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温克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温克坚文集]->[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
温克坚文集
2005
·中亚屠夫卡里莫夫
·声援朱久虎律师,警告陕北“黑社会”
2006
2007
·和谐社会从释放政治犯开始
·关注林炳长先生
·危机不等于世界末日
·镇长的价格VS村长的价格
·文艺复兴和社会资本积累
·中共地方Vs中共中央
·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自由的力量——我看香港回归10年
·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
·让穷人和富人自己说话
·现代政治及政治家
·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
·为吕耿松说几句话
·薪尽火传——送别包先生
·天下第一村的秘密
·流动性过剩折射中国经济深层问题
·国务院在土地问题上的无知
2008
·重大疑问:中共脑死亡?(上)
·脑死亡:更多征兆(下)
·中国决策层最应该做什么?
·南街村,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
·是到了问责地震局的时候了!
·奥运灾难,北京制造?
·化悲痛为问责
·仇和现象背后的公民力量
·一件事 一辈子——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虎照门、官僚集团和民主化
·为李连杰鼓掌!
·奥运前为什么没有人权改善?
·温克坚:股市为什么没有出现奥运行情?
·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威权体制的冬天
·中国面对危机的出路
·中国有没有酷刑?——秦刚狡辩,网友酷评
·我眼里的几个网络公民
·乐观和期待----我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感谢”孙东东
·谁喜欢通货膨胀?
·黄光裕会不会遭遇“躲猫猫”?
·应对经济危机需要政治变革
·如此招商为哪般?
·美国复苏,中国反复
·上海楼房倒塌事件,闵行区政府做对的一件事
·言论自由才是真正的超级智库
·解码“培训民企接班人”
·江苏省委组织部能否从善如流?
·组织部的10个亿
·中国经济危局
·推倒恐惧心墙
·《零八宪章》和中共统战
·愚蠢的判决
·煤改博弈中的商业中间组织
·如何评价王国平?
·预警“城镇化建设”
·中国高房价的多重推手
·自由、权利、去恐惧化
·“世博期间禁止我进入上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

民主转型系列

   温克坚

   更新时间:7/19/2007

   (上)

   我以前的几篇短文(《分解共产党》,《中共地方vs中共中央》)试图通过对中共本身的剖析来摸索社会演变的动能和结构性的推动力。我认为,中共自身也处在历史性的转型中,这种转型与社会转型比较,被不同的价值体系所引导,有着不同的演绎路径和形态,但是相互之间的影响,再什么描述也不过分。对这种关系要想进行清晰的梳理似乎是不可能的,不过这并不是关心公共事务的朋友放弃的理由。在我印象中,迄今为止,关于中国崛起及其利弊的争吵愈来愈激烈,各类解释也日趋多元化,但还没有哪一种解释能够赢得多数认同。这恰好说明中国社会转型的快速和复杂远远超出任何理论分析——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迄今为止这种分析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我不揣简陋,继续把一些思考写出来,希望能起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统战是一张网

   最近的思考领域是被一个朋友刚刚获得的政治待遇所触发的。这个朋友,平时做个中等规模企业,赚些辛苦钱,不喜欢抛头露面,跟政府官员没有多少交道,但是当地的统战部门主动找来,要给与他一个政协委员的待遇,让他觉得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党居然如此看重他!虽然他获得的只是一个县级政协委员,但是那种不要白不要的投机心理,还是让他自得了一阵,以致居然特意打电话告诉我。因为在他眼里,我似乎是关心政治的那种朋友。

   这个“意外事件”促使我思考中共的统战功能,于是按图索骥去了解中共的统战政策和组织架构。一番搜索阅读之后,倒是颇有感慨:在推动政治变革层面,中共左支右拙,全然没有章法。但是在社会控制层面,中共可是精细化运作,一点也不含糊,统战系统被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网,成为预防和监控社会变迁的庞大防火墙。

