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温克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温克坚文集]->[关注林炳长先生]
温克坚文集
2005
·中亚屠夫卡里莫夫
·声援朱久虎律师,警告陕北“黑社会”
2006
2007
·和谐社会从释放政治犯开始
·关注林炳长先生
·危机不等于世界末日
·镇长的价格VS村长的价格
·文艺复兴和社会资本积累
·中共地方Vs中共中央
·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自由的力量——我看香港回归10年
·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
·让穷人和富人自己说话
·现代政治及政治家
·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
·为吕耿松说几句话
·薪尽火传——送别包先生
·天下第一村的秘密
·流动性过剩折射中国经济深层问题
·国务院在土地问题上的无知
2008
·重大疑问:中共脑死亡?(上)
·脑死亡:更多征兆(下)
·中国决策层最应该做什么?
·南街村,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
·是到了问责地震局的时候了!
·奥运灾难,北京制造?
·化悲痛为问责
·仇和现象背后的公民力量
·一件事 一辈子——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虎照门、官僚集团和民主化
·为李连杰鼓掌!
·奥运前为什么没有人权改善?
·温克坚:股市为什么没有出现奥运行情?
·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威权体制的冬天
·中国面对危机的出路
·中国有没有酷刑?——秦刚狡辩,网友酷评
·我眼里的几个网络公民
·乐观和期待----我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感谢”孙东东
·谁喜欢通货膨胀?
·黄光裕会不会遭遇“躲猫猫”?
·应对经济危机需要政治变革
·如此招商为哪般?
·美国复苏,中国反复
·上海楼房倒塌事件,闵行区政府做对的一件事
·言论自由才是真正的超级智库
·解码“培训民企接班人”
·江苏省委组织部能否从善如流?
·组织部的10个亿
·中国经济危局
·推倒恐惧心墙
·《零八宪章》和中共统战
·愚蠢的判决
·煤改博弈中的商业中间组织
·如何评价王国平?
·预警“城镇化建设”
·中国高房价的多重推手
·自由、权利、去恐惧化
·“世博期间禁止我进入上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注林炳长先生

温克坚

   博闻社 北京时间:2007年01月25日12时22分 发布

    看到昝爱宗写的呼吁文章, 知道热心为洞头渔民维权的林炳长先生被当地公安给抓起来快一个月了,当地检察院也正式批准逮捕他. 看来当地的共产党机构终于整齐好材料, 排除了政治顾忌, 对老林这个老共产党员下手了. 一个热心维护渔民生存权益的并且拥有一定人脉资源的老共产党员最后还是无法避免这种命运, 这是对中共所谓"和谐社会"的嘲讽, 却也是今日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

    我是通过昝爱宗的介绍得以认识林炳长的. 那一天, 我们几个朋友正陪北京来的一个朋友在西湖苏堤上散步, 聊些闲天. 昝爱宗接到电话, 说有个朋友要来找他, 当时我就建议让那朋友来到苏堤, 一起见见面.

    来的就是林炳长先生,老林60多岁, 但是看上去要年轻一些, 尤其开始讲述他的维权经历的时候, 那种兴奋劲头,那种热情让我们根本让我们无法跟一个60多岁的老先生联系起来. 老林就跟我们讲渔民生活所依赖的滩涂如何遭受地方政府算计, 地方政府如何规避现有政策, 违规占用滩涂, 同时给予补偿又如何不合理等等. 老林边说边拿出一大摞资料, 都是政府文件, 法律文本, 他们的抗议信, 律师意见, 以及一些新闻报导--昝爱宗也曾经多次为他们在原来供职的海洋报报道. 老林又讲到这些年来如何凝聚渔民, 如何跟地方政府斗志斗勇, 甚至为此他都有家不能回, 只能在杭州和宁波等地"打游击", 以躲避当地公安势力.

