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地震反思之四: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一关于大量学校倒塌和学生死亡现象,有太多的混扯,有的是故意把水搅浑,有的则是认识糊涂。前者病在心,有者病在眼,心病难医,眼病可治。特作此文,借着对FL4321网友跟帖(跟于枭文《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的回驳,以为一些人的混浊的“眼晴”作点澄清。

   有网民这么问:倒了一栋政府楼就说明那些倒掉的学校和医院都是应该的了?不要追究什么了?FL4321网友道:“这里不是要去比什么楼倒得最多。只是摆个事实,因为这里很多人似乎有这样的概念:“地震发生时共产党在坚固的政府办公楼里吃喝玩乐,而平民却在废墟中死死伤伤”。只是尽可能的找一些这里看不到的资料,中国很多媒体需要平衡下,这里也不例外嘛。”

   东海老人答曰:“平衡”可以,摆事实应该,不是这么“摆”法、“平衡”法。

   二四川地震发生时,中共的表现比以前大有进步,还是有目共睹的。地震发生时,在震区,应该没有“共产党在坚固的政府办公楼里吃喝玩乐”。我相信正常人都不会“有这样的概念”。

   但是,“平时很多共产党吃喝玩乐不务正义乃至全心全意以权谋私(吃喝玩乐大多不会在坚固的政府办公楼里),这是事实;地震发生时平民尤其是学生在废墟中死死伤伤特别多,众多学生的死亡与学校的“豆腐渣工程”脱不了干系,这也是铁的事实。

   在中囯各地,普遍而言,政府办公楼与学校尤其是中小学相比,前者高投入后者低投入,前者高质优量后者低质少量,前者豪华堂皇后者粗糙陋劣,前者坚强顽固后者弱不经风。个别、少数政府楼在地震中倒塌,无法遮掩和回避上述事实。

   抢险救灾人员有功,“豆腐渣工程”责任人有罪,功归功,罪归罪,有功应奖,有罪须惩,两回事。共产党是一个“集体”,抢险救灾有功人员与“豆腐渣工程”责任人不一定是同一个人,甲的功不能拿来遮乙的丑、抵乙的罪,道理就象张三吃药解不了李四的病一样明明白白。

   三政府垮了一座楼,倒塌的学校却是大量的,两者完全不成比例,这就凸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次震灾中,据某网友的统计(截至5月17日2008-5-17 16:22:25统计数据):倒塌的学校有:

   一、四川省:1、四川省都江堰市聚源中学,2、四川省都江堰市向峨乡中学,3、四川省都江堰市新建小学,4、四川省绵阳北川中学,5、四川省广元青川木鱼中学,6、四川省汶川映秀中心小学,7、四川省什邡汉旺镇有:东汽中学,东汽技校,汉旺幼儿园,汉旺镇武都小学, 汉旺镇的武都教育中心,8、德阳市实古镇中心小学,9、德阳市莹华镇中学,10、德阳市莹华镇中心小学,11、德阳市洛水镇中心小学,12、德阳市八角镇中心小学,13、绵阳北川县平安希望小学,14、绵阳北川县曲山镇小学,15、绵阳北川幼儿园(山体滑坡),16、北川县茅坝初中(山体滑坡),17、崇州市怀远镇中学,18、绵竹五福小学,19、绵竹欢欢幼儿园,20、绵竹富新镇富新二小,21、青川县木鱼镇中学,22、什邡红白镇中心学校,23、绵阳市九龙镇小学,24、德阳市遵道镇幼儿园100多名师生被埋在废墟里,25、绵阳高新区双碑小学,26、绵阳游仙区魏城中学楼房倒塌,27、四川省汶川映秀镇漩口中学,28、平武县平通镇中小学,29、四川省汶川映秀镇幼儿园,30、德阳市旌阳区孝泉中学,31、绵阳市平武县南坝小学,32、北川县任家坪镇北川一中,33、青川县青川初级中学,34、汶川县映秀镇中心小学。二、重庆市:1、重庆梁平县礼让镇中心小学顶楼发生垮塌,10多名学生受伤,其中2人重伤,2、重庆梁平县文化镇小学教学楼发生垮塌,100多名学生受伤,4名学生死亡,部分学生被掩埋,三、其它省份:1、甘肃省因地震受损学校两百四十七所,2、陕西省汉中市教育系统在这次震灾中,全市受灾学校1120所,倒塌校舍1315间,17571间校舍形成危房,全市2193所学校全部停课,95535名学生不能正常复课。其中4所中小学校校舍受损或完全倒塌;全市高考考点学校有14所受损,涉及考场361个,预计考生10210人,高考监控设施受损779台,经济损失201.1万元。来自我看到的电视报道和网络搜索,已经过查实,真实可靠!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中提到:“阜阳市一个区政府建了一个媲美白宫的政府大楼,却把一所学校拆毁搬迁至危房上课,并乞求日本的国际组织捐助建校办教育。”

   我在推荐茅文时加按语说:不到中国,不见“这样的执政者”,不知道什么叫良知泯灭,丧心病狂。并恭请还在为“大量学生的尸体,大量倒塌的校舍”呶呶而辩、还在为在“普遍性、跨越性豪华”的大楼里办公的公仆推卸责任的人,看看茅老这篇文章。

   茅老提到的现象,不止是阜阳,不止是成都,而是遍及全中囯。我想,看看茅文,再看看某网友的统计数据,铁人石人也会眼冒火光的!

   四苛于责民、宽于责已,对民严厉,对官“仁恕”乃是中共和平年代的习惯。之所以渎职犯罪伤天害理的官员特别多,要因在制度,与中共对干部的“宽松”也有关(虽同为专制,不同时代、不同囯度、不同执政者,对官员的松紧宽严度大不相同)

   谁有病谁吃药,有什么病就吃什么药。这次震灾,我呼吁中共依法严惩相关责任人,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不能再让责任官员以及与他们勾结的奸商逃脱法律的制裁,浮皮潦草过关了事。这正是对症下药,与某些人士所批评的“嗜杀”完全是两回事。

   依法严惩相关责任人不仅不妨碍救灾抢险,而且属于另一场“抢险救灾”----救道德之灾、抢官场之“险”,有助于严肃法律、弘扬正气、一新官风士气,对广大灾民和亡魂也是很好的安慰。2008-5-18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