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统一党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统一党]->[大陆民运方略初探]
中国民主统一党
·中国民主统一党:团结并不是表面上的团结
·大陆人须改掉“惯性思维”对抗台特“语言恐怖”(转载)
·阿衍:在中国大陆,一个明来,一个暗动(转载)
·王军:国内民运是海外民运的前提.86.
·中国民主统一党对当前中国独裁邪恶行径的公告
·澳洲民阵致函澳洲总理陆克文表示敬意
·杨建利欧洲理事会演讲:救命草也可能是上吊绳
·國內民運內部初步行使方案研究
·看中共专制“特色”的穷途末日
·你们如何还称得起是民阵’?
·温家宝一家原来都已经是财阀巨富! 详见附贴:
·阿衍:美国应该调整全球民主战略
·離心力與向心力
· 吕易:建立一支坚强有力的团队
·国内民运人士:你们如何还称得起是民阵’?
·大陆民运方略初探
·王军涛解读中共岁末对胡佳下手
·杨恒均: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汪兆钧:取消中共在联合国安理会常务理事席位的公开信
·民主是什么
·廖祖笙:人民经受得起多少类似变相的杀戮?
·为中国2012年全国大选而奋斗
·巴克: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樸石:有一点不能学习谭嗣同
·郭永丰:看颜钧自由和给喻东岳捐款
·朱健国:专家曾3次明确预报汶川地震但遭压制 中国地球物理学会顾问陈一文再斥中国地震局说谎
·毛世文:假社会主义的挡箭牌之一
·孙上清:马英九的政治谋略值得民运领袖借鉴
·魏桢凌:团结起来,为中国民主事业开创新的局面
·邓小平对后人的10点警告——这才是邓公主导思想
·吴俊善:马英九操作得好民主制度在中国两三年内即可实现
·未来世界
·台湾发明火星文彻底突破大陆网路封锁
·南曙民:民主的政治性、組織性、功能性在中國大陸的意義及作用
·上网安全问题:Skype原版的加密机制到底是否安全?
·中国民众维权抗暴解体中共指导方针及细则说明
·盧樂思:從馬英九當選 談 華人的政治理想
·中华不败:马英九操作得好民主制度在中国两三年内即可实现
·欧巴马致马总统函竭尽所能支持台湾民主
·秦晋:民主人权高于奥运
·莫建刚 :渐进式革命的建构工程
·高光俊:第七章 秘密活动
·高光俊:民主革命经费来源
·金 进:中国民主运动的近期任务
·吕洪来:还原中国民运的一个重大谜团
·王江火:中国的民主方案
·民运进行民意投机是不可能的
·吕易:中国海外民运的地位,作用,任务和发展方向
·阿衍:胡锦涛为什么能把澳洲的大毒枭请为座上客?
·阿衍:用公正足以战胜胡帮办*
·吕洪来:我来还原中国民运的一个重大谜团
·征集联署签名部分联系人电话
·从无计可施到脚踏实地------中国民运之路探析
·杨恒均: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台灣一位原台獨人士的的信
· 徐水良: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国民党又到了一个历史大显身手的时刻了
·中国民主统一党:对徐文立与吕洪来之间的看法的一点认识
·历史不容吕洪来信口雌黄
·大陆民运活动方略初探
·郭永丰:西方政府不会真心让中国民主 还要依靠自己
·中国民主统一党:我们与杨建利君的想法与做法不谋而合
·行易:对民运及民运内部争论的几点看法
·中国民主统一党:熬运还是奥运以及如何产生国家行动?
·中国民主统一党:进一格也是中国多数官人渴望的事
·遏止中共镇压的几点策略
·燕臻 :大陆民运活动受到如下条件限制
·为何民运总是一事无成?
