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对龙
[主页]->[百家争鸣]->[李对龙]->[西藏事件的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李对龙
·以意识形态抹杀历史就是泯灭人性
·遥想《毛选》当年
·岸青去了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霜天寒星
·昆德拉与哈维尔皆是知行合一者
·内在反思的生活——昆德拉著作的价值
·救赎
·普陀山的鹦鹉
·2010年的中国——解读王小波《2010》
·奇异恩典——悼地狱的女儿
·先锋与包子——献给八周岁的《小凤直播室》
·乡关何处?乡关处处!——《万古江河》与《三峡好人》
·“六·四”随笔
·脆弱的生命
·关于宿命
·关于打狗的一些旧事
·焦虑感
·《东京审判》到底“审”出了什么?
·让我们的心,净如星空
·深巷
·人啊,你本良善
·时代的拓荒者——向王小波致敬!
·尊严断章(一)
·尊严断章(二)中国孩子
·尊严断章(三)赤裸的尊严
·我们是人,不是棋子!——电影《集结号》和《投名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亦惠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也谈宪政的本质
·积极专制与消极专制——“搞不过他,就加入他”与“斗不过他,就不鸟他”
·文学价值观里的轻与重——读卡尔维诺《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轻逸篇》
·面具随想
·无意义的虚无与无信念的虚无——论文学精神世界里的两类虚无观
·思想,只能是思想者的事——从儒法之争说开来
·民主与共和
·鲁迅的“中间物意识”
·我是公民
·一个逗号惹的祸——我看“富士康”案
·疯狂的拆迁
·从陈郭之争看中国式转型
·马克思和他的梦
·赵本山在哪不是“转”?——兼谈我们的代议制度
·一起冠冕堂皇的流氓事件——《史记》中刘邦的降生
·有理由对“80后”一代怀抱希望
·央视还能牛气多久?
·台湾民主基金会:挂了羊头就得卖羊肉!
·“包养”正解
·去你的文明史!——也谈历史教科书问题
·“十一”随笔 ——有意思的十月一日
·打哈欠,还是呐喊?——谈我们的“艺术”
·人民的眼睛
·爱国盲流
·“撒泼”时代
·向当代儒学研究者谏言
·搅局者
·星火不灭
·浅谈民族主义及其他
·写给余秋雨先生
·午夜随谈
·娱乐历史,娱乐至死——《百家讲坛》的堕落
·心里话——利用人的良善之心乃是最无耻最卑鄙最猥琐的行径!
·关于六月的随笔
·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想起沈荩
·曾经拥有——明清之际西方传教士在中国
·基督教与专制
·张居正与申时行
·汪精卫“任伪”评议
·万历的失败
·小议德治
·非常解读——读《非常道》
·历史是中国人的宗教
·凌迟
·暴力解析
·欲说当年好困惑——关于政治与友情的一些旧事
·“翻一翻”与“翻一番”
·剥皮
·老K杀人事件
·情人节的玫瑰
·出卖
·蜕变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水泥盒子
·感谢组织给予我们放屁的自由!
·童话农场(之一)看门猪的故事
·童话农场(之二)猫和老鼠的友谊
·童话农场(之三)肃整风波
·童话农场(之四)虎落平阳
·传说
·蛮荒时代
·浪漫时代(小说)
·史无此记
·宋家王朝
·青春之殇——悼我的同龄人孙明
·摄氏世界
·
·岁月无痕
·英雄
·九月九日感怀
·丑陋的中国人!
·古堡阴谋:代号16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事件的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拉萨的三月同北京的六月一样,是横亘在良知未泯的人跟前的一道历史的伤疤。沉冤未昭,施暴者猖狂依然,创痛只能隐忍在内心。年年岁岁的轮回,春风中阴冷的记忆便成了隐忍的临界点,一触即发。

   当3月10日拉萨僧人和平请愿的消息传出时,没有人料到这会在奥运之年演变成一场大规模的暴力镇压。如今事件的高潮已经过去,依然地,中共靠武力控制住了局势。由于消息被全面封锁,我们无法确知事件的来龙去脉。各方虽众说纷纭,但基调都是着眼于藏汉之间的民族矛盾——即使中共方面也是从藏汉矛盾上来为自己作辩护。支持西藏的人觉得汉族人不尊重藏族人和藏族文化,拥共者则认为我们对西藏如此慷慨援助,而藏族人却恩将仇报,实在没良心。

