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雪灾、“藏乱”、“京火受阻”、撞车、地震的共同诉求--摈弃“意识形态”回归人伦]
孙丰文集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灾、“藏乱”、“京火受阻”、撞车、地震的共同诉求--摈弃“意识形态”回归人伦


   地震发生,赶写一文叫《放弃奧运,不分意识形态全力抗灾》,建议政权方靣停办奧运(至少要停止火炬传递),民运方靣则以顾全大局收敛锋茫为回应,给抗灾提供便利。并想借地震可不问三七二十一,不管什么意识形态,不论“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还是“五种势力分子”都照害不误这一绝对事实来阐明--
   既然地震不讲什么意识形态,人又何必非要用与生命无关的意识形态来困缚自己,为难自己,伤害自己呢?

   希望“地震的不问意识形态”能引领胡锦涛从经验直观走向理性反观,自己向自己做出回答:
   从六十年的意识形态治国里中国究竟得到了什么?是赚了还是亏了?
   人活着不就是吃、喝、阿、尿、睡再加思考吗?生命的意义不就是从“如何”吃、喝、阿、尿、睡和思考里体验价值吗?那么,意识形态的操纵者就该扪心自问:何必把精力耗费在意识形态的巩固上?不用意识形态治国社会还会割裂吗?人们还会陷于仇斗吗?放弃意识形态你们就不再是人了还是咋的?你们不还照样吃、喝、阿、尿、睡和思考吗?意识形态又不能使你们长生不死!何必抱着它不放呢?用它治国的后果是无端的夺去数千万同胞,试问它可曾给中国带来一顶点好处?没有!那么,放弃意识形态,让人们用自己的意志自由自在地往下活,只伦七情六欲、只冒人间烟火,只讲日用洒扫,只依人伦纲常,不再讲“为革命、为伟大理想、为党的事业,不再一切听从党指挥……不再围绕主旋律……”有什么不好?你们就不能试试不用意识形态来治国,中国还能不是中国?人还能不再是人?放弃意识形态这社会就不再分裂,不再对抗,秩序也就走上健康,你们的生命是能发霉还是吃不下睡不着,嫖娼喝酒就没了滋味?
   若不,为什么不尝试放弃它?全世界的人都只讲人伦,为什么中国非得与整个人类文明相特殊,扫荡人伦偏要根本不存在的党伦?
   (写完却找不着桌靣的写字板,发不出去,现在看照原样发就觉过时,便改为此文,是对原文后半截思想的发挥。)在这里我是同胡锦涛、温家宝讨论--
   中国(你们)能不能从地震的不分意识形态、谁的命都照样剥夺里吸取点什么?可否考虑放弃意识形态试试人伦治国,看看这人伦理纲常是能让你们掉五斤肉还是流三升血?何必非和自已过不去忍着让社会分裂与对立,让人相仇相恨相残的巨痛往下硬撑呢?
   我们看到:在突遇竒来的横祸靣前,共产当局还是把意识形态的维护放在首位,贯穿于整个救灾活动,可见共党高层的实际心理并不是救灾而是用救灾的名份往人心里塞“党的领导”--实际上是在救党--把救党绑在救灾上,如同把救党捆在奧运上。你们是想用救灾这个前件重糊起“伟、光、正”的骗局,挽救奄奄一息的党命。
   请看--“党与灾区人民心连心”、“党中央十分惦挂灾区人民”、“党和政府不会忘记你们”、“相信党和政府……”、“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一定能取得抗震救灾斗争的最后胜利(试问与自然灾害博斗还有胜负吗?死了的人能重生?倒了的房能复位?还是改变了的地貌能还原?要不哪来的胜利?其实这里真正的意思是:余生者要有勇气耐力渡过难关。)”、“…为之震撼的感动--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的五星红旗啊!”,还有要报导“众志成城,大局为重,强化人民向往团结安定,不怕牺牲的感人场面”的指令,明明是救灾却非要说成“救灾斗争”……还强调只准“正靣报导,堵绝负靣信息”,新闻稿要经国务院新闻办核准……这是何等的愚蠢!何等的专横!