·一知半解的民运发展理论
·一知半解的民运发展理论
·一知半解的民运发展理论
·中国民主统一党:热烈祝贺民运中国在美国洛杉叽胜利召开
·中国民主统一党:与国家党的缔造者林之虎商榷
·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渐进民主”,中国人的玫瑰梦
·海外民主运动应该调整思路
·吕洪来为什么不得人心?
·安全联系方法
·申楚墨:全国民众有冤不到衙门,而是张榜悬赏
·中国民主统一党:邪恶的势力不能长久
·巴克:民运为什么没有切入主题?(转摘)
·中国民运的主要障碍(转摘)
·民主统一党:实现中国民主急需实干不是忽悠
·中国民主统一党:民运壮士不能做蚀本的交易
·中国民主革命的初期攻势应依赖先下后上地构成
·神为什么用两只手摇动地球
·过渡政府真的没有存在的意义吗?
·吾尔开希竟用投案触碰独裁者底线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陆民运方略初探

   
    (2008年05月23日发表)
   
    大陆民运活动受到如下条件限制:
    一、资源。资源有几个方面。首先是资金。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基本上能自觉而且长期坚持这种民主运动自觉性的人,一般都是有家庭的人。他们在经历了工作、家庭的考验之后,仍然能坚持民主运动或者仍然保持民主自由激情的人,可以说是非常坚定的民运中坚分子。不过,他们要完全抛却家庭责任来进行民主运动,这对于一个健全的具有高度家庭、社会责任感的人来说,是具有相当难度的。尤其是在整体民运道路不明确、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做这种抛家却小地选择,实在勉为其难。有没有?当然有,而且不在少数。不过,这些“不在少数”者,要完全承担起摧毁中共、建设民主中国的大任,恐怕其力量还远远不够,还需要那些“更多数”的不能做到抛家却小的人们的参与。而这样的参与,至少要解决参与者的“后院”问题,免除其后顾之忧,以全力于民主运动战场冲锋。资金,渠道总的来说,有两个。一个是他人援助,一个是自己积累。要得到他人援助,自己必须要掌握一定的话语权,比如,在海外有组织、社团、网络媒体等等,但是,这些对国内的民运、准民运人士来说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但是,是不是真的不可企及呢?西方有句话说“条条道路通罗马”,中国成语叫“殊途同归”。你一开始就搞社团、建组织,条件当然不具备,但是,你搞民科、搞义工、搞民间社会调查——总之,以中共政权允许的名义来筹集资金,是可以办到的。不过,难就难在,真正搞政治斗争的人,要知道隐忍。就是,你这样做,可能要做10年,甚至20年,而且连自己家人都不知道你其实在从事民运,更不要说目前一些民运社团心中的干爸爸美国了——就是,你要完全放弃“民运是通向你人生顶端的阶梯”的妄想。民运,是枯燥的、是寂寞的、甚至是残酷的——虽然是高尚的,但是,高尚的并不是需要自己主动高声宣传、积极做态的,恰好相反,正因其默默耕耘而彰显其高大。资金,能搞到,关键看你思路能否转变。就是看你肯不肯整天面对的事情都跟民运“无关”,是不是能改变民主运动的感性为理性,能否改变民主运动的冲动为冷静,能否改变民主运动的激情为理智。然后,是说自己积累的问题,就是具有一定规模的民运组织,需要有专门的人员从事经济活动,这里不做详细的叙述。

   一个复杂的问题,一时不能解决,那么,我们可以把这个问题分解成若干小问题,然后逐一解决。比如上述问题的分解步骤是:民运——资金——募集——名义——渠道。就是说,民运需要解决的是资金问题,资金呢需要募集,募集呢需要有个恰当的名义(所谓出师有名),有了名义才能正大光明地寻找渠道。
