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陈维健文集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小镇上的流亡政府
   

    下了一夜的雪在早晨停了,街道的两旁还有依稀的残雪,而山头几乎完全被大雪复盖了,显得更为雄伟而又圣洁。寺院时起彼伏的经声晨鼓,在山谷间回荡,达兰萨拉开始了它新的一天。
   
    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在下达兰萨拉和上达兰萨拉之间的山坳里。一块高底错落的方寸之地,经过四十余年的发展,已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建筑群落。从沿街的一座富有藏民族传统特色的彩绘牌门进去,步行不足百余步,迎面的第一幢楼就是我们已经去过的外交新闻部。它是一个大部委,它的底层附设一个印刷厂和出版社,出版社的名字叫纳塘出版社,是西藏流亡社区的最大出版社。外交新闻部出版四五种刊物:有中文的“西藏通讯”,有藏文的“知识”月刊,有藏文的“自由西藏”,还有西藏网站的“西藏之页”。达瓦才仁和桑杰嘉就是负责“西藏通讯”工作的。在外交新闻部的顶层是一个非政府的民间组织,“西藏人权”借用着他们的房间。它的左侧的一幢小楼,是挪威自由西藏之声广播电台。这是一个小电台,但却有中英文广播。挪威曾经是瑞典的属国倍受的欺压,后来独立了出来。因为有着这样的经历,所以他们特别同情西藏的遭遇。这个电台是挪威三个非政府组织,为了支持西藏自由而设在这里的。总编贡桑班觉和他的二名助手达珍和德吉美朵是这个电台的主要工作人员。达珍是一位穿袈裟的尼姑,她们两位都是在拉萨长大,受的是中文教育。
    (西藏流亡政府外交新闻部是政府部门最好的一幢楼)
    hero/200805/chenwj/chenwj2008052419071.jpg
    当我们到达电台访问时,他们热情地向我们介绍了电台的情况。贡桑班觉说我们的广播,在西藏、青海、云南都可以收到,我们拥有很多的听众。从电台再往上走就看到了一幢已经是年代久远的二层木楼。桑杰嘉指着这幢木楼说,这幢楼是流亡刚到达兰萨拉时,是政府最上层人士住的楼宇。我戏称说,那就是昔日的部长楼了,这已经成为流亡初期政府领导人生活的见证,已是历史陈迹了。桑杰嘉说如果要说历史的见证,你看前方右面低洼处的那幢石瓦平房,那幢楼更有纪念意义。我们趋步向前,在右边的山林低洼处,但见一幢鱼鳞似地盖着石瓦的房子,差不多被扶疏的树木掩映了。这幢楼曾经是流亡政府的集体办公楼。我们没有向下走去,但从外观上即能看出屋内的条件。那儿寒冷潮湿,终年阳光被树木所阻,那里一定漏风漏雨,但却难以想象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这些昔日在布达拉宫生活优越的噶厦(噶厦为西藏政府的藏文名)达官贵人,是如何去承受凄风苦雨,如何承受流离失所的艰辛,如何承受流亡异国它乡的苦难,去担负着六百万西藏人自由的重任。
   
