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一四川地震,一幅幅悲惨的画面通过网络电视等媒体传遍全球,举世心震。面时“为什么倒塌的总是学校”的质疑,有中共官员与海外华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政府的楼也有倒塌的…。只要是中国人或到中国,傻瓜都知道,几乎所有政府的大楼都是各省市县乡最豪华坚固的,纵有倒塌,也是例外。大量学生的尸体,大量倒塌的校舍,唤不醒此辈的一点良知,依然说出这样的混帐话,令人哀愤难禁!

   据中国五福5月16日电(记者John Ruwitch):除了一座主要建筑以外,四川省绵竹市五福镇的几乎所有建筑物都经受住了地震考验。倒塌的是镇第二小学的教学楼,大约300名小学生死亡。在废墟中疯狂寻找自己孩子的学生家长们开始把愤怒的矛头指向当地官员。家长们表示,官员们都知道这些学校建筑是不合标准的。

   据ABC 午间新闻的报道:一对中年夫妇在得知他们的唯一当时正在上学的儿子已经遇难的消息后,相抱而泣,悲愤欲绝。当记者走上前去,他们面对海外记者的镜头,目光中的悲痛已带上了冲天的怒火,母亲用哭亚的声音嘶声叫道“他们为啥造这种大楼啊…” 一旁的父亲紧握双拳怒吼道“拿了钱造这种楼的畜牲们,我要杀了你们…”。

   看着类似的噩讯,我相信,所有血液未冷者都会被灾民们的哀愤深度传染…

   二有网友对中日震后的学校状况进行比较:

   日本的学校特别坚强,地震后被作为临时避难所:2007年7月16日9时13分,日本新潟县西南发生6.8级地震。本次地震是日本1995年神户地震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地震,日本政府称为“平成19年新潟县中越海上地震”。地震造成灾区公路和桥梁严重变形,沿着海岸线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条近一米的长裂缝,整个海岸则向西北方向移动了16厘米,上千栋建筑坍塌毁坏。能够经受剧烈震动而屹立是什么建筑?是学校。因此地震后新潟临时避难所往往是学校。

   中国的学校特别脆弱: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中国四川汶川发生7.8级强烈地震,至今有统计的伤亡已经近两万人。地震毁坏了许多建筑房屋,其中最不能承受震动的是学校。汶川地震中,学校成了埋葬孩子们的巨大坟墓!

   中共应该汲取血的教训了。不论地震或别的什么天灾是否会降临(愿天佑中华,灾祸远去),各地校舍的质量问题,学生的安全问题,应提上各级政府的议事日程了。有备无患。

   我曾建议:全国各地的政府办公楼一律给学校,学校则给政府办公。我当然知道这个建议没有任何可操作性,一抒哀愤耳。一位叫“多余的话”的倡议比我略微“现实”些。他写道:基于对我们的孩子们生命负责的本分,鉴于中国当今社会生态之实情,郑重倡议今后中国各地政府办公与中小学教学合并用楼。

   合并用楼,估计也不可能。想起民国某军阀的“规定”:哪个县县衙比学校“豪华”,县长枪毙!还是军阀更有魄力、更尊师重教呀。

   三四川震区众多死于“豆腐渣”校舍的学生的生命不能再被当作“学费”白白交了。昨夜,抑不住的哀愤发为《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一文,主张:“对那些谋权谋财而害命、害众多学生之命者,对那些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人形动物、两脚兽,该杀了!”

   有人质问:你说东海道德的要义之一是:尊重生命。伤害、杀害他人、草芥人命是不道德的表现。你现在高叫“去死吧!”一付杀气腾腾的样子。怎么自圆其说?答曰:儒家亲亲仁民爱物,对于禽兽是该有爱心,但必须以人为本,人先于物。当禽兽吃人的时候,不妨格杀。

   孟子教导:诛杀暴君不是弑君,是诛一夫。东海指示:杀“那些谋权谋财而害命、害众多学生之命者”,不是杀人,是杀禽兽。要求中共对不尊民命、草芥人命而且是学生之命的官员依法处置,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体现的正是对人命的尊重。

   5.12震灾是天灾,但其中掺杂着大量的“人祸”因素,导致死伤如此惨重。为了平民愤、解天怒、护正义、弘正气,为了还大量惨死者一个公道、给死者亲属及天下后世一个说法,“人祸”部分的责任,应有相当“人头”承担(宋祖德有文曰:四川地震局局长应该被枪毙!我曾转贴其文,另加标题: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关羽死后英魂不散,到处游荡高呼:还我头来;大量死于非命的学生阴魂不散,等待祭奠,对相关责任官员高呼:拿你们的头来!2008-5-16东海老人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2008-4-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