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陈维健文集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魂兮归来!中华民族的道德天良
·中国知识份子的道德底线
·奥巴马对中国人权说再见
·中国救世界 谁来救中国
·以死相争弱者最后的武器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赤子仁人的“幸福终点”
·圣诞日的审判
2010年文章
·新年寒冷中的希望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毛主席意外归来”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
·“港大”仁爱文化的绝代风貌
·温家宝来日无多的民主秀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省长辱骂女记者
·从“感谢国家”看党国的厚黑文化
·虎落盛世被党欺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
·年年“百年不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在国际社会强势逼迫下,中共终于同意与达赖喇嘛展开会谈。特别是在欧盟主席巴罗佐访华和胡锦涛对谈西藏问题时,表达了欧盟在西藏问题的强硬立场后,中共宣布了将与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展开谈判这一决定。如果用中共的思维来说明的话,这次会谈是西方社会干涉中国内政的结果。虽然中共在诽谤妖魔化达赖喇嘛的同时,始终留有:只要达赖喇嘛放下分裂祖国的立场,对话的大门始终是畅开的。但是这并不表明这次重开谈判不是在西方重压下的结果。
   

    中共在邓小平重掌权力后对西藏问题提出“只要不独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的原则,在这之后和达赖喇嘛一直保持着沟通渠道。七九年三月邓会见了达赖喇嘛的代表,四月与达赖喇嘛三人代表作正式会谈,86年作出邀请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团分五次回国访问的决定。当西藏代表团到达西藏后,看到被文革摧残得满目疮痍的的西藏使代表们痛心疾首,特别是西藏民众在代表团到来之时,在他们面前长跪不起,痛说中共暴政令人撕裂的场面令代表们悲痛欲绝。陪同流亡政府代表团的中共官员也会这样的场面所震惊。当代表团回到达兰萨拉以后,将他们所目睹的惨状作了汇报,并将他们所录得的影像向民众进行播放,引起了民众的巨大愤怒。而中共这一方的官员也将他们所面临的场景向中央政府作了汇报,使中央政府感到此举得不偿失,让他们回来访问反而激起了更大的民愤,因此决定立即停止西藏代表团回国活动。这一次中断直到2002年才开始恢复谈判,虽然在这中间也有零星的接触,但中途又发生了89年的拉萨镇压事件,直到2002年才恢复谈判。这次谈判也是在西方强烈的压力下进行的。当时由于达赖喇嘛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到了与日中天的地步,西藏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国际化的话题,也就是说西藏问题已经国际化了。而中共当时“六四”镇压的阴影还没有完全消除,希望恢复与西方社会的关系。因此重新开始了与达赖喇嘛的谈判。9月23日由达赖喇嘛驻化盛顿特使嘉日洛迪和驻欧洲特使格桑坚赞率领的四人代表团作了为期二周的首谈,到2007年7月5日第六次谈判结束。在这长达六年的时间内,西藏流亡政府告诫海内外的藏民,不要有任何对抗以利谈判的进行,特别对中共领导人出访时不要作任何抗议示威活动。并要求世界各国的支持西藏组织,也暂时不要作出声援活动。而在这段时间内中共对西藏的压迫却没有中断,西藏的人权没有得到任何的改观。这六次谈判双方都没有公布内容,没有公布内容是因为谈判根本没有达成任成果。更令人遗憾地是这六年的谈判,被中共矮化为仅仅是海外藏人到中国来参观访问的活动而已。使西藏代表团不得不向西藏民众作出说明,这六次谈判除出较良好的气氛以外是一无所获。令满怀希望又疑团丛生藏民,为谈判而压抑了多年的情绪暴发出来,对达赖喇嘛的和平路线也加深了怀疑。
   
    从中藏谈判的历史来看,中共谈判除七九年到八六年这段期间以外,所有的谈判都是在西方的压力下进行的。而不是真心想解决西藏问题。在邓小平胡耀邦之后,中共对藏改变了思路,认为西藏已经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根本不需要进行谈判,随着对西藏的移民和开发,随着达赖喇嘛的老去,西藏问题自然地就会消失。所以在为了应付国际社会下所作的谈判,自然就是虚于蛇委的谈判,只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这样的谈判怎么可能有成果呢。这一次中共在西方社会的逼迫之下所进行的谈判,对于这次谈判中共是否会故技重演还难定论。但谈判还没开始。中方就规定了谈判的三项条件“即达赖方面以实际行动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停止策划煽动暴力活动,停止干扰破坏北京奥运会的活动”。这三项条件的设定就是拒绝谈判。如果达赖喇嘛承认了这三项条件就等于承认中共对达赖喇嘛的全部指控和诽谤,那还有什么可以谈的。当然实际情况可能并不如此,这三项条件不是开给达赖喇嘛的,也不是开给国际社会的,是为了平息民族主义情绪下的愤青的。中共总不能煽动愤青把达赖喇嘛骂得狗血喷头后,转眼就跟“披着袈裟的豺狼举行谈判。他们需要给自己下个台阶的同时也得给愤青们下一个台阶。这一次的谈判应该是在国际社会监督之下的谈判,要不然温家宝和欧盟主席巴罗佐的会谈中就不会确定中藏谈判在日本进行。当然这一点愤青一定会很不爽。从历史上来看中共对谈判很难诚心,但是如果不承诺一点实质性的东西的话,相信已经被多次欺骗的西方政界和达赖喇嘛是不会同意谈判的。中共还想故伎重演,通过谈判使奥运蒙混过关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西藏方面再善良,也有了六次谈判的经验。在中共方面党内对胡锦涛处理西藏问题导致中国遭受西方社会的强烈反弹,弄得奥运火炬传递都到了狼狈不堪的地步,必然也有不同的意见。也希望通过这次谈判化解中国和西方的紧张关系和西藏作为内部的不稳定因素。因为毕竟中国社会的矛盾已危如垒卵,中国任何一个地方的动乱都有可能形成整个中国的动乱。因此处在内外交困的中共也许会作一些退让,当然最主要还是取决于中共党内能否意识到依靠目前的强硬政策,于解决问题丝毫没有好处,反而使自己的处境更为困难,从而达成以较为柔和的弹性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共识。其实西藏问题只要中共采取胡耀邦时代的怀柔政策,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许多问题就容易得到解决。
   
    解决西藏问题留给中共的机会不会很多了。当年蒋经国在世中共失去与台湾统一谈判的最佳时机,如果现在还不珍惜达赖喇嘛在世坚持和平不独立的立场,不重视这次和谈机会,还是迷信暴力解决问题,西藏也许真的要离开中国或者成为一个永远动乱的地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