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陈维健文集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四川大地震已过去十天有余, 死者已逝难以复生,幸存者面对一片废墟和失去的亲人,从噩梦中渐渐地苏醒过来,抢险救灾的人们也从紧张和惊恐中趋于平静,在悲痛中为这场灾难伸出援手争相捐款的人们也开始从激动的情绪中冷静下来,人们开始反思追问这场灾难,开始问责地震部门,当这场灾难来临时,真的是一点预测也没有吗?还是真的如媒体所宣传的那样,地震根本不可预测。灾难发生后,中国地震局局长陈建民等主要领导都没有出面向中国民众解说这次地震预测情况,而只由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张晓东出面向民众解释。他说:三大因素决定地震预测是世界难题,第一、地球的不可入性;第二、地震孕律的复杂性;第三、地震发生的小概率性。总之一句话,地震是不可预测的,而且这是国内外地震界主流的共识。这样大的灾难让一个地震小官员来敷衍了事于几万人的生死。简直形同儿戏。地震不可预测之说更是对中国民众智商的极大侮辱。
   
   中国的地震部门,是上至中央下至地县甚至到乡都有着编制的机构。从1966年刑台大地震以后,中国建立起一支全国性的防震队伍,这支队伍曾经多次地预测了地震的发生。特别是75年2月4日的7.3级的海城大地震,由于作了极早的防备使当时的死亡人数只有1300多人。1976年的唐山大震不但有七个月的长期预报,也有二天的临期预报,但是都因当年的政治形势,毛泽东病危而不于预报,从而造成24万人死亡的惨剧。在四川大震发生前,如果人们不曾忘记的话,只要翻开任何有关地震局的新闻,都是中国地震科技水平如何达到高精水平的报导。就是地震不可预测之说的张晓东所属的“中国地震台网”,08年2月1日一篇著名周翠英的文章还表示:“在地震预报科研攀登的队伍中,中国的地震学者一直走在前列”。文章又说:“经过上万名地震工作者30年来在实践和理论上的艰苦探索,中国地震预报事业已取得长足的进步,逐步形成了长,中,短,临渐近式的地震预报的理论系统和场源结合,建立起较为系统经验性的预报方法,指标和判据体系,成功地预报了几次破坏性地震,取得了防震减灾的初步成效”。我们再追溯到2000年新华社有关中国地震技术的报导。“新华社1月9日电(记者翟伟)我国地震预报水平继续保持世界领先。十年间我国地震部门先后20余次,中强以上地震作出不同程度的短临预测预报。对多数地震事件作出了与实际基本相符的震后趋势判定,有效地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据介绍1955年7月云南孟连发生7,3级地震,地震部门作出中,短临预报,同时向当地政府报告,并采取了必要的措施,极大地减少了地震造成的损失。1998年11月,云南宁蒗发生6.2级地震,震前3天地震部门向当地政府作出临震预报,取得了明显的减灾实效。近10年间,我国相继建设和改观了数字地震观测,地震前兆观察系统及一秕重点实验室,初步建立了由47个国家基本台,30个区域和20个遥测台网组成的中国数字地震观察系统,完成了对155个国家级地区域基本地震前兆台站的综合化,数字化改造,建立起由102台数字强震仪组成的强震数字地震观察系统。此外我国的地震应急指挥系统和地震观察系统,数据传输系统也都得到较大的改善。”我们再来看看地震局长陈建民在2006年7月28日中央电视台“决策者说”栏目中:地震能够预报”。在节目里如是说:“上天容易入地难,但强调的是预测技术的进步;并很肯定地说,从1966年邢台地震之后, 40多年以来,通过几代人不断深入研究,现在已经能够对某种类型的地震在一定程度上做出预报”。然而当地震真的发生了,连网页上的白纸黑字还没有来得及删掉,就对着民众信誓旦旦地说地震是不可预测的。大陆流传经典语言,“做人不能做CNN”,那么我们现在要说,做人再无耻,再无赖也不能象地震当局那样信口雌黄,对天说谎。

   
    在四川地震发生前,中国有关地震预报新闻和资料不知凡几,在网络时代是难以抹去的。记录着的历史在证明着中共的谎言。中共铺天盖地的地震不可预测之说,只能蒙骗一部愚众,但不能欺骗大多数持着记忆,持着常识,持着良知的人们。
   