    因为他们的苦难和重任几乎是一夜之间出现的。当年解放军进藏,已是大军压境,危在歹夕之时,他们却还在罗布林卡举行一年一度的宴会,尽情地享受着他们的世袭富贵。当他们亡命于这印度的小山沟的阴暗潮湿的板房内,他们的心情一定是非常的凄惨。我望着这木板房,一种历史的沧桑感在心中油然而起。
    在这个楼的上方有一幢水泥小楼,它就是流亡政府的审计委员会。桑杰嘉说,这个机构是专门审查政府部门和官员有无违反财政纪律问题的,以前属于财政部,后来从财政部独立民出来。我说,这个机构到是相当于中共的纪委,没想到流亡政府也有这样的机构。再过去就是财政部了。财政部由于是一幢沿街的楼房,它的下面又是一个卖百杂货的商店,要不是上面贴着财政部的小牌子,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个机关单位。桑杰嘉说原先整幢楼都是财政部的,但是这些年来,财政部为了搞活经济,就缩减了自己的办公室,把下面一层租出去做商店了。我说,财政部倒是亲力亲为,先有把自己部的财政搞活。桑杰嘉说,如果财政部如果不能把自已的财政搞活,又如何把国家的财政搞活呢。财政部七二年开始,在印度和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社区收税,每个在这些区域内的藏人都能发到一本“自由手册”。政府对流亡藏人收税是完全出与自愿,但收税的标准却有规定,六至十八岁未成年的人,每年收三十六卢比,相当于在印度三四瓶可乐的价钱,十八岁以上每长一年,就多收十卢比。政府对教师和公务人员,每年所收的税是全年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对社区的工厂和农业合作社所收的税,是利润的百分之十五。桑杰嘉介绍说,尽管是出于自愿的,但流亡藏人的交税积极性却极高。我们外交部住世界各国的办事处是负责收取所在国藏民的税的,他们虽然在所在国交了税,但还是有意愿向流亡政府再交一份税。我听了以后真是十分地感动,深感西藏流亡政府在藏人中的向心力,流亡藏人可以说世界上最好的交税公民了。财政部除收税以外,世界各国向流亡政府的捐款也由财政部接收。现任的财政部长洛桑宁扎是出生在印度噶伦堡难民点的,他在流亡藏人学校毕业后,进入印度昌迪嘉尔大学,就读于政治和经济专业,他曾经担任过西藏唯一的政党民主党的副主席。是属于新生代,在海外受教育的藏人。
   
    过了财政部再往前走不多步,我们就到了政府部门的中央区域。在中央区域有一个不小的广场,广场是由碎石铺就的,广场的中央是一座葫芦型的藏式经塔,塔并不高,大约和周围有二层楼房的高度相似。广场的周围,是二层楼极为简易的水泥房子,墙面的石灰粉刷得凸凹不平。在这样的房舍中,分别有内政部、安全部、教育部、卫生部、宗教文化事务部。左面楼的底层有铁皮卷帘门处,则是政府部门车队的库房。广场的正前方是西藏人民议会。我们站在经塔下,面对着这些在极简陋的水泥房子中的各部委,桑杰嘉一一给我们作了简单的介绍:他说,内政部主要是安排照顾定居在印度、尼泊尔、不丹的藏人的生活的。安全部主要是负责达赖喇嘛的安全,和甄别来自西藏的难民,撑握西藏地区的情况并作调查研究。它设有西藏研究中心,出版一本双月刊“内部资料”。
   
    教育部统管流亡社区的教育。当年西藏难民刚到印度时,尼赫鲁总理建议西藏流亡儿童到印度学校受教育。但是达赖喇嘛考虑保存西藏文化的重要性,拒绝了这一建议,并着手建立了自己从小学到高中的教育体系,从而使在印度的藏族孩子在受到英文教育的同时,也受到藏族文化教育,使他们在毕业后又能顺利地进入印度和海外的大学读书。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长图丹热龙,本人也是流亡社区学校毕业的学生,继而又成为学校的老师和校长。教育部有自己的出版社,出版自己编写的从一年级开始到十二年级的藏文课本。在教育部的关怀下流亡藏人社区百分之九十九的孩子都受到教育。我插嘴对正在涛涛不绝向我们介绍的桑杰嘉说,如果中共知道流亡社区的孩子有如此高的入学比例,不知有如何的感想。现在中国的广大农村孩子的入学率非常的低,你知道江西芳林小学的孩子们,为了能读书要在学校内制作爆竹才能入学,而发生爆炸的事故吗?桑杰嘉说,这个事我在网上看到过。我说,流亡社区的藏族孩子比起中国农村的孩子来要幸福得多了。桑杰嘉说,教育在我们这里是完全免费的,全部开支由政府支出,而且还包括生活费用。面对桑杰嘉介绍,我真是感叹万千。
   
