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独步
[主页]->[百家争鸣]->[独步]->[月旦评第四期 “历史”被陈昌智代表]
独步
·月旦评第一期“卷首语”
·月旦评(一)——虽有权,无处可表
·月旦评(一)——借彼之道,还施彼身
·月旦评(一)——“红宝书”走了,“白皮书”来了
·月旦评(一)——纸老虎也是老虎
·月旦评(一)——“公主门”的门里门外
·月旦评(一)——落寞的“殉道者”
·月旦评(一)——用屁股去抗议
·月旦评(一)——裤衩文化与继位心态
·月旦评(一)——中国农民“站立起来了”
·月旦评(一)——拒绝“以董建华为友”
·月旦评(一)——上帝啊,My money!
·月旦评(一)——半斤对八两
·月旦评(一)——还是割尾巴吧
·月旦评(一)——台湾在进步
·易水虹散文——从“春秋”到“千秋”
·易水虹散文——没有夕阳的黄昏
·易水虹散文——第一流爱情
·易水虹散文——二十七岁的呐喊
·月旦评 第二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女人的“大国”
·月旦评 第二期 “一家哭”哭到“一路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鬼儿”当门”
·月旦评 第三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三期 脱裤子的“文化矮化”
·月旦评 第三期 “狗屁倒灶”的政府
·月旦评 第三期 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失败”
·月旦评 第三期 “画蛇添足”外一章
·月旦评 第三期 岂能一“疯”了之
·月旦评 第三期 先“烈”的“烈士”
·月旦评第四期 卷首语
·月旦评第四期 奥运迷信
·月旦评第四期 闯红灯
·月旦评第四期 被侮辱和损害的
·月旦评第四期 “历史”被陈昌智代表
·月旦评第四期 达赖喇嘛的“出中国记”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的逻辑悖论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很幸福
·月旦评第四期 打赤脚,穿皮鞋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政治的悲哀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的大救星
·月旦评第四期 头衔越多越伟大
·月旦评第四期 有书官家出
·月旦评第四期 宰相肚里撑何船?
·月旦评第四期 “国”、“共”无两样
·月旦评第四期 周济欠债大家还
·08四月文章:杯葛奥运和杯葛中国
·08四月文章:“党化”的爱国
·08四月文章:被世界遗忘的民族
·08四月文章:莫忘黄帝葬河北
·08四月文章:故意杀官
·08四月文章:律师也妄法
·08四月文章:民主改革的路走了多少?
·08四月文章:谁是“民族问题”的元凶
·08四月文章:“通便”政治学
·08四月文章:我们都没得权利
·08四月文章:以奥运搏未来
·08四月文章:又见“沈崇案”
·08四月文章:专家舞剑,意在言论自由
·08四月文章:国耻下的自戕
·08五月文章:压地震预报涂炭生灵
·08五月文章:政治黑手操纵地震研究
·08五月文章:非主流外交
·08五月文章:“民主渐失”的香港
·08五月文章:凭谁问中央政府
·08五月文章:汶川不是中日关系的救命草
·08五月文章:“下半身”的和平演变
·08五月文章:又见唐山
·08五月文章:对生命的漠视
·08五月文章:政府是拿来……的
·08六月文章:“雁过拔毛”才是合法赈灾
·08六月文章:不敢“教人以崇高”
·08六月文章:家祭无以告乃翁
·08六月文章:苛捐猛于虎
·08六月文章:应力挺“天谴论”
·08六月文章:“六•四”是来不及算的
·08六月文章:万里长城哭不倒
·08六月文章:瓮安,又一个“天安门”
·08七月文章:“飞弹”少一颗,文明多一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月旦评第四期 “历史”被陈昌智代表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民主建国会主席陈昌智对记者谈多党合作时,不无献媚地说:“新中国建立以后,各民主党派亲眼所见,现在可以说是世界人民所见,共产党能够领导这个国家,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这个国家。除此之外,没有一种政治力量可以担负起这个让中国繁荣昌盛,让人民富裕生活的一个历史任务。”这种“天将降大任于斯党”的评论,是“胜者王侯败者贼”的政治观点,和历史并无关系。

   把中国历史贯穿起来看,对“中国”这个东方文明体系,负领导责任的“政治力量”五花八门,层出不穷而良莠不齐。既有汉族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又有少数民族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和满人的“康雍乾”。统治中国的历代“政治集团”,无论制造过“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的盛世王朝,还是制造过赤地千里、民生凋敝、兵连祸结的“脏唐、臭汉、腌臜晋”,绝没有哪个“政治力量”是不可替代的,也没有任何“政治力量”是“除此之外”的。百代兴衰,王朝更替,粗分中国也有十六次的“改旗易帜”,也有十六次“王道正统”的轮流坐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中国历史在“政治集团”的优胜劣汰里,完成了时代的新陈代谢,历史就在不厌其烦的推陈出新中走到了今天。历史本身,没有明确任何的所谓“历史任务”,所有“历史任务”都是人为的,都是不同“政治力量”的政治产物。历史代表着已逝的过去,它并不约束和规划未来。“政治力量”强加给历史“宿命”,强加给历史一个最终的未来,在用政治强暴历史本身,是用政治假借历史的名义。

   中国共产党深刻明白历史没有“宿命”,任何“政治力量”也无法屹立常胜。所以“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被中国共产党“代表”了。作为民主建国会主席的陈昌智,在“党外党”无物可代的时候,乔老爷上轿,拉历史配对,他代表“历史”给予了中国共产党“让中国繁荣昌盛,让人民富裕生活”的“历史任务”。毫无历史水准的陈昌智不知道,历史本身只代表过去,不约束未来,历史本身也从没有任何任务产生,而且历史是不能被“代表”的。能被“代表”的历史,根本不是历史,是政治。

    易水虹 2008年3月8日星期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