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陈维健文集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最近发生在西藏的抗争和镇压所造成的流血事件,再一次把西藏作为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血淋淋地放到了世人面前。
   
   这一次西藏发生血案不是一次偶发事件,是有着其历史的原因和现实的因素。历史的起因是1959年3月的那场抗暴起义。从1951年10月21日中共军队宣布解放西藏起,到1959年3月21日,西藏人终于明白,这一次进入西藏的中国人和历史上进入西藏的中国人不同,他们不仅仅在名义上要求对西藏有统治权,也不仅仅握有西藏统治权就能够得到满足,他们不但要实实在在地统治西藏,而且要以共产主义方式来改造西藏,使西藏这块雪域佛国成为共产红色土地。而且这个改造是以血腥暴力的方式进行的,任何的不满和抗拒都将遭至杀戮。于是西藏各地自发地形成了抗击中共的起义。当西藏民众得知中共邀请达赖喇嘛只身去中共兵营看戏时,他们害怕达赖喇嘛将遭受中共的绑架,而自动地组织起来围住罗布林卡,不让中共将赖喇嘛带走。当中共的大炮对准罗布林卡开炮时,达赖喇嘛不得不走上逃亡之路。随即中共开始彻底地拉开了和平解放西藏,西藏自治的面纱,开始了一场西藏有史以来从末有过的镇压和屠杀。这场屠杀有将近一百万的藏民丧生。
   
    在西藏起义遭受大屠杀以后,由达赖喇嘛带到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在确定达兰萨拉为所在地后,达赖喇嘛对由僧侣和贵族组成的流亡政府进行了民主改革,成立一个由民众代表的委员会,从西藏三区各选出三名代表,四大教派各选出一名代表,在1960年9月2日,在达兰萨拉成立了西藏历史上的第一个人民议会,时称“西藏人民代表委员会”。在二零零一年开始实行一人一票的直选政府总理的民主方制,使西藏流亡政府从初级民主提升为高级民主政府。由此同时在达兰萨拉盖建寺庙藏经楼,建立佛学院,藏语学校,藏医医院,使西藏的宗教文化在民主的基础上妥善地保存起来。而中共统治西藏后,在社会主义改造的名义下几乎摧毁了西藏的佛教文化,摧毁了原有的政教合一的体制,摧毁了西藏的庄园经济,建立起共产党绝对领导下的西藏自治区,和人民公社式的经济。到文革结束时,整个西藏已是满目疮夷。文革以后宗教文化虽然得到一定的恢复,但全都纳入中共精心控制之下。于此同时开展所谓的新西藏建设,以此彻底改变西藏。

   
    中共在建设新西藏政策之下:从1994年至2004年,中央对西藏直接投资达504.41亿元。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说,“十五”期间,中央对西藏的建设项目投资、财政补贴和全国各地对西藏的援助,总额超过722亿元人民币。在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后,有62项国家投资的建设项目和716个全国援建的项目。但这些投入所建立起来的许多东西,并不是藏人所需要的,比如说湖南援藏是一尊12米高的毛泽东像,这不但不是对西藏的支持,而是对西藏民众的极大侮辱。再比如西藏十大建筑之一的体育馆,藏人的体育活动根本不在体育馆内进行。还有高尔夫球场等和藏人无关的建设。这些建筑起来的西式高楼和西藏的文化传统格格不入,改变了西藏原有的建筑风貌。目前的西藏首府拉萨,已经是一个相当内地化的一个城市,大量的现代化建筑,使拉萨街头要拍一张具有西藏风貌的照片,已经很难找到一个角度了。
   
