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温克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温克坚文集]->[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温克坚文集
2005
·中亚屠夫卡里莫夫
·声援朱久虎律师,警告陕北“黑社会”
2006
2007
·和谐社会从释放政治犯开始
·关注林炳长先生
·危机不等于世界末日
·镇长的价格VS村长的价格
·文艺复兴和社会资本积累
·中共地方Vs中共中央
·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自由的力量——我看香港回归10年
·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
·让穷人和富人自己说话
·现代政治及政治家
·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
·为吕耿松说几句话
·薪尽火传——送别包先生
·天下第一村的秘密
·流动性过剩折射中国经济深层问题
·国务院在土地问题上的无知
2008
·重大疑问:中共脑死亡?(上)
·脑死亡:更多征兆(下)
·中国决策层最应该做什么?
·南街村,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
·是到了问责地震局的时候了!
·奥运灾难,北京制造?
·化悲痛为问责
·仇和现象背后的公民力量
·一件事 一辈子——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虎照门、官僚集团和民主化
·为李连杰鼓掌!
·奥运前为什么没有人权改善?
·温克坚:股市为什么没有出现奥运行情?
·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威权体制的冬天
·中国面对危机的出路
·中国有没有酷刑?——秦刚狡辩,网友酷评
·我眼里的几个网络公民
·乐观和期待----我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感谢”孙东东
·谁喜欢通货膨胀?
·黄光裕会不会遭遇“躲猫猫”?
·应对经济危机需要政治变革
·如此招商为哪般?
·美国复苏,中国反复
·上海楼房倒塌事件,闵行区政府做对的一件事
·言论自由才是真正的超级智库
·解码“培训民企接班人”
·江苏省委组织部能否从善如流?
·组织部的10个亿
·中国经济危局
·推倒恐惧心墙
·《零八宪章》和中共统战
·愚蠢的判决
·煤改博弈中的商业中间组织
·如何评价王国平?
·预警“城镇化建设”
·中国高房价的多重推手
·自由、权利、去恐惧化
·“世博期间禁止我进入上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温克坚

   更新时间:6/21/2007

   山西黑奴事件经过媒体揭露,民意借助网络沸腾,各种问责声浪指向迟钝的当地政府,麻木的政治制度。在一个信息社会,这种人间惨剧得以大面积的持续存在,当地政府难辞其咎,专制制度也难辞其咎。为了杜绝悲剧重演的可能性,我们必须不停的不断的追问,质问,因为我们知道官僚的道歉是不够的,制度的敷衍是可怕的,制度以及主导制度运作的精神体系的变革才是保障人们免于奴役的根本。

   在我看来,主导这个政治机器实际运作的邓小平主义是导致这个悲剧的精神源头。所谓邓小平主义,简单的讲就是经济发展主义和维系政治垄断,这个简单的政治公式是中共体制运作几十年的的实际指南针。邓小平主义一方面扩大了人们的经济自由,另外一方面持续剥夺着人们的政治权利,一个正常社会所需要的公共权力的运作模式,利益博弈的基本规则因此无法形成,不受约束的权力日益恶性演变,地方政权黑帮化,碎片化发展趋势明显。

   胡温当局也许试图客服邓小平主义的某些缺陷,因此提出了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等动听的字眼。 但是由于缺乏必要的政治智慧和应有的政治权力,迄今为止,胡温还在这个制度泥塘里苦苦寻找着北,他们对这个制度的影响跟死去的邓小平还远无法相提并论。中国政治观察家应该会同意,那些改头换面的文字游戏改变不了邓小平主义实质性支配着中共体制的现实。

   在邓主义指引下,发展是硬道理,发展成为各个地方权力结构的制度化狂热。为了要经济发展,环境,人权统统可以让路,效率和公正可以统统不顾。为了保住乌纱帽,为了政治前途,必须发展经济,因此什么黑砖窑,什么矿难,什么环境污染,在官员嘴里都成为了经济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这可以解释为什么黑奴工事件中,为什么当地那么多的官僚机构,那么多的官僚层级都可以体现惊人的迟钝和麻木。如果说这种制度性的因素是这场灾难一般性的凶手的话,那么权力的异化则成为直接的凶手。

   邓小平主义的本来主旨是通过经济发展换取共产党作为一个整体的政治垄断地位,但是在意识形态破产和现实利益的夹击下,地方各级官员对维护一个抽象的共产党统治已经没有兴趣,他们关注的是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这可以表现为政治升迁——但是这个往往是高度不确定的冒险, 也可以表现为赤裸裸的经济利益攫取——这个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信手拈来。在山西黑奴工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一长串的利益链条,看到黑工的血汗如何演变为权力的盛宴。 邓小平主义的重心已经从通过发展经济来维系政治统治移到通过政治权力来掠夺经济发展的利益。

   当然邓主义的恶果还体现在另外一方面,那就是邓主义对民众政治权利的压制和剥夺。没有政治权利就意味着没有权利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因此他时刻处在危险之中。 在这个意义上,一个没有政治权利的公民,也就处在一种奴役状态,成为权力的囚犯。山西黑奴事件中,那些伤心的父母,那些善良的人们,为什么要长久的四处哀求,为什么要乞求相关当局去解救他们的孩子和他们的亲人? 原因就是所谓的主人变成了奴隶,而所谓的公仆则成为了主人。让我们悲哀的是,迄今为止,这个悲剧所展示的方式依然印证着这种逻辑:高层领导批示,地方当局动员,一场指向公共权力的问责风暴在权力之手的腾挪之下变成了送温情的烂俗表演。

   表演可以继续,欺骗可以继续。但是正如林肯讲的,你不可能永远的欺骗所有的人。我们看到的是,通过这么一个震撼人类良知的极端事件,越来越多的人明白,奴役状态不能再继续! 我们再也忍受不了专制制度的恣意和温情, 我们必须拿回那些本来属于我们的基本权利,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政治参与等等,一个都不能少。只有一个获权(empowered)公民,只有一个获权的公民社会,才能让我们获得保护自由的武器。

   如果当局有足够的开明,它可以摒弃邓小平主义,引导民主政治建设的潮流,成为一个保障自由的制度的一部分。当然当局也可以抱残守缺,继续坚持邓小平主义的跛脚政策,继续站在不断获得力量的民间的对立面。但是一个需要重复的警告是:邓小平主义的剩余价值已经耗尽, 邓小平主义已经不是解决问题的药方,而恰恰是问题本身。

   2007-6-26

   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89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