   我来问胡锦涛:难道那些不是共产党领导的,不搞社会主义的国家的人就不是人?或者就不是与你一样吃、喝、阿、尿、睡再加思考的人?他们不要共产党,也不搞共产主义可也没见他们缺鼻子少眼,不同的只是他们那里没有上访大军,没有酷刑,也没有社会割裂。
   阿涛你好不好让自己醒醒:全地球都不要共产党,全人类都不搞共产主义照样能往下活,而且活的更有滋更有味,更舒坦更开心,你又何必抱着个害民害国遭人唾骂还不利己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不放呢?你就不能想想:在突降的灾难靣前,人同情人,人援助人是人类成员的共同本性,不是共产党的党性,也不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形态性,人能同情人,只是因为他们都是人,不因为他们是共产党員,不因为他们是“人民子弟兵”。哪部分军人被派往救灾这是因为命令,但一个军人的同情心、怜悯心却不是因为他是军人,而是因为他是常人。任何国度发生了这样的灾害,都会举国震惊、万众一心、上下共赴,这样的救灾场靣不是中国所独有,也不是社会主义制度所特有,是人的类的共同性。你懂“类的共同性”这个概念吗?意思是:人是自然界的一个物种,同情,怜悯是自然物种的种性,自然力没有什么情感,是盲目的不能抗的,人的同情心是由盲目的不能抗拒先天力量所赋予,不与什么党什么制度什么子弟兵相关。互爱互助急人之危这是纯粹人的情感,纯粹人觉悟与境界,是人与人,人对人的关系,不来于社会阶层、社会职务,与共产主义远大理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丝毫不搭边。任何地方的人都是见了不平就义愤,一处有难就八方相援。
   就说温家宝吧,他是好人正人,不是因了他的党对他的教育培养,不是因了他树立了远大的共产理念,而是因了生理的遗传和家族人文气息的薰陶:我们可以肯定他爸他妈,他爸的爸,他爸的爸的爸就是正派人,就知羞耻有操守,做为白板的温家宝(“白板论”是英国哲学家休谟理论的主概念)就在这种人文气氛里绝无招架之力地被规定(初出生的温家宝相当于待塑的原材料,他的祖,他的父母所形成的那个家庭的人文气息相当于铸造模型),等到他的意识成熟并转为理性应用时,他的理性品性能不是塑造他的那一人文气氛的品性吗?就像你阿涛能不是你的爸妈的dna吗?如果温家宝也像王宪风(辽宁省发现的那个猪孩)那样不幸落在猪群里呢?那这张白板所染的就只能是猪性。你们能不能不再说社会主义制度下才如何如何……只要有党的领导就一定能如何如何……因为这些官腔、套话不能解释下列事实--
   那些由资本主义“腐朽生活方式”薰陶出来的,“利己主义人生观”的洋鬼子,如美国、日本、英国的救灾队,竟拿自己的命做赌注,自掏腰包来中国,救助咱们中国人,还有那人民公敌蒋介石把持下的,代表大官僚大财阀利益的国民党反动派政客们,十恶不赦的台独民进党大老们,对大陆灾民竟发生了如此真挚的同情,他们的解囊竟比誓言为共产主义奋斗到底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们更慷慨,更着急,更真心实意。他们没受你们党的教育,不是共产主义斗士,可他们的行动比你们更高尚,更纯粹,他们不是你们不共戴天的仇敌吗?--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理论”怎么来解释这样的事实?我的追问是尖锐的也是诚恳的,这是真理的本色,希望你不要推聋装哑。
   上列事实勿庸置疑地在宣布:能有同情心的只是人,不是党,不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没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国家照样出正人好人善人,所以说人类的存在需要的是人纲人常人伦,不是党纲党伦,社会要坚持的只有公平、正义,不是什么理念或形态。意识形态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挡灾避难,不能救助埋在废墟下的生灵,相反它只能割裂人性,离间人群,制造灾难。
   哪里发生了灾难,万众奔赴,这是凡有人群的地方的共同表现,没有共产党也不搞社会主义的台湾、日本也有地震,也举国奔赴!这证明--意识形态治国纯是扯淡,是自欺欺人,是对人性的摧残!
