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温克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温克坚文集]->[南街村,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
温克坚文集
2005
·中亚屠夫卡里莫夫
·声援朱久虎律师,警告陕北“黑社会”
2006
2007
·和谐社会从释放政治犯开始
·关注林炳长先生
·危机不等于世界末日
·镇长的价格VS村长的价格
·文艺复兴和社会资本积累
·中共地方Vs中共中央
·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自由的力量——我看香港回归10年
·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
·让穷人和富人自己说话
·现代政治及政治家
·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
·为吕耿松说几句话
·薪尽火传——送别包先生
·天下第一村的秘密
·流动性过剩折射中国经济深层问题
·国务院在土地问题上的无知
2008
·重大疑问:中共脑死亡?(上)
·脑死亡:更多征兆(下)
·中国决策层最应该做什么?
·南街村,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
·是到了问责地震局的时候了!
·奥运灾难,北京制造?
·化悲痛为问责
·仇和现象背后的公民力量
·一件事 一辈子——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虎照门、官僚集团和民主化
·为李连杰鼓掌!
·奥运前为什么没有人权改善?
·温克坚:股市为什么没有出现奥运行情?
·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威权体制的冬天
·中国面对危机的出路
·中国有没有酷刑?——秦刚狡辩,网友酷评
·我眼里的几个网络公民
·乐观和期待----我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感谢”孙东东
·谁喜欢通货膨胀?
·黄光裕会不会遭遇“躲猫猫”?
·应对经济危机需要政治变革
·如此招商为哪般?
·美国复苏,中国反复
·上海楼房倒塌事件,闵行区政府做对的一件事
·言论自由才是真正的超级智库
·解码“培训民企接班人”
·江苏省委组织部能否从善如流?
·组织部的10个亿
·中国经济危局
·推倒恐惧心墙
·《零八宪章》和中共统战
·愚蠢的判决
·煤改博弈中的商业中间组织
·如何评价王国平?
·预警“城镇化建设”
·中国高房价的多重推手
·自由、权利、去恐惧化
·“世博期间禁止我进入上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街村,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

   温克坚

   文章来源:选择周刊

   更新时间:3/20/2008

   南方都市报的《南街村真相》也许是2008年最重要的深度报道之一,值得所有关心公共事务的人们细读,这篇报道对于那些曾经经历集体主义癫狂的人们并不陌生,那是曾经共同的记忆。这篇报道应该让那些对于集权主义缺乏生活体验的人警醒:那就是荒诞有时候不需要理由,荒诞并不仅仅存在幻想世界,荒诞就是真实世界,最可怕的是它虽然已经逐渐远去,淡出大多数人的视野,但是它从来不曾真正远离,它随时准备着在我们失去警惕的时候,改头换面,卷土重来。

   熊培云先生在《南街村,最后的“动物庄园”》认为,南街村的神话破灭了,南街村或许是最后的动物庄园。我不敢如熊培云那样乐观,我认为南方都市报的深度调查虽然给与了南街村这个红色怪物致命的一击,但是南街村的神话未必就此破灭,因为南街村的神话从来不是靠南街村自己建立的,这个神话的存在是因为它被需要,需要神话,就制作一个神话,这就是这片土地上的奇迹,至于是否有人相信,是否合理,那些都不重要。谎言可以被重复到人们相信为止,荒诞可以被包装到看上去和真的差不多,制作神话不需要真相或者理性。事实上,如果有了这些因素,神话就制作不出来了。南方都市报的调查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关于南街村的真相,但是这不等于南街村神话的破灭。也许恰恰相反,神话可以被强化,南街村神话背后的掌控者也许会恼羞成怒,从而继续完善神话,另外一方面指责南方都市报别有用心,可以通过权力压制对神话的继续质疑。这些似乎已经不是猜想,而是正在发生的故事。根据经验判断,我宁可相信,南街村的旗帜还将高高树立。

   南街村当然也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同等规模但是也许更为精致的就有华西村。我在《天下第一村的秘密》里也简单的提到了华西村呈现出来的动物庄园特点,不过由于具体资料的缺乏,我的描述远远不够具体和生动。动物庄园本质上虽然按照同样的逻辑运转,但是每一个故事都有它独特的精彩。我期待着能干的媒体人进行深度挖掘,让另外一种动物庄园的风采能被呈现出来。

   不过,让我们别忘记,撰写《动物庄园》的政治寓言大师乔治.奥威尔先生当初所指的并不是某个小规模的村庄所呈现出来政治生态,而是指的是某种政治意识形态所导致的政治后果。这种政治意识形态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发展到极致,最近这些年它虽然逐渐走向衰退,但是它依旧改头换面的方式存在着,笼罩着我们的生活。因此也许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资格去嘲笑南街村,因为我们就生活在另外一个南街村。扪心自问,我们生活的地方,哪个找不到南街村的影子? “毛主席共和国”与“社会主义新农村”难道没有几分神似?各种各样的形象工程又比王宏斌的“永动机”项目高明多少?

   因此,南街村并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而是一个更大的动物庄园的橱窗。所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南街村”所谓伟大的幻象之下,其实就是现代奴隶庄园,也许我们离告别动物庄园的日子,真的并不遥远。

   (作者系知名评论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