    在西藏大行汉族建筑之道时,中共又以建设之名将大量的汉族人口移民到西藏,使西藏地区的人口结构发生质的变化。据西藏自治区人口调查办公室发布,“2005年西藏自治区常住人口为276万人,汉人18万人,占比为6.52%,这显然是一个缩小了的数字。西藏流亡政府有一个对整个西藏地区汉人的估算,约有750万左右的中国移民,而且这些人数还不包括中国驻藏的军警在内,因此,目前整个藏族地区的汉人人口已经超过了藏族人口。西藏的人口本来说是藏族的一个大问题,因为宗教上的原因,藏族的很多男女出家为僧尼,从而使藏族人口不能增长。对于藏族这样的有着特殊文化背景的民族,本该无须和内地一样实行计划生育,虽然中共表面上给予照顾实行二胎政策,但实际执行下依然和内地一样。 随着西藏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普通的汉人进入西藏谋生,据西藏自治区政府透露,最近几年每年有大约5万移民进入拉萨。青藏铁路开通以后,会有更多的汉人到西藏去找工作。同时还有大量的游客,据旅游部门估计,青藏铁路开通以后每年将有二百五十万的人到西藏旅游,这个数字和西藏自治区人口几乎相等。
   
    中共统治西藏以后,虽然在中小学实行藏汉双语教育(文革时一度取消了藏语教学),但97年以后,以方便藏人日后生活工作为名,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了汉语为主的教育,其保留的藏语课内容也是以汉文化和党文化为主。如:文成公主对西藏的供献,“三个代表”等。高等教育则以藏语无法和现代科技词汇相对应而一直是汉语教学。在电视、广播、报纸、杂志方面也基本上处于汉语为主藏语为副的状态,藏语的电视频道迟至99年才开播,而且只有12小时。总之在西藏因着实际生活中,不学好汉语就找不到工作,在西藏所有的事业和国家企业单位都需要汉语,录取藏族干部职员的首要条件就是要会说汉语,因为不会说汉语无法与汉族干部同事沟通。这一次拉萨抗暴参与者不少是那些找不到工作的藏人,在西藏有高达百分之四十的藏人失业。在这样的客观现实下,造成了许多藏人只学汉文而不学藏文的现象。
   
    当大批的汉人涌进西藏,汉人的习俗也自然地带进了西藏,影响着西藏的民风。在物欲的引诱下藏人也开始抽烟喝酒,穿时装唱卡拉OK,追求现代时髦的生活方式、妓院充斥拉萨的街头,更为离谱的是竟然在布达拉宫前面进行色情性的时装秀这样的东西 。世俗化的浪潮甚至连西藏的佛门静地都不能幸免,那些在文革后修缮恢复的寺庙,虽然金壁辉煌,但已是空有其名成了旅游景点,成了中共赚钱的地方,要买高价门票才能入内,如最著名的大昭寺历来是藏人拜佛见神的地方,有许多人千里超超,千辛万苦磕着长头跪地来到拉萨,但因无钱购买高价门票而进不了佛寺。
   
    中共对西藏的建设实质是对西藏破坏。他在破坏西藏文化的同时,也对西藏生态环境造成了重大的灾难。据西藏流亡政府有关专家研究发现,西藏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的主要原因是,中共五十年来对西藏矿藏资源的疯狂开采和大量中国人移民到藏,使西藏脆弱的生态功能失调所至。西藏本有四千多个湖泊现在干涸了一半,著名的安多青海湖水位每年持续下降、青海湟鱼大量死亡、草原沙漠化、大面积的森林砍伐等等都使西藏的环境遭受了严重的破坏。据统计从一九五五年至一九八五年间,仅从所谓阿坝藏族自治州运往中国内地的木材就可以环绕地球十三圈。矿藏的开采也导致环境的严重破坏,据统计,仅尼玛县金矿开采以来,已破坏优质草场47025亩,因开采车辆压坏的草场25500亩。最近中共有关报导,在“十一五”计划中,格尔木市可能成为中国西北最大的铁矿和多金属采选矿基地。格尔木地区发现的金属矿种有55种。格尔木地区仅铁矿潜在价值就达47亿元。2005年引进的一个最大的多金属矿产资源开发项目。这个项目於2005年8月份开工建设,一期工程即投资6.8亿元,每年可开采铁矿250万吨,二期工程计划在2008年动工建设,最终年产量将达到500万吨。青藏铁路通车以后中共对西藏的自然资源的开采将会进一步地加强,它所带来的生态破坏将难以低估。中共这些年来虽然对西藏有着大量的援助,但在援助的同时,又带走了西藏多少资源和毁坏了多少生态,则是一个无法估计的数字。
   
