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江棋生文集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在我动笔写下本文标题的时候,时钟正指向14点28分。整整三天前的这一时刻,我在北京家中被微微震晕;很快得知,震撼半个亚洲的汶川大地震,将灾区民众的家园瞬间夷为平地,并惨烈地吞噬了数以千计的鲜活生命(死难者人数现已达近两万人)。与此同时,这一不期而至的天灾所造成的刻骨铭心之痛,也瞬间超越了灾区、超越了国界而达于全球。
    32年未遇的惊天大震之后,惊魂甫定的国人面临的第一要务是什么呢?那就是:在72小时之内,尽可能把埋在废墟之中的幸存者抢救出来。因为过了这一黄金时段,地震幸存者生还的希望就变得十分渺茫了。从我锁定的四川卫视传来的直播镜头告诉我,事实上人们也是这么做的。三天来,武警、消防战士和各兵种军人尽了力了,医护人员尽了力了,奔赴都江堰救人的出租车司机尽了力了,连夜排队无偿献血的成都市民尽了力了,废墟中的自救者尽了力了,不少政府官员也尽了力了;灾区之外捐钱捐物的国人也尽了力了。然而,为什么在刚刚过去的72小时之中,我除了揪心之外,还分明不断地痛上加痛呢?
    原因是:中国政府一再婉拒国际社会派遣专业救援人员到场救人的吁求,甚至拒绝毫无沟通困难的台湾同胞到场实施人道搜救的热切希求,直至黄金72小时已然耗尽的今天。
    恕我直言,在这场与死神竞赛、拯救生命的拼搏中,中国缺少的其实并不是金钱和人力,而是具有抗灾经验和搜救特长的专业救援人员。为了争分夺秒地使更多的人摆脱死神的威胁,除了利用一切可用的其它手段之外,实在没有任何理由将本该在第一时间就应接受的国际专业救援人员拒之门外。在我看来,那是一支温家宝不用摔电话就能召之即来的志愿者队伍,是特别对口特别有用特别高效的救援生力军,即便不奢望他们能多救出百拾来号人,那么,多救出10人也是功德无量,多救出1人也是大善事一桩。

    我琢磨,官方的婉拒是出于下述担心:外国人和台湾人进来干会给他们带来“损害”和“负面影响”。说实话,我愿意同情地体谅这一点。但是,既然认同救人高于一切,又公开发出了“救人不惜一切代价”的誓言,那还有什么可多虑的?又岂能因种种政治考量而食言?当然,让外国人或台湾人入境救灾的确还没有先例。不过,有无先例有那么重要吗?32年前唐山大地震时,不还连外国人的钱物都拒之门外吗?这次对钱物来者不拒了,如果再创造出让人来实施救援的先例,不正好是一个以行动昭示“祖宗不足法”、在大灾面前思想来一个大解放的可贵之举吗?
    让人家的热面孔一再贴自己的冷屁股,中国官方给出的理由是什么呢?汶川巨震之后,日本政府很快组织了60人组成的日本国际紧急救援队,并在成田国际机场待命,以便接到中国政府的请求时立即赶赴受灾地区。但是,中方通知日本:“由于灾区道路受损严重,目前难以接纳。”这听进来像是在对旅游观光团,而不是对整装待发的日本专业救援队说话。专业救援队的天职是什么?他们的天职就是抢险救灾,就是从死神手中夺人,道路通要救,道路不通也要救。道路不通,车进不去,他们就不能步行?不能急行军?不能搭直升机进去?等你把路修通了,黄金时段也就差不多耗尽了,幸存者的生还希望变得微乎其微了,还要他们来干什么?
    经历过9•21大地震的台湾同胞对汶川大灾感同身受,为此,台湾海基会两次致函大陆海协会,希望在黄金抢救72小时内派遣专业搜救队到四川协助救灾;不料海协会回函表示,感谢这个好意,有需要的时候会通知。在幸存者命悬一线、救人刻不容缓之际,大陆官方的这种答复实在令人哭笑不得,也让善良的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黄金72小时在“目前难以接纳”中无情地逝去了,脆弱的生命在“感谢这个好意”中绝望地夭折了。而在汶川震区,竟还有许多地震废墟至今人迹未至、“毫发未损”。这一惨悲事实,将让人痛楚不已,长叹长恨。
   
   
   2008年5月15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2008年5月15日播出)

此文于2008年05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