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我已不能高歌]
井蛙文集
·释 然
·老 僧
·无 缘
·想念萧红
·想念艾米莉.狄金森
·
·阿弥陀佛
·山中
·粗 砺
·梦之梦
·蓝月山谷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
·防线
·扶起失落
·撞伤<<古拉格情歌>>
·浓妆
·幽蓝
·雪原上的暇思
·端午
·烟花--与君临同题诗
·断章--致贝岭
·因果缘由
·半夜??
·这样醉死很好
·是什么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这几天在想北京郊外的篝火(小说)
·变形的月季 (小说)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岛上的秋天
·罗沙
·五月花与感恩节
·我的童年玩伴
·陛下和仆人的早晨
·离岛往事
·无聊的死亡
·水流动的感觉
·疯子遇上疯子
·内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已不能高歌

   我已不能高歌 井蛙
    --哀悼四川地震及缅甸水灾死难者
   
   
   唱着歌的人都一个个流落荒岛

   水位高出人头
   
   小孩漂浮在蕉叶丛中双眼发白
   人都做着苦梦
   连我也目睹许多脚步走进地狱
   
   当中是谁听见了群人的狂呼
   临近早晨的时候我醒来
   
   我还在密封的回忆里想你的时候
   没有人保持安静
   
   上帝是否知道
   更多的孩子躺在蕉叶丛中像具漂木
   他们没有挣扎
   
   或者瓦砾堆里
   蚂蚁爬上小小的手掌
   在恐惧中食用着饥渴的晚餐
   
   我听不见自己歌唱
   海鸟的更久远的一些陌生人
   回到自己的口袋里相互认识
   
   握手拥抱着死前的最后礼仪
   
   翅膀下一轮早来的月亮
   泡浸多时的手脚变为黑色的太阳
   午后
   没有东西是可以找寻的
   
   我找到一种像是别人的声音传来
   
   我是不会在教堂的上空哀哭的
   不会参加自己的葬礼
   
   日后也不会
   我爱我自己实在太多
   衍生的一根羽毛在荒地上飞落
   孩子
   我的孩子你记得把它们捡起来
   
   放回口袋
   那是你们的礼物
   
   读它
   大声诅咒死神的到来
   它其实是来迎接我的而非叫唤你们的名字
   
   我响亮的嗓喉足以使我感到安宁
   可我没能拦阻你
   
   有风悄悄吹过
   我没有幸福可以献给你
   我祈祷,每天在喧闹中下跪
   
   我沉寂
   是否有沙子把我掩埋
   
   我不怨恨
   再多的谎言我也不谴责
   再多的爱我也不挽留
   
   可我就这么一个人走路
   你和你们呢
   在哪条街道的尽头无路可走
   
   船在石灰中被风击落
   你们都是鸟
   
   回到荒岛一个个死于丰盛的羽毛
   
   我是看见有皱纹的人老了
   而那些孩子也开始老成老人
   
   一场精神分裂式的地震
   
   你远了
   以及水上的音乐
   
   我额头上方堆积了瓦砾
   
   我没想到你们和我是这样告别的
   在家
   我望天上的乌云
   
   断层的天空
   一块碎片将我割据成尸体
   我不能高歌
   我克制
   一个夏天的到来与你的匆忙离去
   
   2008-5-18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