   中共执政58年,一直秉承地下党传统,机构往往神神秘秘,连办公地址和联系方式都不对外公布。统战部算是个例外,它有专门的网站(根据信息产业部的规定,任何网站都需要一个ICP备案证书,而统战部网站没有显示,看上去是个黑网站。)各地方统战机构也大都有对应的网站,有些名称取得莫名其妙,比如说成“情系中华”、“根在中原”、“同心网”、“炎黄情”……中共正式组织机构网站如此“矫情”,也的确需要点“恶搞”精神。这个系统,从中央到省、到县级、到大型企事业单位、学校,机构建制完整。它权力地位虽然不如中共的其他机构如组织部,宣传部,但是统战一直受到中共领导层高度重视,统一战线被认为是“中共克敌制胜的法宝”,“执政兴国的法宝”。当然,统战部并不是中共统战功能的唯一载体,党国体制下的政协,团委,工会,妇联,文联,作协等等机构,执行的也是统战功能。本文叙述上主要以统战部门为主,功能上可以涵盖上述其他载体。

   这些年,中共内部机构比如宣传部门组织部给人感觉总是僵化,黑幕,落伍,逆潮流而动,也最为公众诟病。而统战部门工作的方式比较隐蔽,不承担直接掌控国家机器的责任,因此容易被观察者所忽视,同时统战部门工作重心就是监控社会领域的变化,因此自身得以展示出一定的灵活性,所以多少有点与时俱进的味道。这也是中共统战的一贯传统,周恩来是这方面高手。当年,一些社会名流想申请加入中共,周恩来苦口婆心地劝说:党需要你们留在党外。因为,对于党的事业,你们留在党外比入党更有利。不过在另外一个角度看,改革开放,经济自由化,市民社会成长等都意味着中共整个体制从社会生活中退缩,但是统战部门却不断赋予自己更多的任务,试图“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把一切积极因素充分调动和凝聚起来,万众一心地创造我们的幸福生活和美好未来”,维系中共统治的宏大使命……站在民主化的立场,这无疑是另一种“逆潮流而动”。

   统战部工作对象庞杂,正式说法是:“新时期统一战线是一个包括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以及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的广泛的政治联盟。广泛性是新时期统一战线的一个显著特点。1982年党中央提出统战工作的对象大致有十个方面:各民主党派;无党派知名人士;党外知识分子干部;起义和投诚的原国民党军政人员;原工商业者;少数民族的上层人物;爱国的宗教领袖人物;去台湾人员留在大陆的亲属;台湾同胞和港澳同胞;归国侨胞和国外侨胞。”

   “经过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十几年的发展,所有制结构和社会结构发生新的变化,出现了一些新的社会群体。如,随着非公有制经济迅速发展,在非公有制经济的群体中产生一批新的代表人物;知识分子队伍出现分流,一些离开全民所有制单位的知识分子,成为非公有制经济实体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有的成为独立自由职业者等。这些新的社会群体及其代表人物成为统一战线新的工作对象。随着对外开放的扩大,特别是“一国两制”的实施,与我们交往联系的台湾同胞;港澳同胞和国外侨胞日益增多,特别是他们中的第二、三代新的代表人物以及新华侨中的代表人物等,也成为统一战线工作的对象。”

   中共统战部门也不掩饰意识形态中阶级斗争的底色,防止“和平演变”自然成为重要的政治部署。它说:“统一战线的作用将更加重要。随着世界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加快,各国之间综合国力的竞争日趋激烈。特别是我国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各种不同的思想意识和文化观念将会发生激烈的碰撞,由民族、宗教问题引发的事端将会增加,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国的“西化”、“分化”还会进一步加剧。这不仅使我国保持政治和社会稳定面临新的严峻挑战,也必将对统一战线的民主党派工作、民族宗教工作、非公有制经济代表人士工作以及党外知识分子工作产生重大影响。如何应对这些复杂的形势和严峻的挑战,既关系到统一战线的巩固和发展,也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工作全局。统一战线具有协调关系,化解矛盾,稳定社会的特殊功能,在党和国家的全局工作中将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和作用。”(注:以上各段带有引号的引文均来自统战系统网站)

