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严家祺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霸权論》第5章第3節 香港星克尓出版社2006年出版)
   
   

國際體系與國家的區別


   
   國際體系是多個國家行為體組成的體系,國際體系與國家的區別在於,前者是多個自主行為體,後者是一個自主行為體,前者有多個控制中心,而後者只有一個控制中心。
   當國家的控制中心失去效力時,國家就陷入無政府狀態。無政府狀態並非總是燒殺搶掠,在一些地區或社區,人們可以以習慣與道德保持某種社會秩序,但在一些長期存在政府權力的地區,如一些城市,政府突然的癱瘓會使社會秩序迅速混亂起來。國際社會的無政府狀態與一個國家突然出現的無政府狀態是不同的,國際社會的無政府狀態是常態,國際社會的行為主體不是一個個人,而是一個個有自主行為能力的「國家動物」,一個個「國家動物」依靠自己的軍力或者侵害其他國家動物,或者抵抗這種侵害,或者和平相處。
   

历史上的“中间态”


   
   一國的控制中心就是中央政府,中央政府可以對人直接行使權力,也可以通過各級地方政府對人行使權力。古代中國、中世紀歐洲和其他一些地方都出現過分封制度,這是一種把國土和國土上的人民逐級分封給下屬的制度。在古代中國周王朝初期,統治者稱為「天子」,周天子把國土分給同姓與異姓的諸侯,形成衛、魯、齊、晉、燕、宋等諸侯國。周天子的權力,除及於王室直接控制區域內的臣民外,只及於一個一個諸侯國,而不直接及於這些諸侯國的臣民。周天子所分封的諸侯國並不是獨立的控制中心,諸侯對天子要承擔鎮守疆土,捍衛王室,繳納貢物、朝覲述職等義務;諸侯還要隨時準備率軍,接受周天子的統一指揮,參加戰爭。但這種分封制度隨著王權的衰弱逐漸形成一種介於「一國」與「體系」之間的「中間態」,也就是說,周天子愈來愈不能控制各諸侯國,各諸侯國愈來愈變得獨立。從公元前八世紀中期開始,周天子名義上是最高統治者,但他控制的國土只有首都洛陽周圍幾百里的範圍,各諸侯國不再定期向天子述職和納貢,天子也不能對各諸侯發號施令。
   十至十一世紀的法蘭西也這樣,國王名義上控制著整個法蘭西的土地,但國王的權力只及全部法蘭西土地是十幾分之一,全國到處城堡林立,各自為政。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在皇權衰落後也出現了同樣的局面。所以,可以說,當一個
   
   
「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图)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1512年)
   
   國家的控制中心不能直接及於人民,而只能及於一個個地方或地域政府時,當控制中心權力不斷削弱時,就形成「國家」與「體系」的「中間態」。
   

歐盟正在朝著「中間態」過渡


   
   相反的過程也可以形成「中間態」,兩個或多個國家按條約聯合,形成邦聯,如果邦聯政府具有愈來愈多的獨立行為能力,這時,邦聯就會顯得象一個國家。邦聯本身不是「中間態」,而是兩個或多個國家行為體的聯合,只有邦聯中的各個成員邦不斷地放棄或被迫放棄本身的自主性,這才能造成「國家」與「國際體系」的中間態。歐盟現在仍是一個國際社會或國際體系,但可以說,歐盟正在朝著「中間態」過渡。
   

「中間態」的一般模型


   
   一般地說,如果有一個國際體系有A、B、C、D、E五國組成,如果A國的軍力、國力遠遠大於B、C、D、E四國總和,如果在對外關係上,B、C、D、E每一個國家在大多數問題上都按A國的外交政策行事,僅在個別問題,在A國默許的情況下表現出與A國的不同。如果B、C、D、E諸國內政完全自主,在這種情況下,這一由五國組成的體系,實際上就象一國那樣地行動,這種「一超眾弱」的國際體系,就十分接近「一國」的「國內社會」。這就是「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的一般模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