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寻找“十八个”]
东海一枭(余樟法)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寻找“十八个”

   寻找“十八个”

   一、有友人读了我的《无相大光明论》后,表示赞同我说的“法”,但认为心性修养的宣讲对象只能是少数的英雄客、明天的开拓者、新中国的缔造人。从工具角度看,应将所有向往民主的人作为同盟军。意思是过多讲儒家、讲“心性”,不利于团结大多数。

   不错,良知学的宣讲对象只能是极少数。认识生命的本质本原、与自已的本来面目见面,很不容易;所有向往民主的人都是民主同盟军,也不错。民主可以是一些人的专业但不是任何人的专利,民主事业应该团结一切向往民主的人。

   但是,我不能因一些“向往民主的人”的反对就停止宣传东海儒学,迎合和苟同他们各种肤浅错误、颠倒矫乱的观点。那样做,不仅无助于、反而有害于民主事业,对民主、对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都不是负责任的态度。

   东海之道上天、下人、内圣、外王,它包容但并不局限于民主---既使在政治层面,民主也仅是它的“基础设施”和“初级阶段”。作为文化人和思想家,对那些“向往民主的人”,在思想文化上不仅不能迎合他们,而且有引导的责任。至于他们一时不理解或者部分人永远不认同,都没有关系。况我不是民运领袖,对我个人观感态度如何,或者我见不见、亲不亲近他们,不会影响他们对民主的向往及追求。他们如果真的致力于民主事业,自会存异求同。

   二时逢大变革时代,东海作为一代大文化人,不能不最大程度地为社会、为民族尽责尽力。(三年前曾有高人预析,十年内中国政局将有相当大的变化,是建立在渐变基础上的突变,虽非天翻地覆,不乏激浪惊雷,而今还剩七年。由于地震等意外事件,这种大变革很有可能提前数年甚至在短时间内发生。)

   吾道愈论愈高,希望听者能够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吧。到了一定高度,吾道就是针对少数的英雄人物的。“少数的英雄”是风,民众如草,“少数的英雄”明白了,事情就好办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万愚易得,一贤难求,儒门出一孟子,胜过三千俗儒也。这层意思,我2007-4-20在小诗《十八个》中有所透露:

   《十八个》来一万只要十八个来百万只要十八个来一千万我还是只要十八个

   十八个就够了每一个岂止万中选一每一个岂止以一敌万需要敌多少就敌多少

   那不是十八个人那是十八只虎中之虎那是十八条龙中之龙那是十八尊神中之神

   当我数到六的时候中原涸辙之鱼将入海洗澡当我数到十二的时候千年不变的天将急遽变色

   当我数够十八一切邪恶都将自动缴械古今梦想纷纷汇集并落地生根

   届时哪一层天上怎样的十八朵奇花才有资格配戴十八个好兄弟的胸前…

   三当今儒家百废待兴。例如,中西文化大讨论有待开展(中华文化包括佛道墨法等诸家,以儒家为主流),每个县市供儒者定期聚会学习交流的孔庙有待建设,中华儒学会及儒家宣讲团有待成立…儒家文化的弘扬和振兴、大良知学与新生命观的普及宣传,都有待于智德双全者去共同努力。

   我上网主要是阐说包括制度、道德等重大问题在内的中华文化之真谛,顺便为儒家觅大贤(贤低于圣,比一般正人君子的德智水平则更高)、为中华觅大才。别说一般庸众愚民,就是一般事务性人才的发现和培养也不是我工作范畴中的事。东海自有东海的责任,就象陈平不愿了解具体钱谷的数字、吉丙路遇死者却不闻不问一样。这叫“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天台宗的祖师慧思禅师,南岳悟道后,独住孤峰顶上,有人劝他不下山度化众生。他说我独坐孤峰顶上,已经一口吞尽诸方,一切众生我度完了。南怀谨说:慧思大师一辈子不下山,他却有一个智者大师这样的徒弟,号称东方的小释迦;这一个徒弟就够了,用不著他出来,所以他可以说这样的话(见《金刚经说什么》)

   南怀谨的解释是不对的,慧思禅师说一口吞尽诸方,不是因为自己有个大有本事的徒弟。却也可见“传人”的重要。我说过,宁要一个孟子,不要一群江东俗儒。东海儒家真出一孟子式人物,我就可以说“所作已办”、大事毕矣,可以象船子和尚那样“刺船而逝”了----当然,不是死亡的逝而是:“孤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不过这里要声明一下,与慧思禅师不同,我只交朋友,不收弟子,至少在年龄达“知天命”之前,将坚持“只开风气不为师”(为师只为帝王师,哈哈哈)。“落网”十年来,招致大量攻斥,也不乏理解赞同乃至求友拜师者。求友敢不答应?拜师一律坚拒(近有诗、医双“高”的高手阅《无相大光明经》后,一见“光明”如故,惠联曰:复兴儒教唯东海,遍寻知己只老人,恳我“万望收录门墙”。此君颇有择法眼,然年长于我,加上其它缘由,只能婉拒。)

   五十岁以后,如果世事已无可为,咱再找一处佳山水归去,收几个佳弟子进来。2008-5-19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