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陈维健文集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海外的留学青年们你们好!
   
   在西藏发生血案以后,我看到了一部分留学青年,在他们学习和生活的社区内,以及在网上对最近一段时间来,西方媒体对西藏血案的报导愤愤不平。特别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将中国政府公布的一张有着藏人向军车扔石头的照片进行切割,使之看不到扔石头的画面,你们认为这是一起严重歪曲事实的报导,是有意偏袒在拉萨进行打砸抢的暴徒,是西方一贯来妖魔化中国的表现。近日来,已有数以万计的网民声援在中华网军事论坛发起的谴责CNN等西方媒体的签名活动,世界各地的海外留学生也开始组织对西方媒体的抗议活动。在我生活的纽西兰,十九日留学生们也为此走上街头,对此我作了报导,你们的行为促使我写下这封信。

   
    作为海外的留学生,关心中国当前所发生的政治事件应当得到肯定,因为在这个以不关心政治过好自己生活为人生哲学的今天,你们能拿出时间和精力来关心国家关心政治。说明在你们内心还有激情和理想在燃烧。但你们在对西方媒体作出这样激烈的反映时,你们又没有想到,在拉萨发生血案时,所有的海外媒体全部被清除出场,所有拍摄到的镜头全部来自中国政府的媒体时,这样的报导是否公正。对于西方媒体在报导西藏血案中如有失之偏颇的地方,可以向他们提出指正促使他们更正。但是你们却以文革式的方式,给予上纲上线的进行批判,并以游行示威的方式来进行是否过于激愤。因为这些西方的媒体,毕竟是不受政府控制的自由媒体,而西方的自由媒体一直是西方自由和权力批判的象征。对于西藏这一次所发生的血案,站在对权力批判的立场上,他们即使有所偏袒西藏作为一个弱小的民族,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几十年来中共在西藏所采取的暴力统治,和89年拉萨血案以来的种种事件,都使西藏问题成为西方媒体长期关注的焦点。在CNN切割图片问题上其原因也完全是中共新闻封锁所造成的。因为新闻封锁使西方媒体在得不到第一手照片情况下,不得不采用中国媒体所提供的照片。而中国的新闻媒体就是中共的宣传单位,从来就没有公正可言,从来都是假新闻。对于中国的假新闻之多是人所共知,已不需要我在此指出,但是对此你们全休却保持一致的沉默。而在CNN图片切割的问题上你们却小题大作,把它提升到对中国的抹黑妖魔化的高度来。至于你们所指责BBC 的图片,我在此引用一位网上有心读者所写的一段文字来说明这个问题。“3幅引用BBC的图片,上面画着救护车,而下面却写着".. heavy military ..",明显是BBC误导读者把救护车看成军车。但是我亲自去BBC查证了这篇新闻原文,发现图片下面的英文内容与腾讯所给截图上的英文大相径庭!原文写的是"There have been many reports of injuries and deaths in Lhasa",而腾讯却给篡改成了"There is a heavy military presence in Lhasa"! 还反讽BBC愚昧. (该新闻原文网址http://news.bbc.co.uk/2/hi/asia-。当然,对于西方媒体在西藏问题上的态度,确实让你们感到不安。因为这与你们长期以来所受的教育有关,在共产党的单方面宣传之下,对于西藏问题你们所得到的是资讯是非常不健全的。当这些不健全的资讯所产生的思想和西方世界在对西藏的认知上产生了强烈的对立时,你们的情绪就会十分地亢奋,甚至说出西藏该打该杀的暴力言词来,站在政府的暴力立场上,站在早已被文明社会所唾弃的大国沙文主义立场上,无视西藏的文化,无视西藏民众的生命,还把这样的立场它当作爱国主义的表现。
   
    留学生们,我认为你们至所以站在中共政府的立场上,是皆于你们对西藏问题的无知造成的。在你们的的眼里的西藏,是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的,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于你们来说影响最深的大约莫过于唐朝文成公主嫁到西藏的故事。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一个朝代,但却被当时的西藏吐番打到长安首府,订了城下之盟,将公主作为礼物嫁给松赞干布。如果说嫁出一个公主就可以证明所嫁的国家就是女家的国土,这未免显得荒唐。如果一定要成立这个逻辑的话,那么西藏也并不属于中国,而是尼泊尔,因为在中国嫁出文成公主的同时,松赞干布也娶了尼泊尔尺尊公主,而尼泊尔公主的地位还在文成公主之上,尼泊尔公主是大房,文成公主是二房,按现在的说法则是二奶,若重若轻自不待言。在元明清三代西藏和中国的关系,虽然已不似唐朝与西藏的关系,随着历史的变迁,西藏已无力侵犯中国,改由蒙古人的时代。但是西藏借着其藏传佛教仍旧影响着中国和其周边的国家。就拿元朝来说,当年成吉思汗不但征服了中国,还把它版图扩大到欧洲,但当时的西藏虽然在元朝的版图之内,但其地位却是元朝的帝师。从元朝忽必烈封西藏萨迦派教主八思巴成为元朝帝师开始,这种西藏宗教领袖成为帝师的制度就传承下来。因此中国元朝以降对西藏的统治仅是一种象征意义。而从精神层面讲反而是西藏统治了各朝各代。民国时代建立了共和,没有了帝师这一说,但对西藏的关系也基本上继承了前朝这象征性的统治关系。而所谓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这个自古也只是中共执政以后的半个多世纪的说法。就是中共在井岗山时期,中共也没有把西藏当作中国的土地看待过。美国记者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记述了红军长征时,藏人给予食物和给他们借宿的帮助,毛泽东对此表示说:“这是我们对外国的唯一欠债。”
   
