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人生三不幸]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三不幸

   人生三不幸

   世人皆以贫困落魄、无权无才为不幸,著名理学家程颐则相反,他有著名的“三不幸”之说:人有三不幸:年少登科,一不幸;席父兄之势为美官,二不幸;有高才能文章,三不幸也。

   后儒往往对“三不幸”之说的真义理解不够,或以为故意耸人听闻,或以为故为过激之论。如明刘宗周曰:此先生过激之论。人若能勤学敬身,兢兢自持,未始非不幸中之幸也。

   有学者认为是针对苏轼的。苏轼素以文章名世,“有高才能文章”;苏轼二十四岁应嘉祐六年(1061年)制科考试入三等,自宋初以来,制科入三等的公吴育和东坡两人而已,可谓“年少登科”了。而在程颐看来,这些都是人生之“不幸”。程颐之说,反映了蜀、洛两家对“文”与“道”、词赋之学与义理之学的关系问题的不同态度。这种观点有一定道理,但不够深刻中肯。

   “三不幸”之说更深层的意思是,程颐将年少登科、有高才能文章等世人眼里的幸运事视为不幸,是认为这些“好事”会影响、耽误一个人的“悟性”和见性、即对天理的觉悟和体认。洛学之所以把溺于文章诗赋视为学界之弊,其故在此。

   朱子的理解比较深刻。他在《朱子语类》中写道:

   “吕舍人记伊川说人有三不幸,以为有高才能文章,亦谓之不幸。便是这事乖,少间尽被这些子能解担阁了一生,便无暇子细理会义理。只从外面见得些皮肤,便说我已会得,笔下便写得去,自然无暇去讲究那精微。被人扛得来大,又被人以先生长者目我,更不去下问。少间传得满乡满保,都是这般种子。横渠有一段说:人多为人以前辈见处,每事不肯下问,坏了一生。我宁终是不知。”

   幸与不幸,一切取决于自己。取决于其人能不能见自本性、有没有自知之明,愿不愿“子细理会义理”、“去讲究那精微”。对于不识自性而又不能自知者,贫困苦难固然不幸,富贵幸福也是不幸。高位高才冠盖盛,尽是纷纷不幸人哪。

   如能觉悟,那么,一切逆缘都会成为顺缘,一切不幸都会转为幸运。“三不幸”更会转为三大幸,而且“高才”会更高、文章会更好。在无相大光明本心的统帅下,文章诗赋之学莫非“道”的作用,都是载道、弘道的佳具。2008-5-13东海老人2008-5-2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