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夜祭/林昭四十周年祭故事之一]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美国记者怒斥东莞国安私闯外来工民宅贱踏人权
·十七大预示民主改良在中国的失败同时揭开了中国民主革命运动的序幕
·血汗城市东莞外来工致世界劳工大众的呼吁信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二)
·王莽改革与“哀民以伤”的胡温新政(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要义(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与人格升华(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具体方式
·马儿啊他载不动四海之内华人的诸多期望许多愁(调侃马英九之一)
·藏人不服,胡不修文德又何以来之
·佛心能消世间仇,让达赖喇嘛叶落归根回家吧
·让我们敲中华民族希望的钟啊愿达赖能出席奥运会
·从极左青年们在家乐福示威游行谈中国公民社会运动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三)
·夜祭/林昭四十周年祭故事之一
·败德失政下之东莞血汗童工
·国殇下胡温新政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新儒家“董仲舒天人感应”的学术思想对当下中国社会的影响
·国际劳工运动座谈纪要
·奥巴马的美国变革梦与达赖的回归中国心
·“谁命维新”谈贵州瓮安的中小学生社会运动
·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能谅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大胆西进战略的搏奕之一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大胆西进战略的搏奕之二
·杨佳西瓜刀捅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抗挣的暴力主义思潮
·洒将热血击缶歌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的大胆西进战略搏奕之三(摘录自由圣火)
·谁给胡春华上的补身的三鹿毒奶
·漫谈金融危机下的中国劳工与政策
·中国金融危机来袭呼吁胡温精简机构冗员与民共体时艰
·珠三角外来工自述艰难心酸维权写实路(-)
·东莞血汗劳工维权的愤怒控诉(摘录民生观察)
·血汗劳工也来聊下国际金融危机阴影笼罩下的中国东莞(肖青山)
·英国电视四台记者真实记录了日权厂外来劳工在东莞血汗城市悲惨处境。
·中国金融危机倒闭潮从东莞制造业向服务业蔓延员工被欠薪处境悲惨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三)
·东莞润宏厂欠薪工人上街堵路市政府信访多名外来工被打伤
·东莞欠薪女工讨薪反被抓!呼吁珠三角外来工站出来用行动来声援!
·东莞被抓欠薪工人谈判代表易女士被殴打折磨!呼吁全国外来工朋友们联合行动站出来声援!
·马失前蹄的马英九与踏错庙门烧错香的蔡英文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一):西班牙记者魏森顶风作案帮助东莞外来工讨欠薪
·人权律师唐荆陵实地了解东莞外来工困境与劳工NGO人士座谈中国金融危机下的劳工维权
·面对中国金融危机下的苦难,起来奋斗吧中国工人!(人权律师唐荆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五)
·人权律师唐荆陵探访软禁中的郑恩宠律师,抗议中国国际金融中心上海黑金政治的非法查抄行径!
·中国金融危机下是谁在把解放军架到火上去烤
·从广东打工妹一声喊新疆也要抖三抖分析珠三角劳工状况新趋向之一
·有朋自东莞被赶来,不亦乐乎/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一
·广州人权律师唐荆陵与自由知识分子中国公民行白云山被扣
·从以海为壑的金厦看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发展之一
·“邪教”的优昙婆罗花盛开在血汗东莞/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三)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三):珠三角禽流感流行,农民工有权知道真实疫情!
·“格物致知”谈资讯系统在民间社会运动当中的杠杆作用之一
· 东莞农民工第二代打来的求助电话/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五)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谈陈菊从高雄开始的“台湾向前行”
·网络爱国群众针对刘士辉律师学习新华社社论开展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场实录/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六)
·同一片蓝天下外来工维权特刊------《中国打工文学》910期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之四:大家一起来帮天津市政工程工伤得不到治疗的农民工好吗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五):东莞长安少年农民工讨欠薪抗议被打吐血
·共工怒触不周山/薄熙来评说之三
·从东莞劳工的经历见东莞之黑不除,胡温何以御宇内而扫四海之弊!
·反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天知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空谷足音回响熙来扫黑声/薄熙来评说之四
·汪洋奈何成了民怨汪洋中的一叶舟
· 涛涛长江黑打水,滚滚珠江农工潮/薄熙来评说之五
·不对称博奕下玉石俱焚/谈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 礼失求诸于野乎/谈地域文化现象
· 野马也,尘埃也,万物之息相吹也/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新十字军东征/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宗教运动
·匪风流火/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文化运动
·指西海以为期/民间闲谈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开发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六)
·皇皇者华/漫卷东南亚华人社会的新一轮民主人权浪潮
· 霸道皇道与仁道/从泰国红衫军运动谈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平权运动
·从座山雕喊老九不能走谈中国房地产之江胡风云
·试析九七亚洲金融危机与零八世界金融危机返乡农民工之社会生活状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八)
·愤商官商与民商之任志强现象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十)
·佛山本田罢工工人谈判代表团致全体工人和社会各界的公开信
·从官商任志强现象分析官僚资本对“胡温新政”之反动
·试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匪其止共,投畁有昊!”的民意洪流
·《中国打工文学》----102期
·人权律师唐荆陵竞选宣言:请支持并且我们一起奋斗吧,中国劳工朋友们!
