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我已不能高歌]
井蛙文集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已不能高歌

   我已不能高歌 井蛙
    --哀悼四川地震及缅甸水灾死难者
   
   
   唱着歌的人都一个个流落荒岛

   水位高出人头
   
   小孩漂浮在蕉叶丛中双眼发白
   人都做着苦梦
   连我也目睹许多脚步走进地狱
   
   当中是谁听见了群人的狂呼
   临近早晨的时候我醒来
   
   我还在密封的回忆里想你的时候
   没有人保持安静
   
   上帝是否知道
   更多的孩子躺在蕉叶丛中像具漂木
   他们没有挣扎
   
   或者瓦砾堆里
   蚂蚁爬上小小的手掌
   在恐惧中食用着饥渴的晚餐
   
   我听不见自己歌唱
   海鸟的更久远的一些陌生人
   回到自己的口袋里相互认识
   
   握手拥抱着死前的最后礼仪
   
   翅膀下一轮早来的月亮
   泡浸多时的手脚变为黑色的太阳
   午后
   没有东西是可以找寻的
   
   我找到一种像是别人的声音传来
   
   我是不会在教堂的上空哀哭的
   不会参加自己的葬礼
   
   日后也不会
   我爱我自己实在太多
   衍生的一根羽毛在荒地上飞落
   孩子
   我的孩子你记得把它们捡起来
   
   放回口袋
   那是你们的礼物
   
   读它
   大声诅咒死神的到来
   它其实是来迎接我的而非叫唤你们的名字
   
   我响亮的嗓喉足以使我感到安宁
   可我没能拦阻你
   
   有风悄悄吹过
   我没有幸福可以献给你
   我祈祷,每天在喧闹中下跪
   
   我沉寂
   是否有沙子把我掩埋
   
   我不怨恨
   再多的谎言我也不谴责
   再多的爱我也不挽留
   
   可我就这么一个人走路
   你和你们呢
   在哪条街道的尽头无路可走
   
   船在石灰中被风击落
   你们都是鸟
   
   回到荒岛一个个死于丰盛的羽毛
   
   我是看见有皱纹的人老了
   而那些孩子也开始老成老人
   
   一场精神分裂式的地震
   
   你远了
   以及水上的音乐
   
   我额头上方堆积了瓦砾
   
   我没想到你们和我是这样告别的
   在家
   我望天上的乌云
   
   断层的天空
   一块碎片将我割据成尸体
   我不能高歌
   我克制
   一个夏天的到来与你的匆忙离去
   
   2008-5-18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