   已失去合法性和道义基础的中共政权,剩下的仅是一身铜臭和两块遮羞布: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两块时时都能奏效的遮羞布。咬住藏汉冲突作一边倒的报道,大肆渲染我们是如何的慷慨,而藏族人又是如何的忘恩负义,就如一个牙都掉没了的老太太在干瘪着嘴数落自己儿女们的不孝。我想强调的是,西藏事件——之所以会成为一个不可收拾的、令全世界都瞩目的事件——其根源并非民族矛盾,而是共产党专制。

   正是在镇压僧侣们和平请愿的过程中,冲突逐步升级,最终中共军警大开杀戒。刘晓波称此次西藏事件是中共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他们坚信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根本不理解藏族人信仰的崇高和伟大。我倒认为,由中共“狼奶”喂大的、已完全丧失独立思考能力、满脑子暴力和自大思想的“狼崽”们的确无法理解藏族人的信仰,但中共高层里并不都是傻子,他们不是不理解,而是不想理解——正是因为太理解了所以他们才明白宗教信仰的巨大力量,足以颠覆自己的独裁统治。所以中共千方百计地试图毁灭藏族人的宗教信仰,驱逐达赖,囚禁班禅,屠杀僧侣。包括所谓投资西藏、建设西藏也只是为了巩固对其的统治。

   达赖喇嘛无数次重申西藏不独立而只寻求自治权,中共不但置之不理还将其完全妖魔化。不是藏族人不知感恩而是中共毫无诚意,他们想的只是如何奴化藏族人,而不是给予他们宪政体制之下的个人自由。刘晓波所言“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也实在是对共产党的抬举,对现在的中共而言,无所谓什么“主义”,只有权力和利益才是至高无上的——这就是中共专制!在现代普世文明价值观中,一国之内的群体矛盾通常是由协商和妥协来解决的。但中共却将族群间的摩擦提高到国家安危的高度,煽动民族仇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枪杆子里才能出政权”。最终使其成为了一个冤冤相报、剪不断理还乱的死结——我们又一次成为了中共维护专制统治的棋子。

   西藏事件和“八九”事件一样都是对共产党专制的反抗,也都是因共产党的暴力镇压而以悲剧收场。希望人们(尤其是那些被中共洗脑了的人)能意识到这一点,而不要只是看到藏汉冲突,纠缠于孰是孰非。在中共高层那里,根本无所谓藏族与汉族之分——所有人都是他们的奴隶,所有不甘做奴隶者都会遭受迫害。

   无须讶异中共敢在奥运之年发动这样一场杀戮,因为它们都被贴上了“爱国主义”的标签,不但不矛盾还的确“和谐”了一把。若不破除极端民族主义和所谓“爱国主义”的魔咒,大陆民主遥遥无期,即使到来了也很可能走向歧路。只有具备公共精神和共同善意识的公民爱国主义才是真正创造个人福祉的爱国方式:公民参与公共事务,形成不同的群体利益,上升为各自的政治诉求后便成为议会里的唇枪舌剑,最终以协商和妥协而形成共同善。共同善也就成为了公民实现国家自由,并最终实现个人自由这一公共精神之终极目的的枢纽和保障。”批评藏族人不爱国——请先给他们一个爱国的机会!——即使我们也还没有这样的机会(却还自作多情)。

   当然,公民爱国主义主要是从政治层面来处理国家内部的族群问题,更深处的文化层面的调合也不容忽视,所以还请特别注意共和主义学者莫里奇奥•维罗里所言的“以公民文化来超越民族文化”。它并非消解民族文化或民族同化,而是在民族文化的基础上,让人们在其土地上习得公民意识,鼓励多种公民传统的各自发展——而非依靠专制和暴力。也许有人会问,人们会去习得公民意识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只要这个国家具备实现公共精神和共同善的宪政环境。

   2008年4月2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