·官商任志强实质上是官僚资本对抗“胡温新政”的章鱼哥
·谈坚决抛弃“痞子运动”思想走实现现代公民社会道路的新时期中国劳工运动
·试析在中宣部思想文化土壤上孕育出的中国“杀破狼”的民间死士精神
·广东镉中毒工厂打工妹集体维权谈判被打重伤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朋友合影二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朋友合影一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四川宣传人大与基层直选法律朋友们盛情招待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四川宣传人大与基层直选法律与网友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湖南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湖南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高铁站留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重庆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一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重庆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夜祭/林昭四十周年祭故事之一

    夜祭/林昭四十周年祭故事之一
   夜色已笼罩了灵岩山,黑暗中的公墓显得格外死寂。黎明在山径间踌躇,他抿了抿干渴的嘴唇,直起腰望着幽暗中森然林立的坟碑直觉得头皮发紧。
   夜已经深了,坟墓林间突然而起的凄冽的鸟叫袭人的山风让黎明不禁一阵心凉。他有点慌慌地望了望下山的路。犹豫下还是向上边山坡拐角处的坟林走去。
   他站在坟林边正再要弯腰过去时,坟墓间一闪一闪的荧光晃入眼中,黎明正心惊这是鬼火吗?忽地一个黑影在坟间窜了起来,把他给吓了一跳,不会撞鬼吧。
   当然不是,对方拿着手机借着微光在照着墓碑上的字。他也瞅见了走入这片坟林的黎明,正望着他,开口问:你也是来找林昭墓的吧。黑暗中黎明觉对方的眼睛更外的明亮。

   这小伙子伸手来握,主动介绍着网名是匹夫,湖北来的,林昭祭这个群里面的,他们的头被挂了,群被封了。
   黎明知道这事,不禁有点抱怨味道的说:唉,你们在各个群里面发个消息就好了,干嘛还在网上各个论坛里高挂英雄榜,这下好榜上的英雄们出师未捷身先死,倒使我们累抽筋。
   林昭四十周年祭的消息一发布就四方响应,自然马上跟着也是风雷动,乌云涌。各个群的头就被贴符念咒动弹不得了。连公墓原有的林昭墓坟指示牌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而且明天的林昭四十周年祭前是搞得紧张兮兮,今天白天只见警车在公墓外公路上是呼来叫去的,便衣是在公墓门口走来晃去的,公墓大门口还竖起高高的监视器。黎明怕明天起什么风波,只好漏夜代表广东的网友先到林昭墓前祭下,在公墓里转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林昭墓的位置。
   他们俩合作把这片坟林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
   坐下来歇下聊了起来。 匹夫他们这次从湖北来了好几个,可能是吸取了教训怕被再闷在锅里,他们先到淅江下车,再坐车来苏州,一下车就往木椟镇赶,而且也不敢找旅社住怕查身份证,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就让匹夫先来林昭墓前敬悼。
   山上响起了脚步,黎明他们二人从山路上站起来向上望,见一个高大身影正从另一条山径走下来,可能听见他们说话了,向他们挥手:你们是不是找不到林昭墓?
   借着月光,瞅到这小伙子光着膀子,衣服拎在手里。
   “是啊,你找到了吗?”从他问话就知道他也是网上同道中人。
   对方停下来,将拿着衣服的手高高举起指着山径边树梢:顺着林昭墓边监视器的电缆走到尽头就可以找到林昭墓!
   果然,细瞅下山径林梢一根电缆牵着,他们疲劳一下就飞了,兴奋地穿过这片坟林,顺着山径林梢的监视器电缆找到了林昭墓。
   林昭墓前已摆放着许多鲜花,香醇的酒香飘散在空气中。匹夫半蹲在地上拿出了一支钢笔,摆在墓前,轻轻念到:林昭您所追求的言论与写作自由,我们今天也还没有做到,奉上这支笔,让我们天上人间再一起奋斗!
   黎明,他抚摸着林昭墓碑背面血红的字迹沉默着:
   自由无价!生命可贵!宁为玉碎!以殉中华!
   他抬起头望着林昭坟墓前山径上高高的监视器,那黑暗中发出的森森幽光无比狰狞。
   林昭的灵魂也需要监视吗!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摘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