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一枭文《才华何足恃,傲物境非高》发后,有新浪网友于东海草堂新浪分堂 (http://blog.sina.com.cn/donhai5)留言道:

   你这些年很苦,也很孤独,所以我一直不忍心批评你,更不愿当着众人指出你内在的空乏,光吃先天素质的老本而没有后天的积存可不行啊,好好学学<论语>,尤其是对你有针对性的部分为好.响鼓不用重槌,望你深思!

   大丈夫能伸能曲,莫逞匹夫意气之勇,少惹麻烦,多体谅“枭婆”,厚积而薄发,莫再说似是而非的话。等你真到了一定的境界时,你会为过去的“少不更事”而羞愧,现在就多做些吧,让以后的羞愧少些。不说了,多了你会受不了。

   非常感谢关心。但我不得不指出,此君所说的都是似是而非的话。

   二开头一句话就暴露了此君既不知道东海也不知道《论语》。我精神上一直颇为孤独,近十年来生活也很清苦,这都确然。但物质生活不值得太重视。穿破衣吃粗粮并不可耻,士最可耻的是不识理、不知“道”。纵然做不到“君子谋道不谋食”,至少应把“谋食”放在次要的位置。

   外在的苦,肉体的苦,算不了什么。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论语集注》:心欲求道,而以口体之奉不若人为耻,其识趣之卑陋甚矣,何足与议于道哉?程子曰:“志于道而心役乎外,何足与议也?”

   至于我内在的苦乐,殊不易言,概乎言之,是亦苦亦乐、大苦大乐,终归于乐,终归于无苦无乐。不好理解吧?这里不详说了,有兴趣者自己去参吧。对了,近作《无相大光明经》对人生、政治、社会、宇宙之道皆作了深入剖析和呈现,有人如能读懂,或许就有所明白了。

   非常欢迎任何人“当着众人指出你内在的空乏”。如果这都“受不了”,就算儒者,也不过小人儒而已。拙文中提及郑板桥家书中"壮年傲气亦盛,而对于胜我者,却肯低首降服"之言,我深有同感。此君知道我很孤独,可不知道我为什么很孤独。那是纵横“江湖”求一败而不得的孤独呀!

   在“道”上,别说胜我者及旗鼓相当者,也别说见我拈花而能发出会心微笑者,当我谈到高处、天花乱坠时,便是勉强听得懂一二者,多乎哉不多也。对我的良知、本体诸大妙论,老兄纵然听了,也是一片茫然吧?“等你真到了一定的境界时” 能看进我的《无相大光明经》时,必会为自已似是而非、少不更事而羞愧,哈哈哈。

   三良知智慧无限,但人“一受其成形”,便天然地为形气所限,在一定时间段内一个人所得的信息及其认识更是大有局限,任何大智者对他人、对社会、对各种形势的判断都不可能绝对正确。

   清末改良与革命之争是最典型的例子。革命党曾顺乎民意,占尽上风,老枭如生逢其世,很可能也会站在孙中山那边。实则革命大潮欲速则不达,而且流弊无穷遗祸百年(当然,革命是清廷延误改良而逼迫出来的,主要责任不在革命党),而改良派的君主立宪主张,才是最切当中庸的救国方略。人世间最可悲的莫过于好心办坏事。自误事小,误世坏事(误导世人,坏了国事)事大呀。

   近年来我之所以常自警,正是因为内在的积存太过丰厚而坚实,不免耽心自已会不会矫枉过正,抗恶批暴时会不会“过”了。比如会不会态度过于激烈,误伤了好人,或者观点过于激进,延误了“救人”等。

   这是欢迎各种批评的原因之一。但我敢论定,该新浪网友不可能对我作出有价值、有意义的批评。因为我考虑问题的立场不在自己、不在肉身及识心一时的利弊苦乐。如果良制之道不能行、良知之道不能明,个人纵然锦衣玉食香车宝马,也毫无幸福可言。一切从老枭个我出发对我的言行所作的论断非偏即误,都是既不明枭心、也不见自性的妄言。

   这一人生态度,不是矫情,也不是个人别有所图,而是道德律令的必然要求,是光明本心的逻辑规定。我无法不一切行动听指挥。如果违令违规,我无法对孔孟、更无法对自己交待。请欣赏枭诗《良知》:

   十五的月怎有你圆满初升的日怎有你灿烂诸天的王怎有你权威三世的佛怎有你庄严梦中的花怎有你芬芳

   不看天色不看美色不看任何人的脸色我只看你的神色一切言论不违悖一切行动听指挥:

   让我泡茶我就开水让我迎春我就开花让我先锋我就开路让我启蒙我就开山让我除恶我就开刀!

   如果说这样的“一切行动听指挥”是别有所图,那我所图者大矣,中华民族与文化的共同辉煌还是第一步。

   四曾有多位素不相识的网友表示要无偿“金援”老枭,令我铭感,所谓患难见真情,此之谓也。但是,别说老人衣食无忧,生活毫无问题,并且比一般底层贫士好多了,就算真的陷于困境,在经济上我没有接受陌生人帮助的习惯。这不是儒家“家风”!

   同情不是真正的尊重,“同道”才是最好的帮助。如果真的尊重我,希望帮助我,请尽力尽心尽力“做好自己”,尽其所能宣传儒家真谛,同心同德推动中国政治的文明化,同时力所能及地帮助一些民主志士及周围有困难的亲朋好友、弱势群体。那一样值得我感谢。

   如果有人“做好自己”了,对我好当然好,对我不好又有何妨?正如枭诗所写:“你对我的好我知道/但仅仅对我好是远远不够的/对我好是小好/对大家对儒家好才是大好/只要对得起良知/对得起民众/对我不好/好说”(当然,真正“做好自己”的人,就不太可能对我坏。在道德层面“做好自己”的人是无法突破良知律的,此意深微,兹不详论。)2008-5-9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