   资源涉及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人力资源。人力的问题,看起来,也是个资金问题,似乎资金有了,一切问题都不存在了。实际则不然。资金是有限的,而民主运动需要的力量是无限的,以有限的资金积聚无限的力量,可能吗?所以,对于人员的培养是最关键的。就是,从你自身开始,是否就具备在最困难的条件下也能坚持民运情操的精神素养是关系民运人力资源是否坚实的关键。民运组织不是简单的人员叠加,而是一个松散的人际关系的一个有机重构。这里的关键是“有机”,如何作到“有机”、怎样才叫“有机”?相信各自都有各自的智慧,都能做得很好。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民运斗争历史告诉我们,“纯粹”的民运社团、组织,还没有脱离人员叠加的方式,还没有做到“有机”组合,所以,民运社团的革命能量远不如一些进行了“有机”整合的社团、组织。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5000年文明、智慧的伟大民族,在我们的民族文化中有很丰富的“有机”营养,等待我们去挖掘、开发、利用。人类的包括政治活动在内的一切活动,不过都是人类智慧的具体表现,所以,政治斗争,也就是人类智慧的较量。民运组织与中共的较量和斗争,也就是两个阵营所具备的智慧的较量和斗争,中共的一切“智慧”来源是“马恩列斯毛”,中国民运的智慧源泉呢?假如说未来中国民主政权是建立在以中华民族为基本成员的国土之上,那么,中国民主政权的智慧是不是应该来自伟大的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里?书,都摆在那里,圣贤先哲的话也都讲在那里,怎么读、如何听、读懂多少、听到好多全在自己。对于人员的有机整合,是国内民运所必须做的。
    二、政治智慧。首先,,我想说一下,什么是政治智慧?所谓政治智慧,就是一切使得政治活动得以最小之代价而获得最大之成功的策略。这里有几个问题,很值得探讨。就是什么是代价?怎样来衡量代价的大小?什么是成功?怎样来衡量成功的大小?这里不做阐述。我想说的是,智慧的构成。任何的智慧,其构成,都有其核心的价值依托。就是,其策略要实现的目标。比如,一个画家精心构思的一副作品,里面一定包涵了画家要体现、表达的艺术价值,而这个价值是其所有绘画“智慧”的依托,就是说,这个价值决定了他实现这副作品的所有策略——使用的颜料、画布、画笔、技法等等以实现这副画作的所有策略。那么,我们的政治智慧,我们的民主运动的价值依托在哪?很多人知道,就是“民主、自由”,是的,这是画家的作品,但是,这幅作品要表现的价值依托是什么?这个“民主、自由”,在西方,是依托在基督宗教文明的基础上的,中华民族的“民主、自由”呢?从目前中共官方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价值依托是“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那么,中华民族的“民主、自由”呢?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的“民主自由”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要具有高度的政治智慧,就要找到智慧的核心,即价值依托。中华民族的民主运动的价值依托到底在哪?是到了明确起来的历史时刻了。
    政治智慧的最终实行者是人。所以,这些智慧一定是具有这种智慧所依托的价值塑造的人所拥有的。也就是说,要拥有高度政治智慧的人,只是具有“民主、自由”的政治觉悟是不够的,即使有了这样的觉悟,充其量具备的是高度自觉的政治热情和冲动,但是,距离拥有足以打倒、推翻中共的智慧还很远。不是有很多“民运”热情度很高的人,到后来居然把从事“民运”当作改善自身生活条件的一种方式了吗?这样的人,不可以否认其“民主”自觉性,但是,也不能承认其具备高度政治智慧。其所有政治策略与智慧都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其策略、智慧之出发点都是依据自身需求而生出,那么,一旦其生存、生活条件、环境得到改善,导致其需求发生变化,则其政治策略、智慧都做相应调整于改变,甚至到最后就距离推翻中共的目标越来越远甚而背道而驰。西方民主国家的建设者,大多是具有西方基督宗教文化情操的人,他们的包括政治社团在内的所有组织成员都是具备高度“智慧”的人。反观我们国家、民族的人呢?孙中山先生,不是满清国人,没有军队,没有政治背景,却能以一己之力推翻当时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