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血色格桑花]
王藏文集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评奖委员会:关于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第二号通告
·石雨哲对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的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秋水白衣提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获奖名单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色格桑花

    血色格桑花(长诗)
   
   一
   
   我亲眼看着落日,瞬间


   揉碎成心眼里的钢针
   点滴鲜血,装饰着
   天幕的风景,腥臭的孤独
   远逝的漂泊者的足迹
   魂牵梦萦的正在消失的净土
   无数次被整座黑如地狱的国家机器
   用坦克、机枪、棍棒
   反复围剿、玷污、虐杀
   
   朵朵雪域高原的格桑花
   流不出泪来,挣扎的头颅中
   印满红色的匕首
   与死者的骨头
   
      二
   
   坚硬的骨头
   还在浴血呼啸
   大风吹壁崖,旋绕古铜色的意境
   草原上焦灼怒开的生命
   奏断琴弦,撕破喉咙
   
   穿越时空的幽暗
   向凄烈苍穹书写自由的虹霓
   
   独立荒漠天际
   尖锐如刺的视线
   正把滚烫的随想
   蔓延为一种不可磨灭的记忆
   
    三
   
   虔诚的
   藏民
   一
   一
   倒在
   血泊中
   血泊之外
   诬陷与疯狂
   依然灿烂
   惨无人道的暴徒
   从没停止过他们
   惯用的
   血腥的
   糜烂的
   伎俩
   
    四
   
   三月
   和平的抗议
   被暴力的魔爪
   绑架,镇压
   
   弹头如念珠
   
   自由的花蕊旁
   红色的蚂蝗吮吸着红色的血液
   
    五
   
   谁知道白净如纸的冷月
   今夜又愁煞几多花魂
   就让激动的时间语无伦次吧
   
   曾有大批祖先的善良白骨
   于此挨批挨斗挨骂挨羞,横陈沙砾
   曾有尊尊泛着光彩的圣器
   于此被捣被摔被踏被唾,碎为尘埃
   
   往昔经幡飘雪山
   今日红旗竖血城
   酒吧桑拿满宾客
   不是善男和信女
   
    六
   
   在遥远的湖泊周围
   在险峻的高原头顶
   那亘古未熄的灵焰
   熠熠闪动徐徐上升
   而生于斯长于斯的
   故土亲人却终只能
   流亡远方忍痛歌唱
   爬过冰河翻越雪峰
   春秋交替日夜轮回
   纵然尸骸持续受伤
   在旅途的渴望酸楚
   与黑枪口的淫威中
   是一声再复一声的
   沉沉叹息悠悠祈望
   
    七
   
   我以狼狈的形象倾听着
   倾听着,我的诉说
   我似乎已厌倦苦水浸润的诉说
   
   我以狼狈的形象倾听着
   喜马拉雅山的冰雪的呜咽
   雅鲁藏布江的波涛的呐喊
   诉说倍受欺凌的心脏
   从久久受难的土壤深处
   竭力揉挤流窜到灰暗暮霭中的哀曲
   
   难道雪域之外的人们
   只能不断舔食死去的太阳与钻石
   晾晒在世人滑稽与诡异下的锈迹斑斑的血肉
   且这样的动作换不来被欲望放逐的全部精气
   
   难道插满荆棘只为考验生命高度的漫漫丛林
   所能握紧的仅仅是廉价不堪的妥协
   掀不起铁臂禁锢的半丝涟漪
   
    八
   
   那一瓣黄,向现世裸露
   人性的浪漫,神性的庄严
   
   死亡的泉眼无垠
   这一抹紫
   痉挛着魂魄的苍冥
   
   红
   聚拢黎明晨曦
   向世界卖弄着又一轮
   冷酷的诅咒
   
    九
   
   掬起一湾射透指缝的酒
   摇曳柔韧肢体
   
   殷红的嘴唇
   朝阴霾的家园,呃着中毒的泡影
   
   一场又一场灰色铁履的风暴
   席卷心灵海岸线的幽谧
   
   如露的理想,如电的战栗
   
    十
   
   苦有多长,痛有多深
   尘世的英魂飞散在空中
   梦在守望,歌在默泣
   耻辱者的伤疤不可细数
   
   流的血实在够多
   足以湮灭整个民族的浩瀚躯体
   足以使人类的良知
   冷却如冰,激昂胜火
   
   半个多世纪的暴政
   还要延续多久
   还能残喘多久
   
    十一
   
   青春血泪,染遍粗砺的岩石
   织就着天地间片片
   繁花锦绣,四季的颜色
   狠遭狰狞罗刹的吞噬
   连苍鹰也揪心裂肺
   
   我不会厌倦无绝望的嘴巴
   翻腾希望的日子,我会更加爱上
   清澈的雪沉寂的光
   自由人的命运
   
   茫茫旷野上的热风
   只有陪着漫天红霞狂舞
   随着花开的预言安宁
   
    十二
   
   要自焚就尽情自焚吧
   断除这无根的浮萍
   灭尽这沉重的囚室
   
   要自焚就尽情自焚吧
   让被杀者在火焰中拥有灵魂的温度
   让杀人者在烟雾中看到恐惧的鬼脸
   
   要自焚就尽情自焚吧
   让黑夜不再狂妄
   让黑夜里的身影宣誓人样
   
   要自焚就尽情自焚吧
   让求生的诗句炫耀出旷世的光华
   只因匹配这旷世的苦难
   
               (2008年3~5月)
   
    ( <<自由圣火>> 首发 )
    [發表時間:5/18/2008]
   

此文于2014年08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