    卫生部是81年成立的,是所有部委中成立的最晚的一个部。它原来是西藏医学历算院,它现在拥有一百十七所医院,其中八所为大型西医院和六十八所门诊所,其余的为藏医院。它还肩负着传统的藏医藏药的保存和发扬工作。流亡政府还专门安排我们参观了藏医院的展览馆和它的制药厂。我在展厅里非常惊讶地发现一张画有男女交媾到妇女妊娠的整个过程的详细挂图,而这张挂图却是远离科学时代的公元九世纪的作品。可见藏族对妇女怀孕生子的过程了解,要早于国际医学。展厅还陈例着不同时期的医用器械显示着藏医中的外科发展。藏药厂的生产设备也已相当的现代化。这家药厂所生产的药品不但名扬印度,也名扬了西藏,因为这儿生产的藏药是完全按照配方严格地配制的,而在西藏很多药厂,为了追求利润而往往不能做到这一点,而且有许多还是假药。所以凡是到达兰萨拉的藏人,回去时都要带一点藏药回去,还有很多藏区的商人来此批发,所以目前药已处在供不应求的善之中。因此制药厂成了流亡政府领导下所有企业中,经济效益最好的单位。
   
    宗教文化事务部:作为一个佛教民族,它就显得格外地重要。它有一点象设在罗马的梵帝冈一样,它可以任命世界各地的藏传佛教寺院的主持,并遣派经师到世界各地去弘扬佛法的任务,同时还负责对西藏的戏剧和绘画方面的传承工作。在它下面有一个藏学研究所专门从事藏学的研究。
   
    我们去政府部门的那天,本来按排好议长接见我们,但是那天议长临时有一个紧急会议,就取消了这个按排。我们也就随意地参观了一下。议会和前面的几个部一样,是简朴的水泥楼。所不同的是它的大门有少许彩绘装饰。一进门有一个不大的休息厅,有一个秘书值班。过休息厅,就是议会大厅,大厅和世界各地所有的议会大厅一样,正前方是议长席,议员的席位呈椭圆型地排例着。所不同的是因议员的议席较少,所以席位也少,而且席位制作得也很简朴。议长席的上方挂着一张达赖喇嘛的像,象征着西藏议会是在达赖喇嘛领导之下。事实上西藏议会和其它国家不同,它是直接由达赖喇嘛个人的意愿而组建的。达赖喇嘛到达印度后不久,就开始对其领导下的流亡政府(噶厦)进行民主改革,以其在藏人中的崇高威信,让习惯于听命于他的人民开始实行自己管理自己的制度,进行政教分离,推行西方的议会民主制。桑杰嘉告诉我们说,在西藏的历史上曾经有过类似民主式的推选首领的记载。在大约公元二千多年前,西藏的雅隆部族是推选一个外族的人来作为他们的国王的,以此来杜绝内部作弊。
   
    雅隆部族后来统一了整个西藏,这可以说是西藏民主的先河。不过这个传统却没有继承下来,以后的西藏王都没能通过选举产生。但是西藏的牧业部落和农村的酋长并村长都一直是通过选举产生的。
   
    目前的西藏人民议会,成立于一九六零年九月二日,这一天成了西藏法定的民主节。目前的议会由四十六人所组成,它分别代表着西藏三区(卫藏、康区、安多)和五个教派,分别为宁玛教(红教)、噶举派(白教)、萨迦派(花教)、格鲁派(黄教)和本教(黑教)。其它还有三位议席是由达赖喇嘛在教育、卫生、科技方面推荐出的杰出人士,以及在美、加地区产生一名议员。西藏人民议会至今已历十三届,本届议长为图丹热龙,副议长为嘉日卓玛,她是来自康区的女议员,也是西藏历史上第地一位担任副议长的女性议长,在此我们也能看出妇女在西藏的地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