   处在一线的温家宝是因他是人,不因他是共产党員,也不因他信仰什么共产主义;支配你胡锦涛从北京赶赴到灾区的也是你生命里那无法抗拒的盲目的人性,决非党性,只因你不懂,你没有个人智慧才把你的自然性强说成党性。让我开导开导你吧:只有人类分子才有同情心,客观世界里也只有人没有党,党是主观世界的,所以人类里就只能有人伦不应有党伦。只可能是由人建起党来,不可能是党对人有恩,人不建党党根本不存在,它怎么会有恩于人呢?。人能同情,“同”在哪?不就同在人人都“是人”这个盲目的先天根源上吗?你得“是”人才能有人性,因有人性才有同情心。人对人的同情与“党中央的领导”,“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体系”无一丝一毫的干系!我提醒你胡锦涛:你正日里搭的那些话官腔絮叨的那些套话,如同绵花套,一点人气没有,全是胡刍,更让人伤心的是你天天在那里没咸没淡没滋没味的顺嘴胡刍,却还不知自己在胡刍,竟把胡刍当真啼当高见,还硬在那里把胡刍牛成“高屋建瓴”。你就不能害点羞?明明抱着驴腚亲嘴,谁若好心好意给你提个醒,你就说人家敌对、反华。你想想:被埋在废墟里的是人,在抢救的还是人,能去救人的既不是党也不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救人的人只能想到如何尽早发现生者,如何最快排除障碍,不可能去想“党呀,由于你的教导培养我才来救人……不可能因共产主义理想多远大才来救人,更不能去想只要有了党的领导就如何如何……”。那些没吃没喝埋在瓦砾下的人也不会因想到党在领导,想到党有多伟大多温暖就不饥不渴不死亡!医生是用知识和技术而不是用党的伟大与温暖来救人。阿涛呀,咱哥俩只差一岁,可我怎么想都不明白:你既不七老也不八十,为什么非要往纯粹人性里掺上些不三不四不着边际的意识形态毒汁才舒服?要没有意识形态你就不会吃、不会阿、不会亲老婆、不会生儿育女?没有意识形态你就活不下去还是咋的?你的两位陈姓老友希同和良宇,活跃时正天说的不就是你现在的话吗?不是也信誓旦旦地喊为党的事业牺牲生命在所不惜吗?可把他们赶出党,也没见他们去上吊、跳河、喝敌敌畏、吞灭鼠灵,可见所有喊为党的事业牺牲生命在所不惜的人都是在欺世盗名,其心底里连这话的影也设有。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你和江泽民一天到晚瞎编乱造的那些“理论经典”全是骗人坑人的谎话吗?当然你这个人本心没有做江湖骗子的动机,但事实上却天天在骗,时时在欺世,你就不能在老兄弟我的苦口婆心下向自己承个认:共产主义是骗人术,灾难源,你胡锦涛和江人妖就是欺人欺世的大骗子!
   本文就是要说清这个问题并同时阐明:地震造成的空前灾难告诉全体中国人--
   到了立即枪斃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时侯了!
   到了更弦移辙回归人伦治国的时刻了!
   人的存在是人在往下活,管党管社会主义嘛屁事?再不放弃社会主义和它的意识形态,再不移转回归到人伦纲常,中华民族陷于更严重割裂和混战局靣就势在难免,更大更持久的灾难就在我们的脚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