   从这些雄心勃勃的使命声明来看,我们可以归纳的是,中共统战说到底是为了中共统治而战,只是这一场战争比较特殊,主要是通过怀柔和欺骗的方式来收买和笼络社会精英力量。 对中国的政治现实稍微有些了解的观察者都知道,中共的统战体系事实上控制着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宗教届人士、华侨、侨胞代表、海归、知名人士等等。再通过这些机构或者人士,牵动着更广泛的社会结构和群体。当年那些和中共同台竞争的民主党派,如今都被迫成为中共“参政议政”的政治花瓶;一些历史悠久的独立机构,比如欧美同学会,黄埔军校校友会,也都成了统战部门控制的一个“非政府组织”。这种控制,手段隐蔽,花样繁多,局外人只有想像的份。不过,任何黑箱都会有输出,我们看到的是,从台湾过气政治领导人连战,到显赫的民族资本家席荣毅仁,到香港富商霍英东,再普通到一个小企业主,比如我前文提到的那个朋友,都被纳入到统战体系中来。统战成为了一张巨大的网,把社会的精英力量囊括其中。统战部门触角之长,涉及领域之广,对社会布防之深,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二、统战是一出戏

   如前所述,中共统战试图把社会各式精英囊括进来,建立一个所谓的统一战线。但是这种思路对应的社会结构必须是单一中心的,金字塔似的等级制社会,社会按照距离权力的远近而归属于不同的阶层。上面提到的广东省统战部门的网站名称“同心网”,潜台词大概就是把中共当成圆心,而社会其他阶层环绕其中。在计划经济,极权体制下,社会大抵就是这么一个结构,以中共为核心,体制控制着大多数的资源,体制之外的社会精英数量很少,生存空间狭窄,很多被中共整的不成人样(经历中共建政后的历次政治运动的幸存者可以作证)。当权力严重压制着社会的时候,统战体系反而任务简单,可以有效运作。

   但随着社会变革,观念变迁,统战对象的大规模变化,统战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精英吸纳现象。统战,精英,吸纳,三者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统战系统已经变成情节丰富的博弈故事,戏名依旧,但是剧本,角色和舞台都发生了大变化。

   我们可以从中共统战系统掌握的各类资源作为切入口,进行一些简单的分析。在我看来,中共控制的方式主要是三种:一是权力直接控制,二是利益交换,三是官方话语或者名誉发布体系。

   在中共的权力体系中,统战部门控制着那些体制内的边缘部们,比如宗教事务局,侨办等等。 拿宗教事务来看,统战部门在“三自”的口号下,事实上决定着各个宗教官方管理层的人事安排,决定安排多少财政经费,决定给与什么政治待遇。但是一个世俗政权对于人们精神领域的控制注定是难以持续的。从这些年中共与梵蒂冈的交锋,各类家庭教会的勃兴,以及民间自发形式的佛教崇拜方式的回归,都可以看出中共虽然控制着这些宗教的“干”,但是要想控制这些宗教的“枝叶”,则已经无能为力。各个宗教领导人对中共的依附正付出越来越多的道德成本,“三自”越来越被教众们唾弃。 中共统战系统也看到了这种趋势,因此他们的一个选择是试图把中共新的理论和传统宗教对接。比如从佛教思想来阐述和谐社会理论,2006年还大张旗鼓的搞了一次佛教世界峰会。 这种理论上的“东施效颦”反过来凸显了中共统战系统的尴尬,那就是中共统战系统已经没有意识形态的打动力了,这是它的一个致命伤口,它被迫用不断翻新的政治口号来掩饰。

   统战系统也对统战对象进行利益收买。比如对特定的对象,以开会,考察等名义游山玩水,过年过节的时候送点礼品慰问慰问,或者直接给与金钱补助。不过这种直接的利益输出方式毕竟范围有限,对大部分统战对象也没有吸引力。更加普遍的做法是间接的利益输送。比如在统战部门控制的工商联,政协等领域,进行政治荣誉分配,安抚社会精英。这些政治荣誉,短期内可以迷惑一部分人士,让他们有种参政议政的虚荣感,也有社会地位得到承认的成就感。但是社会精英很快会感受到空间的狭窄,吸引力下降,边际效用递减。“党委挥手,政府动手,人大举手,政协拍手。”被统战的精英,绝大部分是没有机会进入体制的核心层面的,最多是作为政协委员,作为鼓掌机器,为中共的决定付出廉价的掌声。对于那些富有精力的社会精英来说,这种“政治装饰功能”毕竟没有那么持久的吸引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