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謝田文集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图:布拉格城堡一角
   
   捷克总统克劳斯日前与波兰总理、斯洛伐克总理等宣布不出席北京奥运的开幕式,作为对中共在西藏问题上处理方式的回应。在当今普遍为五斗米折腰的世界政坛,这些领袖人物的道德勇气令人肃然起敬。说起来,捷克总统与世界其它国家的总统还真有些不同的地方。首先,他大概是不多的不能住在总统府里的国家元首。

   布拉格城堡(Prague Castle)和查尔斯大桥,是布拉格两个著名的旅游景点。从旧城广场往西步行,在布拉格驰名的鹅卵石、青色条石铺的路上走不太远,就是查尔斯大桥,过了桥继续走,上得山去,就到了布拉格城堡。
   
   八九年的天鹅绒革命之后,捷克人离开专制、获得了自由,但往昔的不愉快回忆不减,人们对权力普遍的很有戒心,他们耽心当总统的人一旦心变坏了,捷克会走回专制的道路。所以,捷克的新政治体制中,对权力的约束既有实质内容方面的,也有表面形式上的。这也是为什么在布拉格城堡里,查尔斯大学的汉娜告诉我们,捷克总统克劳斯有自己的办公室,但全家却不能住在里面。捷克人不希望他们的总统象以前的国王一样。所以,克劳斯在城堡里办公,在里面有个“休息室”,虽然也可以在“休息室”过夜,但不能算是正式的“住”在城堡里。这总统当的也够辛苦的了,从中体现出来的,是捷克人有趣、幽默的一面。
   
   布拉格处在欧洲大陆的中心,鼎盛时曾是神圣罗马帝国兼波希米亚王国的京城。布拉格也是欧洲的文化重镇,历史上莫扎特、德沃夏克、卡夫卡、米兰·昆德拉等人都在这里留下了足迹。这里的城邦歌剧院是莫扎特的“唐·乔万尼”初演的地方,现在也常年上演。但如果你在这里听歌剧“波西米亚人”,要做好心理准备,它不是人们所熟悉的普契尼的作品,而是布拉格自己的 - 里昂卡瓦罗(Leoncavallo)的版本。
   布拉格城堡后面有排小房子,矮得出奇,其中有一间,是弗兰兹·卡夫卡(Franz Kafka)的故居。卡夫卡本来是保险经纪,还当过一家工厂的经理,但他为人们所知,不是管理上的才干,而是明净的文笔、奇诡的想象。汉娜逗趣的说,我们的商业不发达,是因为经理人都变成作家了。
   
   卡夫卡跟中华文化也是有缘,据说他喜欢中国诗词,在给未婚妻的信中,他居然引用了袁枚的《寒夜》:
   
   寒夜读书忘却眠,锦衾香尽炉无烟。美人含怒夺灯去,问郎知是几更天。
   
   看来,虽然捷克人吃的多是面包、香肠、和土豆,东西方人的喜怒哀乐、生活习惯,到也是相通的。
   
   文化之外,布拉格还有个黑色的传统。
   
   在布拉格城堡,有面很高很高、著名的墙壁,上面有几个著名的窗户,下面是著名的、冰冷的石板地面。在15和17世纪,在布拉格由于高层的权力斗争先后发生了两起将人扔出窗外的事件。有人被仍出来,当然有人不愿善罢甘休,两次扔人引发了两场战争,包括影响深远的欧洲三十年战争。
   
   想想看,这是满具有戏剧性和刺激性的,一群人争论不休,有人恼羞成怒,一个可怜虫就被别人抓着胳膊和腿,就从窗户给扔到外面去了。在城堡里看着那几扇高高在上的窗户,从上面掉下来,估摸着肯定是要摔死的,想继续活着那得命很大很大才行。捷克人的黑色幽默,由此可见一斑。如此看来,这民主的方式,如和平的选举、罢免,对西方人来说也不是天生的,是他们的文明进步之后学来的。
   
   中土到今天,基本上说呢,还是在扔人。到不一定是从城堡内往窗外扔人,可能是从红墙内往外扔人、或者干脆往大墙之内、比方秦城之类的地方扔人。捷克人从17世纪第二次扔人,到今天有能力不让总统住在城堡之内,花了四百年的时间,中国人难道也需要这样久不成?但愿不是如此。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六十六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二百四二

此文于2008年05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