,更不表示中共开始珍惜生命、珍重人权;这次的降半旗和哀悼日,是中共转移视线、挽救形象的无可奈何的救急措施,它的作秀意义远大于进步。
   最能拆穿中共“真情”假面具的事实是:秘鲁政府16日颁布最高政令,宣布5月19日为“全国哀悼日”,以悼念中国在汶川地震中的遇难者。
   这是秘鲁第一次为外国遇难者宣布“全国哀悼日”。由秘鲁总统加西亚、政府总理德尔卡斯蒂略以及外交部长、司法部长和劳工部长共同签署的最高政令说:“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中国的强烈地震,不仅是这个亚洲国家的灾难,也是全人类的不幸。”3
    根据这项政令,在哀悼日,秘鲁高级官员将通过中国驻秘鲁大使馆向中国地震中的死难者志哀,全国所有政府机构、军事设施、警察机关,以及所有秘鲁在国外的外交机构都将降半旗。
   作为一个外国,秘鲁宣布对中国地震遇难者举行国家哀悼和降半旗,而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的中共政府仍然无动于衷,这无疑是在全世界对中共的莫大嘲讽!消息传出,一时间国内外中午网站对中共骂声一片,在这种情况下,两天后(五月十八日),中共急忙宣布“全国哀悼日”,这显然是被秘鲁政府推着走的姿态。
   毫无疑问,中共此次大张旗鼓地为遇难者举行国家哀悼和降半旗,是一种挽救形象的救急措施:迫于国际政治文明的压力,怎么也的做做样子了,否则,颜面丧尽、形象太过恶劣,今后可能连粪青都调不动了。
   但是,中共又是一个最不在乎脸面的特殊政党,其建党八十多年来,为了夺权和保权,它从来不在乎什么脸面,如果仅仅把降半旗和哀悼日的推出当作中共为了脸面的行为,那就太小看中共了:从历史上看,如果做某件好事会损害政权,中共铁定会“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从事后舆论迅速出现有利于中共的转向来看,降半旗和哀悼日的推出,无疑是中共破天荒的作秀伎俩,主要目的在于转移视线,转移中国民众对地震灾难中中共所负有的罪责的关注。而正是中共的罪责--人祸,造成地震的人命损失如此惨烈。
   那么,中共的罪责在哪里?就近期来说,在胡主席左棍思维的惯性作用下,中共中央在应对这次地震上犯下了两个致命的失误:
   一是事前对民众隐瞒地震的警讯,甚至采取“辟谣”的方式,刻意麻痹人心,致使灾区民众错过防范时机,在地震发生时毫无戒备,从而大大增加了地震的伤亡。
   诸多迹象表明,中共中央、国务院至少在五月十日之前,就不止一次地接到过四川将发生大地震的预测报告,但中共当权者不仅无动于衷,还下令删除网上的地震预测帖子,将地震的警讯的传播当作谣言传播,予以排斥和打压。四川地震灾区,在震前已经出现蛤蟆大规模迁徙等地震异象,民众凭经验和直觉已经觉得不对劲,纷纷打电话向当局咨询,阿坝州的村干部也开始动员村民搬到户外居住。但中共四川当局却大力辟谣,说什么“谣传”的发生是因为个别领导干部“在传达全省地质灾害防止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时,将“地质灾害”误传为“地震灾害”造成的;四川当局并指令各级干部,对群众做好“解释”、“稳定”的工作,这实际上就是一级骗一级,蒙骗群众放弃任何防范地震的努力。
   显然,为了维护所谓的“稳定”、为了保证奥运“圣火”传递的喜庆气氛,中共又一次有意拿老百姓的人命打马虎眼,企图侥幸蒙混过关;中共又一次为了党的利益最大化,拿底层民众的生命作赌注豪赌。但这一次,中共却赌输了,四川的老百姓因为中共赌输了,死得很惨。
   从民间的反馈可以感受到,中共在震前对地震警讯的隐瞒和瞒骗的做法,已经成为民众愤怒的聚焦点,害怕这种愤怒情绪的蔓延威胁其统治,中共慌忙在震后第一时间里删除了政府“辟谣”的文告,以及所有国内网上的灾前预测帖子,中共推出国家地震局官员、专家,大力强调地震不可预测、至今“没有准确预测的例子”,一再辩称:政府没有隐瞒任何信息。
   中共的托辞和诡辩,骗骗对中共国历史两眼一抹黑的八零后、九零后粪青、愣头青还可以,却很难蒙骗大陆三十五岁以上的群体,人们不禁要问:
   三十年多前中共国地震局就能够准确预测到辽宁海城地震、四川霍炉地震,并且能够于1975年海城地震前,及时撤离居民,做到了地震零伤亡,此次地震前,中共一再宣称其在地震研究和预测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并成功地预报了辽宁海城等地震,为什么三十年多年后的今天反而不能预测地震了!?而且,对地震历史稍微懂一些的人还知道:唐山大地震震前,中共当局的地震专家组已经预测到了,但是预测报告为中共官僚压制,因而未能发布警讯,而根据预测擅自发布警讯的青龙镇就逃过一劫,获得了零伤亡的幸运结局。
   至今,中共不敢正面回答这个质问。更令中共始料不及的是:在伤亡如此惨烈的灾祸面前,某些专家的良心战胜了“党性”,中国地震局研究员耿庆国就公开说:临震预测是可能的。这,无疑是对中共卸责企图的重挫!