    自然的破坏对于西藏人来说不仅仅只是一个生态的问题,而是一个民族之魂所遭受的戕害,对藏族人来说,万物有魂万物有神、山水草木皆是神,而这些神都是西藏民族的保护之神,人一旦弄脏或破坏了它物,人就失去了保护,并会受到威胁和死亡。这种自然之神的思想是西藏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所以无论因破坏自然生态带来多少经济上的利益,对于重视来世而不是现世的藏人来说,不但不是利益而是如同汉族人掘祖坟那样的天灭之灾。
   
    作为一个信神的民族来说最戮心的,是对他们的信仰摧残。据统计,西藏“民主改革”前,西藏自治区境内共有2711座藏传佛教各宗派寺院,114103名僧尼,其中上层活佛约4000人,僧尼总数约占西藏总人口的10%。如:青海省境内共有722座寺院,约57647名僧尼,其中活佛约1240人;四川省境内共有747座寺院,约93700名僧尼;甘肃省境内共有369座寺院,约16900名僧尼,其中活佛310人;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境内有24座寺院,3233名僧尼,其中活佛34人。藏族地区4573座寺院中的僧尼人数多达285583人,经过六年的时间根据1965年的统计只剩下553座寺院,6913名僧尼。(统计数来自尕藏加的《中国西藏基本情况丛书—西藏宗教》)而经过文革浩劫后,西藏寺庙仅剩八十多座,僧尼只有七千多人。
   
    中共在摧毁寺院的同时,对僧人进行肉体到心灵的摧残,强迫他们政治学习,强迫他们互相揭发,强迫他们侮辱达赖喇嘛,甚至强迫尼姑和尚进行性交。对于那些稍有不满的僧人,即牢刑待候,被关被杀的僧人不计其数,其行为可以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最近出版的“劫杀”一书,作者唯色不但访问了七十多名遭受迫害的藏人,还整理发表了她父亲在文革中利用军人的身份拍下的近三百张有关文革中西藏遭受劫杀(劫杀是藏文革命二字的发音)的照片。对于相信来世的僧人来说,中共对他们心灵的摧残要远远大于肉体的摧残,《雪山下的火焰》作者班旦加措说道:我在监狱里三十三年所遭受的痛苦,不是饥饿,不是脚镣手铐,不是毒打,不是警棍电击,而是出卖和揭发别人的拆磨。党要大家表忠诚,要求每个人检举他人,这就造成有些人对难友上线上纲的指控,和子虚鸟有的诬陷,我最怕这种批斗和惩奖大会,说了假话害人,不说假话害已。但是一开始害人,害了一个就会再去害一百个。挨打是可怕的,但是一个人的肉身打伤了还能痊愈,精神一旦失落了,就永远失落了。当然对于僧侣来说最难接受的还是中共迫使他们对达赖喇嘛的批判和亵渎,达赖喇嘛对于所有信佛的西藏人来说就是活菩萨,对于僧侣尤其如此。不要说亵渎达赖喇嘛,就是不敬都是天大的罪,亵渎达赖喇嘛等于让他们下地狱。而藏人都是为来世而活的,因此,除极少的僧人以外,给他们多少利益,都是难以按中共要求去做。在西藏要做一个真正的僧人,就会成为一个政治犯,他们要么被赶出寺院 ,要么就进监狱,那些现在还在寺院做僧人的藏人,不是出卖了自己的良心卖主求荣,就是在佛面前,在良心和罪恶之间饱受煎熬拆磨的痛苦,以及杀身成佛,如同这次抗暴中的僧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