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半降的血旗掩盖不住人祸的罪责! ]
曾节明文集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半降的血旗掩盖不住人祸的罪责!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5/23/2008
   四川大地震后一星期,中共反应迟钝、救灾差强人意、不近情理,而且地震暴露出中共隐瞒预警、中小学教学设施豆腐渣工程等诸多人祸因素,正当民众的质疑和怨恨日益朝向中共的时候,中共国国务院急忙于5月18日发布公告,宣布5月19日至5月21日为全国对此次地震中遇难国民的哀悼日,公告宣称:
   “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在此期间,全国和各驻外机构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部和我国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5月19日14时28分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届时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1。”
   公告发出,一时间吸引了广大关注的眼球,海内外欢呼雀跃,褒誉之声潮涌,刘晓波等知名人物,甚至把这当作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专门撰文对中共大加赞颂,甚至把中共的此举吹捧为“是一个国家给予生命的最大敬重,也是举国之民给予难属的最大安慰,更是国家对生者的最大激励。”2
   尽管救中共国的现状而言:新闻报道的自由化、救灾的透明化、自由化、赔偿才是灾民们最大需要、最大的渴求。
   在此我要给这种盲目而夸张的叫好泼一盆冷水:这次破天荒的降半旗和哀悼日,并不意味着中共向政治文明转变,更不表示中共开始珍惜生命、珍重人权;这次的降半旗和哀悼日,是中共转移视线、挽救形象的无可奈何的救急措施,它的作秀意义远大于进步。
   最能拆穿中共“真情”假面具的事实是:秘鲁政府16日颁布最高政令,宣布5月19日为“全国哀悼日”,以悼念中国在汶川地震中的遇难者。
   这是秘鲁第一次为外国遇难者宣布“全国哀悼日”。由秘鲁总统加西亚、政府总理德尔卡斯蒂略以及外交部长、司法部长和劳工部长共同签署的最高政令说:“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中国的强烈地震,不仅是这个亚洲国家的灾难,也是全人类的不幸。”3
    根据这项政令,在哀悼日,秘鲁高级官员将通过中国驻秘鲁大使馆向中国地震中的死难者志哀,全国所有政府机构、军事设施、警察机关,以及所有秘鲁在国外的外交机构都将降半旗。
   作为一个外国,秘鲁宣布对中国地震遇难者举行国家哀悼和降半旗,而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的中共政府仍然无动于衷,这无疑是在全世界对中共的莫大嘲讽!消息传出,一时间国内外中午网站对中共骂声一片,在这种情况下,两天后(五月十八日),中共急忙宣布“全国哀悼日”,这显然是被秘鲁政府推着走的姿态。
   毫无疑问,中共此次大张旗鼓地为遇难者举行国家哀悼和降半旗,是一种挽救形象的救急措施:迫于国际政治文明的压力,怎么也的做做样子了,否则,颜面丧尽、形象太过恶劣,今后可能连粪青都调不动了。
   但是,中共又是一个最不在乎脸面的特殊政党,其建党八十多年来,为了夺权和保权,它从来不在乎什么脸面,如果仅仅把降半旗和哀悼日的推出当作中共为了脸面的行为,那就太小看中共了:从历史上看,如果做某件好事会损害政权,中共铁定会“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从事后舆论迅速出现有利于中共的转向来看,降半旗和哀悼日的推出,无疑是中共破天荒的作秀伎俩,主要目的在于转移视线,转移中国民众对地震灾难中中共所负有的罪责的关注。而正是中共的罪责--人祸,造成地震的人命损失如此惨烈。
   那么,中共的罪责在哪里?就近期来说,在胡主席左棍思维的惯性作用下,中共中央在应对这次地震上犯下了两个致命的失误:
   一是事前对民众隐瞒地震的警讯,甚至采取“辟谣”的方式,刻意麻痹人心,致使灾区民众错过防范时机,在地震发生时毫无戒备,从而大大增加了地震的伤亡。
   诸多迹象表明,中共中央、国务院至少在五月十日之前,就不止一次地接到过四川将发生大地震的预测报告,但中共当权者不仅无动于衷,还下令删除网上的地震预测帖子,将地震的警讯的传播当作谣言传播,予以排斥和打压。四川地震灾区,在震前已经出现蛤蟆大规模迁徙等地震异象,民众凭经验和直觉已经觉得不对劲,纷纷打电话向当局咨询,阿坝州的村干部也开始动员村民搬到户外居住。但中共四川当局却大力辟谣,说什么“谣传”的发生是因为个别领导干部“在传达全省地质灾害防止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时,将“地质灾害”误传为“地震灾害”造成的;四川当局并指令各级干部,对群众做好“解释”、“稳定”的工作,这实际上就是一级骗一级,蒙骗群众放弃任何防范地震的努力。
   显然,为了维护所谓的“稳定”、为了保证奥运“圣火”传递的喜庆气氛,中共又一次有意拿老百姓的人命打马虎眼,企图侥幸蒙混过关;中共又一次为了党的利益最大化,拿底层民众的生命作赌注豪赌。但这一次,中共却赌输了,四川的老百姓因为中共赌输了,死得很惨。
   从民间的反馈可以感受到,中共在震前对地震警讯的隐瞒和瞒骗的做法,已经成为民众愤怒的聚焦点,害怕这种愤怒情绪的蔓延威胁其统治,中共慌忙在震后第一时间里删除了政府“辟谣”的文告,以及所有国内网上的灾前预测帖子,中共推出国家地震局官员、专家,大力强调地震不可预测、至今“没有准确预测的例子”,一再辩称:政府没有隐瞒任何信息。
   中共的托辞和诡辩,骗骗对中共国历史两眼一抹黑的八零后、九零后粪青、愣头青还可以,却很难蒙骗大陆三十五岁以上的群体,人们不禁要问:
   三十年多前中共国地震局就能够准确预测到辽宁海城地震、四川霍炉地震,并且能够于1975年海城地震前,及时撤离居民,做到了地震零伤亡,此次地震前,中共一再宣称其在地震研究和预测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并成功地预报了辽宁海城等地震,为什么三十年多年后的今天反而不能预测地震了!?而且,对地震历史稍微懂一些的人还知道:唐山大地震震前,中共当局的地震专家组已经预测到了,但是预测报告为中共官僚压制,因而未能发布警讯,而根据预测擅自发布警讯的青龙镇就逃过一劫,获得了零伤亡的幸运结局。
   至今,中共不敢正面回答这个质问。更令中共始料不及的是:在伤亡如此惨烈的灾祸面前,某些专家的良心战胜了“党性”,中国地震局研究员耿庆国就公开说:临震预测是可能的。这,无疑是对中共卸责企图的重挫!
