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
东海一枭(余樟法)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傻逼中国(之4) 牛钝

    枭爷您好:

   近来心不能安,您的几篇文章其实并没有认真阅读,这在我固是莫大 的损失,但好在以后也许可以弥补的,现在就在这个基础上略谈一下 感想。

   首先,我以为,一个民族有没有文化,最基本的着眼点应该落在普通 大众身上。看中国今天的情形,实在不象有文化的样子,尽管我们据 说还有不少所谓大师,甚至还有枭。这一点很好理解,不能因为官员 们个个腰缠万贯,就说我们老百姓都富裕起来了。

   中国固有文化的丧失,我想大概从新文化运动开始,但事出有因,难 以苛责。后来有了文化大革命,从根本上摧毁了中华文化自我修复的 可能,整个民族陷入了虚无主义,开始什么也不相信。就好比一大片 土地,从前长的有大树,有野草,有的部分生长粮食,当然也免不了 出一些灌木和有毒的蘑菇,这很正常,正是一片土地应该有的样子。 而文革就象是一场“伟大的开荒运动”,把一切全都铲除之后,却只 播种荆棘。小平同志说文革让我们落后了20年,他是伟人,所以太乐 观了,窃以为文革彻底荡涤了中华文化残留在民间的一切根基,我们 将永远拜其所赐,领受一个丧失了文化的国度。

   但是还没有完。后来的事情又把拜金主义的观念深深的植入到民间, 这是疯狂的、失去理智的拜金主义,是唯一的、至高无上的拜金主 义,是阴暗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拜金主义。怀着这样疯狂的决心,中 国的老百姓还是一无所有──只有拜金主义。

   于是所谓文化,只集中在小部分精英手中,已经不成其为文化了,因 为只有局部的“文”而没有普遍的“化”。启蒙的过程将变得异常艰 难。就象一个金字塔,官僚们把钱从下面吸上去,精英们把文化从上 面渗下来,只有天知道要渗多久。您别看往上吸的贼快,往下渗可就 没那么简单了,我们只要考虑一棵树的情况即可知道个大概。要说我 们就是树根,注定要供养树干、树枝、树叶、果实以及一切寄生虫 吧,那远不是现代有理性的人该说的话。而且,在这个渗的过程中, 一切所谓精英者、伪精英者、精而不英者,全都一齐用力,都以为自 己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殊不知他们的力量彼此抵消,最后,几乎没 有什么东西渗下来,或者说,只渗下来一些渣滓,成为我们的文化食 粮。谓予不信,您可以看看电视电影和时下的出版物。

   中西文化,都不是天衣无缝的,但找到各自的弱点,进行沟通和整 合,又不是普通学者所能胜任。弟甚至以为这件事只可能由中国人来 完成,因为期待其它文化系统中的人来了解中国,尤其是儒、道、佛 三家的精髓,实在不容乐观。我们只要看中国人自己讲了几千年的传 统文化,到现在依然讲得一塌糊涂,也就不必对来自西方的学者抱太 高的期望。反观我们这一面,多数知识分子早失去了自己的独立人 格,或沦为乡愿,或高唱官腔,或噤若寒蝉,能得中华文化真谛之 人,此生惟一见耳。您谈中国文化的本意,我想大概主要是针对民运 者而言,他们接受了较多西方的东西,倘不能执守中道,将来进程结 束,免不了会陷入另一重困境,亡羊补牢总不如未雨绸缪的好。您批 判蒋庆的文章也粗略看过(请原谅,弟如今也只有粗略一看的学力和 心境了),“即便可能也不应该,即便应该也不可能”,这句话是他 说的吗?猛的一看,似乎颇具思辨意味,但没有上下文,也不好判 断,如果他指的是“全盘西化”,那很不错,如果指的是“一般民 主”,那就失之偏颇了。

   贬低中国文化的人最厉害的招数是到处都可以找到事实做证据。他们 对于与良好的制度相辅相成的中国文化之价值缺乏想象力。试看日、 韩、新等国,虽未尽得华夏文化的真传,已强盛若斯,岂独资本主义 之功效欤?惟日人固有文化中有相当妖异的成分。此辈今已人伦尽 丧,实堪悲悯,尤足警惕。我国的很多事情,是历史造成的,大概还 需历史地解决,想来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奏效者。而儒家文化最糟糕的 地方是,它也许太高明了,人总是不完美的,很难止于至善。弟也曾 设想,大家都从从容容的,也别骂人,也别打架,都种点儿地,读点 书,做点小买卖,或研究点小问题,保护好环境,慢慢地走向灭亡, 多好啊。唉,可是哪能呢?所以,道,还是要有人来弘的,夫子当年 传道,岂能料薪火至今不绝?只要斯文不丧,人总会有回归的一天。

   思绪凌乱,不知所云,本意不过是想问候一下枭爷,不料竟谈起了感 想,并且胡诌了这许多,让您见笑了。顺便提一句,您的诗作抛开优 劣的问题不谈,我最喜欢亮鸡鸡一首,相形之下,龚定庵锦瑟佳人一 阕,不过略有些名士气耳。

   牛钝 拜上 这是一封致东海的旧函,作者牛钝列入其文《傻逼中国》中,寄发于《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