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海瑞漫谈]
东海一枭(余樟法)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瑞漫谈

   海瑞漫谈

   一海瑞是历史上著名的清名,但很多现代人不知道,他还是个很多造诣的理学家。

   海瑞出身于儒学世家,自幼深受程朱理学、陆王心学的熏陶,立志学做圣贤。据介绍,海瑞四岁丧父,靠母亲谢氏抚养教育。海瑞的同乡、湖广巡抚梁云龙所撰(海忠介公行状》称:谢母“矢志励节, 日夜与公偕寝处,口授《孝经》、《学》、《庸》诸书,长就外傅,为访择严明师托之”。

   嘉清32年,海瑞被选授福建延平府南平县教谕。他以朱熹白鹿洞书院学规为基础,制定了包括教育方针、课业制度、生活管理等方面的《教约》16条,从严治教,提出“圣门之学在知行,德行属行,讲学属知,慎自修饬者,决无不讲之学;真实读书者,肯弃身于小人之归乎?是故知行非有两道也”。对诸生“以礼为教,其讲道德以及经义治事,-一一实事求是,不为俗学所染。”(《海瑞集》),清代“岭南三家”之一的屈大均赞扬他说:“吾粤善教者有六公”,而推海瑞第一。

   宋明理学精神深入海瑞骨髓,塑造他奇特峥嵘的一生。他自号刚峰,人如其号,峭直严厉,刚直无私,“不畏死,不爱钱,不立党”,生活上清苦自律,官场上不肯阿上,力摧豪强,经常触忤当道,曾为此三次丢官。一度入狱。任淳安知县时,因不肯阿附严嵩党羽罢官。任户部主事时,冒死上疏,切中时弊,直指世宗,又被罢官下狱。神宗即位后,他任右佥都御史巡抚应天知府,打击豪强,平反冤狱,大修水利,推行一条鞭法,为民众做了很多好事,深受百姓爱戴。但他不肯迎合上官,被第二次排挤出朝,归乡闲居十六年。复出后不久便在任上逝世了。死后“葛帏敝衣,有寒士所不堪者……检箧内仅禄金一十余两,绫、纱、葛各一”。

   二理学的特征及其利弊,在海瑞身上表现得特别鲜明。海瑞一生,正如他诗中所写,“三生不改冰霜操,万死常留社稷身。”然而刚有余柔不足、冰霜有余春温不足、仁有余义不足、守经有余通权不足,终有失儒家仁道之广大圆满。过犹不及,在原则问题上“不及”不行,“过”了、“有余”了,不一定是最好的。那也是出偏----对仁道、对儒家经法的理解出了偏。

   海瑞铁面无私,对一直有恩于他的老丞相徐阶也毫不留情,将徐家仗势多占的40万亩良田退还原主,将欺压良民的徐阶的两个儿子及20多个家人依律问罪。这未免太不讲情谊,有辜恩悖义之嫌。徐阶的两个儿子纵有可死之罪,不应死于海瑞之手也!

   海瑞任县令时,严厉规定不允许捞外快,不许有灰色收入,官吏们别说发财,连生存都成了问题(明代官员的工资很低,正一品官员每个月才八十多石米,县官的工资仅七石五斗,连饭都吃不饱,所以,官吏们有着各种的捞钱方法----时间一长,种种捞钱方法就演变成了潜规则),于是县丞、主簿、教谕纷纷辞职。这种做法,完全不尊重现实、不合乎人情。 还有,海瑞曾主持制定了贪污满“八十贯绞”等严刑,矫枉过正,“严”过头了,变成了“酷”…

   李蛰尊重海瑞,但指出海瑞过于拘泥于传统的道德,只是“万年青草”,“可以傲霜雪而不可以任栋梁者”。此评颇为中肯,深得我意。

   三最过分的是,海瑞由于“水清”过度,象“杀鱼”一样理直气壮地“杀”死了自已女儿----水至清则无鱼,水清过头了,鱼儿就无法生存,某种意义上可说是为水所杀。

   据姚叔祥《见只编》载:“海忠介公有五岁女,方啖饵,忠介问饵从谁与,女曰,僮某。忠介怒曰,女子岂容漫受僮饵,非吾女也,能即饿死,方称吾女。此妇即涕泣不饮啖,家人百计进食,卒拒之,七日而死。”

   姚叔祥是当作佳话记载的,誉曰:“余谓非忠介不生此女”。但是,一个五岁的幼女,因吃了男僮递给她的食物而被迫绝食自尽,不仁不义甚矣。这种残酷之事,虽受当时世风影响,海瑞们推波助浪,不能辞其咎也。

   “男女之大防”严到这种不近人情、大违仁义的程度,本非理学的本意。但理学片面强调内圣修养、加上一些理学家不识时务趋于极端,遂令程朱理学中本来是针对官员君主的节义思想演变成了民众特别是女子身上的道德缰索。这真是差以毫厘,失之千里呀。

   在我看来,海瑞刚气中充满清气、大有厉气、不乏戾气。海刚峰,不愧刚峰之号,有负海瑞之名。因为其思想行为既无海之广大,也不可能给其所在的社会带来饱满祥和的瑞气。海瑞的特殊人格,与当时政治环境的严酷有关,也与理学的某种狭隘有关。几千年来,人类社会各方面都是与时俱进,但政治上却是不断退步的。儒学精微广大,到了理学,“精微”方面虽发展了,“广大”方面则退缩了。2008-5-10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为四川震灾致哀!2008-5-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