   中共对自己事前隐瞒地震警讯的卸责和欺骗,就如一张漏洞百出的牛皮纸,暂时可以遮盖自己的杀人犯真凶嘴脸,抵挡民众的怒火,但纸是终究是挡不住火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卑鄙无耻的态度会激起民众强烈的仇恨、引火烧身。
   在应对这次地震上,中共胡中央的学朝鲜的欺瞒做法,成功地将很一大部分仇外的视线引向自己,诚可谓大愚若智、愚不可及!
   中共胡中央的另一个致命失误,是地震发生后,对外国救援队伍采取了长达三天的拒绝态度,这不仅取不到多少封锁的效果,倒是剥夺了废墟掩埋下数以万计的受困灾民获救生还的机会!
   五一二大地震发生后,灾民们最需要的是大批高效率的专业救援队伍,而不是手足无措、一切听首长瞎指挥的解放军、武警傻大兵。日本是地震多发国家,日本抗震救灾的经验、设施、技术、人员素质在全世界首屈一指,同为地震多发国家,中共国却只知道拿取纳税人的钱“镇暴”、监控、封网...“加强党的执政(镇压)能力”,至今都没有专业的地震救灾队伍,对付地震救灾,至今仍象唐山地震那个时代那样,靠毫无地震救灾素养和救灾经验的大部队肩扛手挖、打“人海战术”!
   但是,当数以万计的、被压在废墟下的幸存者们嗷嗷待救、一分一秒都决定着生命的紧急时刻,中共却蓄意阻延最有能耐的日本救灾队伍长达七十二个小时4,在中共的阻挠下,另一支由英国志愿者组成的搜寻和救援队,携带了专业救援设备,已经飞抵香港,却无法取得大陆的入境签证,不得不无功而返5。
   人们对照国外的事例,忽然发觉中共政府的救灾态度,连“第三世界”小国印尼政府都不如:2004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由爪哇海海底八级地震,引发了殃及印尼及东南亚国家的大海啸,印尼死了二十多万人,受灾最重,但在印尼政府的批准及协助下,日本救灾队第二天都赶到了灾害现场;而在中共的阻挠下,地震发生的当天晚上就整装待发的日本专业救援队,却被白白滞留在本国七十二个小时!
   另一方面,中共自己的救援队伍解放军、武警大兵姗姗来迟,来了以后一度却以“天气恶劣”畏缩不前,还犯下不系降落伞空投瓶装水的低级失误...自己救援无能,却关着门不让别的有能力者近来救,中共胡中央,简直是混账透顶!
   为什么要拒绝外国救援队的救援?中共究竟有什么权力剥夺灾民们获取外国人救助的七十二个小时的时机!?获取了真实的信息后,越来越多的灾民在问这个问题,这是中共中央无法回答、不敢回答的问题。
   以上两个致命的罪错,突出地暴露出中共和胡锦涛本人草菅人命的邪恶本性!
   在手机、互联网普及的当今时代,要想掩盖真相无异于用纸包火,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地震中痛失子女、亲友的灾民们必然会逐渐知道了中共有意延误他们获救时机的真相,彻骨的悲痛必然会化为焚心的怒火。由于愚昧和冷漠,现在中国人很难为藏人的苦难动容,但当中共草菅人命的魔爪,不幸抓到了他们自己的头上的时候,中共的任何欺骗灌输、转移视线的法术立刻就无济于事了,灾民丧亲失子的愤怒,也不是温家宝的眼泪可以熄灭的。现在的中国民众虽然普遍不会为了理想而奉献,但为了自己的利益,却可以拼命。灾民的怒火,必然会转向中共政府、转向中共胡锦涛中央。
   至今,已证实的死亡人数已近五万,而且还在继续增长,灾民的怒火、民众追究责任人的呼声,必然还会持续高涨,这些,都是拍板隐瞒地震警讯的胡锦涛所极为恐惧的。六年来一惯谨小慎微、防微杜渐、僵硬若死中共胡锦涛中央,这次忽然批准破天荒、开先河的降半旗、举国哀仪式,显然是惊恐万状之下的转移视线措施。
   当然,降半旗和定哀悼日好歹是一个制的肯定的形式上的进步,它总比不降旗、不哀悼要好;只是,人们在肯定这种形式进步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在实质性的方面,中共的倒行逆施没有变:
   自五月十六日胡锦涛取代温家宝总指挥救灾之后,中共重又大力突出共产党的“恩情”,大搞“坏事变好事”的辩证(变戏)法术。
   明显是为了掩盖地震中人祸的罪责,从五月十九日开始,中共严禁刊登播报涉及地震预报、延误境外救援、豆腐渣工程三方面的文章和节目、钳制民间救灾新闻、打压救灾、赈灾民间组织、人士、抓捕“谣言传播(播传灾害信息的独立人士)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