   中共对自己事前隐瞒地震警讯的卸责和欺骗,就如一张漏洞百出的牛皮纸,暂时可以遮盖自己的杀人犯真凶嘴脸,抵挡民众的怒火,但纸是终究是挡不住火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卑鄙无耻的态度会激起民众强烈的仇恨、引火烧身。
   在应对这次地震上,中共胡中央的学朝鲜的欺瞒做法,成功地将很一大部分仇外的视线引向自己,诚可谓大愚若智、愚不可及!
   中共胡中央的另一个致命失误,是地震发生后,对外国救援队伍采取了长达三天的拒绝态度,这不仅取不到多少封锁的效果,倒是剥夺了废墟掩埋下数以万计的受困灾民获救生还的机会!
   五一二大地震发生后,灾民们最需要的是大批高效率的专业救援队伍,而不是手足无措、一切听首长瞎指挥的解放军、武警傻大兵。日本是地震多发国家,日本抗震救灾的经验、设施、技术、人员素质在全世界首屈一指,同为地震多发国家,中共国却只知道拿取纳税人的钱“镇暴”、监控、封网...“加强党的执政(镇压)能力”,至今都没有专业的地震救灾队伍,对付地震救灾,至今仍象唐山地震那个时代那样,靠毫无地震救灾素养和救灾经验的大部队肩扛手挖、打“人海战术”!
   但是,当数以万计的、被压在废墟下的幸存者们嗷嗷待救、一分一秒都决定着生命的紧急时刻,中共却蓄意阻延最有能耐的日本救灾队伍长达七十二个小时4,在中共的阻挠下,另一支由英国志愿者组成的搜寻和救援队,携带了专业救援设备,已经飞抵香港,却无法取得大陆的入境签证,不得不无功而返5。
   人们对照国外的事例,忽然发觉中共政府的救灾态度,连“第三世界”小国印尼政府都不如:2004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由爪哇海海底八级地震,引发了殃及印尼及东南亚国家的大海啸,印尼死了二十多万人,受灾最重,但在印尼政府的批准及协助下,日本救灾队第二天都赶到了灾害现场;而在中共的阻挠下,地震发生的当天晚上就整装待发的日本专业救援队,却被白白滞留在本国七十二个小时!
   另一方面,中共自己的救援队伍解放军、武警大兵姗姗来迟,来了以后一度却以“天气恶劣”畏缩不前,还犯下不系降落伞空投瓶装水的低级失误...自己救援无能,却关着门不让别的有能力者近来救,中共胡中央,简直是混账透顶!
   为什么要拒绝外国救援队的救援?中共究竟有什么权力剥夺灾民们获取外国人救助的七十二个小时的时机!?获取了真实的信息后,越来越多的灾民在问这个问题,这是中共中央无法回答、不敢回答的问题。
   以上两个致命的罪错,突出地暴露出中共和胡锦涛本人草菅人命的邪恶本性!
   在手机、互联网普及的当今时代,要想掩盖真相无异于用纸包火,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地震中痛失子女、亲友的灾民们必然会逐渐知道了中共有意延误他们获救时机的真相,彻骨的悲痛必然会化为焚心的怒火。由于愚昧和冷漠,现在中国人很难为藏人的苦难动容,但当中共草菅人命的魔爪,不幸抓到了他们自己的头上的时候,中共的任何欺骗灌输、转移视线的法术立刻就无济于事了,灾民丧亲失子的愤怒,也不是温家宝的眼泪可以熄灭的。现在的中国民众虽然普遍不会为了理想而奉献,但为了自己的利益,却可以拼命。灾民的怒火,必然会转向中共政府、转向中共胡锦涛中央。
   至今,已证实的死亡人数已近五万,而且还在继续增长,灾民的怒火、民众追究责任人的呼声,必然还会持续高涨,这些,都是拍板隐瞒地震警讯的胡锦涛所极为恐惧的。六年来一惯谨小慎微、防微杜渐、僵硬若死中共胡锦涛中央,这次忽然批准破天荒、开先河的降半旗、举国哀仪式,显然是惊恐万状之下的转移视线措施。
   当然,降半旗和定哀悼日好歹是一个制的肯定的形式上的进步,它总比不降旗、不哀悼要好;只是,人们在肯定这种形式进步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在实质性的方面,中共的倒行逆施没有变:
   自五月十六日胡锦涛取代温家宝总指挥救灾之后,中共重又大力突出共产党的“恩情”,大搞“坏事变好事”的辩证(变戏)法术。
   明显是为了掩盖地震中人祸的罪责,从五月十九日开始,中共严禁刊登播报涉及地震预报、延误境外救援、豆腐渣工程三方面的文章和节目、钳制民间救灾新闻、打压救灾、赈灾民间组织、人士、抓捕“谣言传播(播传灾害信息的独立人士)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