    这次聊天中, 老林有几句精彩的话语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他说, 说到底我是40年的老共产党员, 我不反对共产党, 但是我要反对共产党内的反动派. 当年, 国民党也是不错的,但是国民党内有反动派, 所以没有把国家治理好. 而现在共产党内的反动派比当年国民党内的反动派还不如, 如果任由这些反动派搞下去,那么共产党怎么能维持统治? 这么下去, 我这个老共产党员将来的退休金都成问题, 因此我是一定要和这些反动派做斗争的. 那么谁是反动派呢? 那些不为人民利益说话, 那些剥夺人们权利的就是反动派!

    他说到激动处, 顺手指着路边的杨柳树, 他说现在的某些政权, 太脆弱了, 甚至一片柳树叶子掉下来, 也可能被压死!

    老林随口说出的这句话后来我也经常在和别人交往时使用, 当一个政权, 没有了道德合法性,又不受自己制定出来的法律约束,而又压制人们通过这些法律维护权益的努力, 那么体现出来的就是一个陈旧的却没有一点灵活性的僵硬体制, 这种体制的脆弱性,倒真是再怎么说都不过分. 其实说实话, 放在中国畸形制度造成的权利等级化的大背景下, 放在畸形政绩观和特殊利益胶结的现实政治生态中, 洞头地方政府的所作所为并不新鲜, 只是再次突出展示一个地方政府行为如何异化, 地方权力机构如何黑社会化的鲜活标本而已.

    当然这个标本还有些奇特之处. 表现在老林拥有的那些政治资源竟然无法帮助他完成一个小小的正当诉求. 老林精通相关法律, 能大段背诵法律条文, 本人曾经是当地县委常委, 属于老干部,对官场规则有一定的熟悉,可以用正规官方语言对抗官方语言, 而他的同学也是主管浙江公共安全的高级官员, 他背后又有几百渔民维护生存权益的决心, 但是所有这些资源整合起来,就是无法跟当地权力机构的具体政策行为相对抗. 这似乎也印证了我自己在另外一篇文章<<分解共产党>>里提到的, 不能简单的认定共产党是一个利益集团, 事实上, 这个所谓的利益集团同样因为利益诉求而逐渐各自为政, 逐步分解. 在这个过程中, 大多数普通的党员并没有从这个制度中捞到多少好处, 很多党员也成了弱势群体的一员, 一个极权体制,越来越缺乏包容性, 越来越极化(Polarization)发展, 它的利益辐射范围越来越萎缩, 到最后变成一小撮的时候, 一片柳树叶子就可能割出一个伤口来.

    后来我还陆续见过几次老林, 听到的消息, 有时候是坏消息, 比如当地政府如何离间他们的团队, 并且追查他以前业务经营上的问题, 有时候听到的消息让人乐观, 比如通过法律来维护权利的通道似乎正在展开, 地方政府也显示了一些妥协的意愿等等.

    在我看来, 公民的财产权利本身是神圣的,但是权利的恢复过程, 也就是维权本身是需要时间, 需要妥协的, 也因此, 对于这种通过适度互动来推动个案良性发展的通道, 我觉得是值得肯定的. 为了避免不当介入而使这个过程"政治化", 引发非意图后果, 我也一直没有写任何文字来表示我对老林他们的支持.

    现在老林被抓起来了,这真是让人既愤怒的事情.把老林这样一个有正义感的老人,这样一个倡导理性维护权益的老共产党员抓起来, 在情感和道德上是不能接受的,在此,我希望提醒当地主导这个过程的相关官员,不要因为眼前的利益驱动,就可以利欲熏心, 更不要因为拥有一点权力,就傲慢到不知今夕是何年了.在公民意识觉醒的今天, 在大转型的前夜,秉持基本人性, 积点为官之德是不可缺乏的必修课.

    老林被抓,也意味着我期望当中的互动通道被正式关闭了.反过来想想,这其实也最"合理"不过,因为共产党内并不存在一个所谓的跟反动派对立的开明派,可以呼应民间的诉求.一些有正义感的,开明共产党员的存在并不改变这个体制的运作逻辑.老林的那些所谓的政治资源并没有能力保护他,提供渔民们渴望的正义.权利和正义是抗争得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老林走向监狱只是意味着这个通道的继续,在这个过程中,老林并不会孤单,正象柳树叶子从来不会孤单一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