    中国的地震技术确实如地震当局所说的那样,已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尤其在与国际间的交流和资源共享中,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最近引述去年七月“地壳”杂志的文章指出,中国、欧洲和美国科学家仔细研究卫星图像,及十年来四川省地壳断层的深度和活动后,写道︰“断层的长度已经足以引发一次强烈撼动地面的地震,它的潜力将成为爆发区域性地震的来源。” 这份报告的结论是,地壳撞击的能量在四川省北川县聚积,将以地震形式释放出来。因此,对于四川这样大的地震是不可能事前没有一点预测的。按中共震前的报导来看,中国的大小地震应该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而灾难发生后多方面的渠道和消息都在证实在地震前,中国的地震学者已经有了准确的预测。但都因政治上的原因政府不予预报。就在四川大地震发生前。中国地震当局在杭州召开了一次特别的会议。在“中国地震继续教育网”上是这样介绍这次会议的。“震情保密事关政治社会影响,责任重大,鉴于当前复杂严峻的地震形势,为切实作好震情信息保密工作,中国地震局监测预报司于4月23日至26日在杭州组织举办了震情信息保密知识培训班,地震系统各单位地震分析预报部门主任共40人参加本次培训”。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在大震前,中国当局已经确知地震即将发生,并知会所有的地震部门对此必须保密的命令,从而使这次大地震来临前得不到预报。但是毕竟还有一些良知未泯的地震工作者,在震前冒死透出消息。5月19日中国广州“南方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三分钟通话,悲喜二重天”的文章。该报导显示,汶川地震前1小时,接到紧急通知,于是老师带着学生紧急撤离,从而使全校师生逃过一劫,无一人伤亡。最近又有地震专家透出地震前有关地震部门向上级汇报的情况。 中国地震局前研究员、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副主审耿庆国等人,对四川大地震曾作出预测,文字报告於四月三十日密件发至国家地震局。在4月初四川省地震局也接到来自各个地区的震感预告和异常现象预告,针对这一事件也做了深入的研究,直到4月14日吴耀强局长在各种迹象纷纷表明近期将有5级以上地震的消息向省领导汇报,经过省长蒋巨峰和多位专家的分析我国正处在第5地震期,3月在相邻省份也4次发生大小不一的地震后,对此事相当重视 15日立即回报给国家地震局局长陈建民,当时陈建民在国外考察在电话中询问专家是不是有100%的把握,如果没有为了不影响奥运火炬的正常传递和不引起社会的恐慌,在没有100%把握之前绝对不能向外公布,在他没回来之前也不能向上级部门上报。直到大地震来临时这位陈建民还带着一班地震局的领导在意大利考察。不过这次陈局长到意大利的考察,到是一次货真价实的考察,他不但参观了意大利的欧洲地震工程研究培训中心和地震实验室大学网络,还考察子维苏威火,同时还讨论尽快签署一份“合作谅解备忘录”促进中意两国有关地震减灾救助方面的合作。也许陈局长已经感到中国的大震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所以想尽快地签署这份救灾合作协定。
   
    无数的历史和中国地震科技水平证明着四川这场大地震,不是不可以预测的,而是完全可以预测的。无数的事实证明着这场地震不是没有预测到,而是预测了没有预报。我们可以暂时不去追问我们的部队为什么三天后才能开始救灾,为什么直升机空降兵迟迟不能登陆灾区。我们暂时可以不去追问为什么在黄金救援72小时中,不允许外国救援队进入中国救灾。我们可以暂时不去追问,大量的捐款和救灾物资,多少被贪和挪用。我们甚至也可以暂时不去追问为什么那么多学校倒塌,而政府大楼依然屹立。但是我们必须追问,到底这次大地震又没有预测。这样天大的事情,不是总理温家宝感人的亲民形象可以让我们忍而不问的。也不是中共用救灾抢险的感动场面可以忽悠得了的。更不是全面捐款义演义卖和高喊中国加油就掩盖得了的。如果我们不追问,那些在灾难中死去的阴魂是饶不了我们这些生者。如果我们不去追问,让四川大地震这样不明不白地在“多灾兴国”中蒙混过去,我们将无颜面对我们的下一代。中共最高当局必须将四川大地震的真相讲清楚,把所有有关地震的信息全部公开。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共忌讳病危中的毛泽东而不予发布地震预测,结果24万人命成为毛泽东的陪葬品。今天,如果中共是为北京奥运稳定社会计,而埋报预测,让我几万同胞葬身瓦砾之中,那是何等样的滔天之罪。在此我建议海内外有识之士建立四川大地震真相调查团,彻底查清四川大震的真相。否则天理难容。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