    对于西藏在历史上和中国的关系,达赖喇嘛一再表示不纠缠历史地位,尊重现实,西藏不追求独立,只求在中国之内自治。达赖喇嘛不追求独立的立场已经在无数个国际场合,在中藏会谈中说了无数年了,但是不管达赖喇嘛说多少遍,中共仍然指责达赖喇嘛是搞分裂搞独立的罪魁祸首。而你们在中共的宣传下,也永远听不到达赖喇嘛的真实声音。而西藏的自治是在中共进藏时和西藏所订的“十七条”中就明确规定的。所以根本就不存在达赖喇嘛搞分裂这一说。达赖喇嘛坚持和平的不独立的立场,多少年来都没有因为中共对西藏的暴力统治,和制造一个有一个的血案而有所改变。他的和平路线,他的慈悲情怀得到了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尊重。达赖喇嘛为此得到诺贝尔和平奖,以及世界上无数重要的奖项。他在西方人的眼里是一位无与伦比,无远弗界的超级老人。你们应该看到达赖喇嘛每次外出演讲,都是人山人海,如同盛大的节日。在普通西方人的眼里达赖喇嘛是一个带给他们来慈悲,智慧,欢乐的一位活着的大佛,又是一位普通善良快乐的老人。但是你们所知的达赖喇嘛除出中共强迫给于你们的几个干干巴巴的西藏奴隶主的首领,一个分裂西藏的罪恶魁首以外,你们对他是一无所知。你们到了海外学习生活工作,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你们可以得到许多你们在中国无法得到的有关西藏的知识和资讯。也让你们看到了你们所在的国家的民众是如何地爱戴达赖喇嘛和热爱西藏的。你们是否能够试图去理解他们。
   
    留学生们,我注意到了你们在网上的一些言词,你们认为中国这些年来给于西藏大量人力物力的支持,改变了西藏的生活,使西藏变得现代化。但是西藏人依然不满意,难道你们想回到过去那个剥头皮挖眼睛的奴隶时代吗?你们的这些说法实在是基于中共的教育,和对现在西藏流亡政府所领导的在印度的流亡社区无知所造成的。所谓旧西藏挖眼睛,剥头皮实是中共的宣传,昔日的西藏也并非中共描述的那样可怕。西藏是一个佛教社会,佛教是讲慈悲为怀的,是讲来世的,任何人做了坏事恶事都要下地狱,那十八层地狱的可怕都绘在寺庙的墙壁上。当然并不是说昔日的西藏就很完善,他也有他的问题,但他自己会改进。比如说在印度的西藏流政府,已不再是一个由贵族和头领僧侣组成的一个政教合一的政府,而成了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民主政府。而中国到现在为止领导人还靠指定。在政治制度上中国和西藏流亡社区相比不是先进而是落后。如果你们真的了解了西藏的过去和现在,再与中国相比,你们就可能说不出那些话来了。中国对西藏进行了大量的物质支持,如果我们仅仅从物质的层面看,你们的说法自然有一定的道理。中国这些年来支持西藏的钱,大约每年平均到每个藏人身上有二千人民币了(这些钱只是用在少数人身上,而且主要是在藏的汉人)。但是藏人为什么依然不满意呢。这是你们对西藏文化的无知所造成的。对于汉人来说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相比,物质要远远高于精神。但是在藏人这里完全不是这样的。藏人是精神高于一切。他们可以把一年赚来的钱全部捐给寺庙,因为他们这一世是为来世生活的,这是他们的精神寄托,对于不信神的你们来说也许是无法理解的。所以我们说,西藏文化是一个很独特的文化。你们不了解西藏的文化,也就不可能了解西藏人在想些什么。对于西藏的宗教,你们也许会说,现在中共也不反对藏民信教了。许多寺庙也都恢复了。但是你们不能光看到现在藏人可以信佛,而没有看到不可以信达赖喇嘛这一面。达赖喇嘛对于藏人来说就是佛。不让藏人信达赖喇嘛就等于说不让藏人信佛,让藏人批判亵渎达赖喇嘛也等于说亵渎佛。就好象当有人把你们的父母亲赶出家门,在给你们一些食物时还要你们去侮辱父母,作为子女的为有什么感触。当然还有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对西藏所强迫实行的汉文化教育。当一个民族被迫在所居住的地区 学习汉语,被迫听汉语广播,汉语电视,不学汉语就找不到工作时,会是这样一种感觉。如果你们是来自东三省的,那你们的爷爷奶奶一定还记得当年日本人在东亚共荣圈之下,强迫东三省民众学习日语,听日语广播,看日语电影的耻辱。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留学生朋友们,关于西藏有许多东西好说,这封信当然不能一一道来,一封信也不可能做到对你们产生什么影响,但希望你们能通过这封信,去接触一些你们过去不曾接触的东西。你们在海外有机会有条件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那时你们的观点也许会有所改变。但是当你们在西藏问题上,在谴责西方媒体歪曲事实的时候,希望你们注意到以下的几个问题:
   
    一、西藏僧侣的抗议游行是在3月10日开始的,而10日的游行是在完全和平的情况下进行的,但却遭到了警察的拘捕,并将大昭寺等寺庙包围起来,不让僧侣进出。11日到13日僧侣们都是在被围困的寺庙内抗议和绝食,整个拉萨已基本处在戒严状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