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丹文集]->[柏杨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王丹文集
·从《学习时报》的新动向 观察胡锦涛
·9.11带来的启发
·江泽民的“造神”运动
·看中国前途——太平盛世背后弥漫着悲观气氛
·新贵阶层在社会转形中扮演的角色
·亲美情结与高调反美的矛盾
·政治改革已呼之欲出
·注定平庸的前五年
·如果美国出兵伊拉克
·港府无耻
·让中国成为每个中国人的安全家园-中国宪政协会主席、中国司法观察协调人王丹就朱小华案件答记者问
·钓鱼岛事件考验曾庆红
·公民抗命瘫痪恶法
·二十三条的修改只是技术性的
·重判王炳章自彰其恶
·王炳章案与中美关系
·反战不应被当作时尚
· 左派知识分子的作秀
·机构改革不是政治改革
·朱镕基留给人的思考
·还海外公民合法身份
· 当局到底避讳什么?
·充满反战色彩的奥斯卡奖
·美国不会因反恐战争更改对华人权政策
·知情权人命关天
·苛政猛于病毒
·一场天使与魔鬼结合的战争
·从隐瞒萨斯疫情看体制改革的必要
·去他的"三个代表"
·凌锋告别江泽民
·坚决反对军队高于国家
·"六四"会被淡忘吗?
·王丹等原八九学生学者全球征文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致一位无名捐款者
·对中国新闻自由的期待又一次落空
·周正毅案与重控媒体
·“雷声大雨点小”的修宪
·谈联名公开信方式发表政见
·香港对台湾已没价值
·北京在试探香港
·说真话的力量
·持续压力 使之有所顾忌—谈美国再次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案
·常识--透视中国的第一视角
·我们只想做中国人
·我们有回国的权利------关于捍卫海外中国公民国籍权、公民权和争取回国权宣言
·纪念六四,让中国成为每个公民的安全家园
·八九学生将在华盛顿重聚并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王丹、王军涛:中国人 站起来!--写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请国民党回中国宣扬民主
·烧遍两岸的野火
·1
·我们如何解释中国 --- 读胡平新作《犬儒病》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物权法值得欢呼吗?
·大学不应当是大观园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籲
·六四十八周年祭文
·《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问题不容回避
·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柏杨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台湾著名作家柏杨先生不久前因病逝世,各界悼念文章很多,但是大多基于他的写作以及对台湾人权问题的关注。其实,台湾文化界有 几位的影响力是走出台湾,施于大陆的,社会评论如龙应台,诗歌创作如席慕容,音乐作品如罗大佑等都是代表。而开先河者,当属刚刚去世的柏杨先生。

   1988年是中国大陆思想启蒙运动如火如荼的年代,各种思想理论层出不穷,但是来自西方的居多。而比较特殊的就是来自台湾的柏杨先生。当时我还是北京大学 的一年级本科生,也是思想启蒙运动的直接受益者。我仍然记得,柏杨先生那本《丑陋的中国人》在大学生中洛阳纸贵,大家对于他的嬉笑怒骂的风格特别有亲近 感,尤其是对他的关于中国文化是“酱缸文化”的评论更是无不倾倒。其中的历史背景是:八十年代的中国思想界,主流思想就是反思中国文化对于现代化的阻碍作 用,重新检视“全盘西化”的历史意义,柏杨先生的观点很快成为文化讨论中的一面旗帜。

   那年柏杨先生第一次踏上中国大陆的土地,行程之一是到北 大参观。学校当局忌讳他的犀利言论,不愿意扩大他的影响,特意安排了一场很小范围的座谈会。我有幸参加了那场座谈会,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柏杨先生。记得那次 座谈会上,大家提出的问题几乎都是围绕中国的文化复兴和政治改革等热门话题,可见当时大家对柏杨先生的观点的重视。一直到今天,当柏杨先生去世的消息传到 中国大陆的时候,网络上还出现了题目为《柏杨先生走了,中国人却依旧丑陋》这样的文章,可见他的思想对大陆的影响穿透了时间,绵延久远。

   柏杨 先生在台湾以捍卫人权著名,但是在台湾可能不知道的是,他对人权问题的关注也延伸到了中国大陆。 1999年我第一次来到台湾,当时有人提议去拜访柏杨先生,我那时觉得先生八十高龄,听说身体也不是很好,因此不想打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听说了以 后,在夫人张香华老师的陪同下,居然亲自来到我住的饭店看我,让我受宠若惊之余也十分感动。因为我知道,他来主动看我是因为我参与“六四”的背景,他对中 国的民主与人权状况的关切由此可见一斑。

   更少有人知道的是,柏杨先生对大陆人权状况的关注也落实到了行动上。 1989年六四事件爆发,海外中国人权运动人士在纽约成立了“中国人权”组织,柏杨先生慨然应允出任理事会理事,与现在在东吴大学任教的黄默先生是唯二的 来自台湾的理事会成员。八年以前,旅居纽约的华人历史学者司马璐先生成立“中华学人联谊会”,集结了一批流放在美国的中国知识分子,柏杨先生也在司马先生 力邀之下担任理事至今。前年我接任会长,本想找机会请示柏杨先生如何推展会务的事情,结果如今也成了无法完成的心愿。

   在台湾经常听到有人讲,面对大陆,台湾无力发挥影响。这种看法的错误,从柏杨先生对大陆文化发展,政治进步以及实现启蒙方面的影响力就可以得到证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