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独步
[主页]->[百家争鸣]->[独步]->[月旦评第四期 达赖喇嘛的“出中国记”]
独步
·月旦评第一期“卷首语”
·月旦评(一)——虽有权,无处可表
·月旦评(一)——借彼之道,还施彼身
·月旦评(一)——“红宝书”走了,“白皮书”来了
·月旦评(一)——纸老虎也是老虎
·月旦评(一)——“公主门”的门里门外
·月旦评(一)——落寞的“殉道者”
·月旦评(一)——用屁股去抗议
·月旦评(一)——裤衩文化与继位心态
·月旦评(一)——中国农民“站立起来了”
·月旦评(一)——拒绝“以董建华为友”
·月旦评(一)——上帝啊,My money!
·月旦评(一)——半斤对八两
·月旦评(一)——还是割尾巴吧
·月旦评(一)——台湾在进步
·易水虹散文——从“春秋”到“千秋”
·易水虹散文——没有夕阳的黄昏
·易水虹散文——第一流爱情
·易水虹散文——二十七岁的呐喊
·月旦评 第二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女人的“大国”
·月旦评 第二期 “一家哭”哭到“一路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鬼儿”当门”
·月旦评 第三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三期 脱裤子的“文化矮化”
·月旦评 第三期 “狗屁倒灶”的政府
·月旦评 第三期 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失败”
·月旦评 第三期 “画蛇添足”外一章
·月旦评 第三期 岂能一“疯”了之
·月旦评 第三期 先“烈”的“烈士”
·月旦评第四期 卷首语
·月旦评第四期 奥运迷信
·月旦评第四期 闯红灯
·月旦评第四期 被侮辱和损害的
·月旦评第四期 “历史”被陈昌智代表
·月旦评第四期 达赖喇嘛的“出中国记”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的逻辑悖论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很幸福
·月旦评第四期 打赤脚,穿皮鞋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政治的悲哀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的大救星
·月旦评第四期 头衔越多越伟大
·月旦评第四期 有书官家出
·月旦评第四期 宰相肚里撑何船?
·月旦评第四期 “国”、“共”无两样
·月旦评第四期 周济欠债大家还
·08四月文章:杯葛奥运和杯葛中国
·08四月文章:“党化”的爱国
·08四月文章:被世界遗忘的民族
·08四月文章:莫忘黄帝葬河北
·08四月文章:故意杀官
·08四月文章:律师也妄法
·08四月文章:民主改革的路走了多少?
·08四月文章:谁是“民族问题”的元凶
·08四月文章:“通便”政治学
·08四月文章:我们都没得权利
·08四月文章:以奥运搏未来
·08四月文章:又见“沈崇案”
·08四月文章:专家舞剑,意在言论自由
·08四月文章:国耻下的自戕
·08五月文章:压地震预报涂炭生灵
·08五月文章:政治黑手操纵地震研究
·08五月文章:非主流外交
·08五月文章:“民主渐失”的香港
·08五月文章:凭谁问中央政府
·08五月文章:汶川不是中日关系的救命草
·08五月文章:“下半身”的和平演变
·08五月文章:又见唐山
·08五月文章:对生命的漠视
·08五月文章:政府是拿来……的
·08六月文章:“雁过拔毛”才是合法赈灾
·08六月文章:不敢“教人以崇高”
·08六月文章:家祭无以告乃翁
·08六月文章:苛捐猛于虎
·08六月文章:应力挺“天谴论”
·08六月文章:“六•四”是来不及算的
·08六月文章:万里长城哭不倒
·08六月文章:瓮安,又一个“天安门”
·08七月文章:“飞弹”少一颗,文明多一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月旦评第四期 达赖喇嘛的“出中国记”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圣经里有《出埃及记》,说的是摩西带领希伯莱人,从埃及的比兰塞出发,回到了自己的圣地迦南。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获奥斯卡奖的电影《出埃及记》,讲的是二战后希伯莱人后裔犹太人,历经艰难回到自己的祖地巴勒斯坦重新建国。犹太人的“出埃及记”,从公元前1445年到公元后1948年,历经3393年终成正果,建立了一个“神谕”下的国家“以色列”。

   达赖喇嘛有“出中国记”,公元1959年达赖率数万众,出中国,进印度,以佛法归佛地,西归了佛教圣地印度。四十年来,不愿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的藏人,西归印度达十数万,他们在佛国印度建立了四十多个“自治区”。在佛国印度的藏人,充分享受了“藏人治藏”,他们“享受真自治而比印度人富裕”,不管能不能往生极乐,在印度的藏人,已经西走到了属于自己的“极乐世界”。和回到迦南不再眷顾埃及的希伯莱人不同,达赖喇嘛身居印度,不忘中国,他在印度“遍插雪山狮子旗”的同时,依旧要求“雪山狮子旗”在中国西藏也要以“高度自治”坚挺而勃起。“佛爷”回归了佛教圣地,并在印度“高度自治”了,他已经“出西藏记”了,还惦记什么西藏?他已经“出中国记”了,他还挂念什么中国?

   这个曾经的“西藏精神领袖”、“西藏活佛”、西藏统治巨头之一的达赖喇嘛,在他认为“西藏正在遭受文化灭绝(culture genocide)”的时候,他在哪里?在西藏民众于达赖口中“被中共奴役、压迫”的时候,达赖又去了哪里?达赖喇嘛在公元1959年抛弃了西藏,他在武装割据的企图失败后怂了、颠了、跑了,他跑到印度当他的“精神领袖”,以“自治区”“高度自治”去了,他在印度的“国中之国”当了头戴喇嘛冕的王。自古以分裂而独立的政治人物,以居地起战火、点烽烟,亮刃死战的有之;以居地坐牢力争,和平演变的有之;离开居地只身逃亡,飘零海外,以疾声高呼引民众死难的有之;率众逃亡,另辟蹊径开国立基的亦有之;唯达赖喇嘛,率累万之众,不敢据地力争,全员避走印度,建“国中之国”,而又觊觎他早已离开了的西藏。“君无道,则失其国”,活佛无道,当失其地。达赖喇嘛战不敢据西藏,退不愿归中国,逃不肯孤其身,他早在公元1959年,和他的众多信徒一起,抛弃了整个西藏。

    易水虹 2008年3月21日星期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