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国学圣典》序:学习中华文化,培养君子人格
·儒眼看股市
·儒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
·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今日微博(2015-7-11)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今日微言(2015-7-18)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一网友转来一条消息,说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一封外界不知道的信函本周即将在伦敦公开拍卖(见附文)。读罢忍俊不禁,爱因斯坦在这封写于临终前一年函中所表达的宗教观点及其生平所言,与老枭如出一辙,可谓不约而同。

   爱因斯坦认为:“信仰上帝是出于“幼稚迷信”、上帝“选民”不比其它族群更高明、崇拜的“上帝”是“人类软弱的产物”、《圣经》是集“传奇故事”之大成内容“幼稚”、犹太教和其它宗教都是“幼稚迷信的化身”…爱因斯坦说“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从不否认,而是清楚表达这一点。假如在我内心有什么能被称为宗教的话,那便是我对科学所能揭示这个世界的结构,怀着无限的敬仰。”…

   诸如此类观点与言论,与大量“批判上帝”的枭文完全一致。

   二就所附文章中摘要的爱因斯坦的一些言论而言,其观点即高明也鲜明,而他的研究者及读者的智慧则太有限。例如:

   布鲁克说“爱因斯坦相信有某种智慧透过大自然而运作”。

   东海公曰:爱因斯坦明明说了:“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从不否认,而是清楚表达这一点。假如在我内心有什么能被称为宗教的话,那便是我对科学所能揭示这个世界的结构,怀着无限的敬仰。”

   爱因斯坦是“对科学所能揭示这个世界的结构怀着无限的敬仰”,而不是相信“这个世界的结构”之外、之上另有什么智慧存在。“有某种智慧透过大自然而运作”这种观点,应是布鲁克的无知误读、无意“栽赃”---若非翻译错误的话。

   根据爱因斯坦的“宇宙宗教感”推断,我相信爱因斯坦“相信”的不是“有某种智慧透过大自然而运作”,而是中华文化的共识:包括人类、大自然在内的宇宙是一个智慧无限的生命系统。这与“有某种智慧透过大自然而运作”形似实异,只是一般学者不易了知耳。

   附文中说“爱因斯坦生前曾针对信仰发表过复杂且矛盾的观点,他认为宇宙充满了灵性,但却拒绝一切有组织的宗教。”

   东海公曰:复杂固然,矛盾未必。认为宇宙充满了灵性与拒绝一切有组织的宗教就丝毫不矛盾。

   三从事科学与宗教研究的牛津大学荣誉退休教授约翰-布鲁克表示:这封信只会强化人们的一种印象,即爱因斯坦虽然不主张无神论,但也不是传统的有神论者。他说,爱因斯坦就像过去许多伟大的科学家,对宗教采取比较模棱两可的态度。

   把“不主张无神论但也不是传统的有神论者”视为“对宗教采取比较模棱两可的态度”,简直笑熬酱糊。非黑即白、非无神论即有神论、否则就是“模棱两可”?这种线性、一根筋思维,有什么资格从事科学与宗教研究。对于有神无神问题,兹不详析,将《东海答客难507》与某氏的问答摘附于此供参考吧:

   西海氏问我:你既不是唯物主义又不是唯心主义,既不信神又不是无神论,我就弄不明白了。东海老人答:我是良知主义。我的良知是超逾心物的存在,它是非心非物、亦心亦物、心物一元的,所以既不是唯物主义又不是唯心主义。

   如果天上、天外有比人类更高级的生命存在(姑且称之为神),它也逃不出我的“良知”,也就是说,在本心本性上,人与神完全平等。所以我反对心外拜神,也反对心外拜天。哪怕神最高,任凭天在上,都比不了良知的至高无上。

   四爱因斯坦与老枭不同时代不同国度,倒有内在“共同语言”。

   例如,爱因斯坦有句很有名的话:“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这里的宗教指的是一种宗教精神。换成儒家的说法就是:“没有良知的科学是跛子,没有科学的良知是瞎子。”

   又如,爱因斯坦说:“我的上帝创造了能照料一切的法则。他的宇宙并非由痴心妄想来治理,而是由不变的法则来治理。”

   爱因斯坦明确表态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他说“我的上帝”,完全可换成中华文化中良知等概念。“我的上帝创造了能照料一切的法则”也是形容和象征的说法,与“我的上帝是能照料一切的法则”无异。换作儒家的说法:良知就是天道、天理、“不变的法则”。

   关于生命的本来面目,关于本心就是宇宙本体这一东方式真理,相信爱因斯坦是有所悟的,所以能零零星星地说出些具有真知卓见的话。但他的悟是解悟而非证悟,而且解悟也未必真切,所以他无法百步竿头再进一步,从而全面揭示生命的真相、透彻证入不灭的良知。2008-5-19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附:中新网5月15日电:由科学家爱因斯坦亲笔所书,一封外界不知道的信函本周即将在伦敦公开拍卖。爱因斯坦在函中写道,犹太人信仰上帝是出于“幼稚迷信”。他身为犹太人,却不认为被称为上帝“选民”的犹太人,会比其它族群更高明。爱因斯坦信中说,犹太人崇拜的“上帝”,在他看来只是一种“措辞”,是“人类软弱的产物”。《圣经》则是集“传奇故事”之大成,内容“幼稚”。他认为,犹太教和其它宗教,都是“幼稚迷信的化身”。他身为犹太人,却不认为被世人称为“上帝选民”的犹太人,有何特殊过人之处。 写了这封信之后,爱因斯坦于次年(1955年4月18日)去世。爱因斯坦生前曾针对信仰发表过复杂且矛盾的观点,他认为宇宙充满了灵性,但却拒绝一切有组织的宗教。这封信的内容说明,他对宗教的立场并未随着年龄而有所软化。从事科学与宗教研究的牛津大学荣誉退休教授约翰-布鲁克表示,这封信只会强化人们的一种印象,即爱因斯坦虽然不主张无神论,但也不是传统的有神论者。他说,爱因斯坦就像过去许多伟大的科学家,对宗教采取比较模棱两可的态度。 爱因斯坦于1879年出生在德国一个犹太裔家庭里,他宣称年幼时曾经很虔诚,但从12岁起他便开始质疑传统宗教。后来,爱因斯坦曾经对宇宙的奥妙和神秘发出惊叹,他称之为“宇宙宗教感”,并且说出他那句很有名的话:“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爱因斯坦不相信神学里那位赏善罚恶的上帝。他说:“我的上帝创造了能照料一切的法则。他的宇宙并非由痴心妄想来治理,而是由不变的法则来治理。” 布鲁克说,爱因斯坦相信有某种智慧透过大自然而运作。但他的想法当然不是传统基督教或犹太教的宗教观。同样是在1954年,爱因斯坦在给一名工人的回信中写道:“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从不否认,而是清楚表达这一点。假如在我内心有什么能被称为宗教的话,那便是我对科学所能揭示这个世界的结构,怀着无限的敬仰。”(编辑:曹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