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陈维健文集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来自西藏的新贵
   
    我们在旅馆房间做塑像期间,住在我们隔壁的一位藏族青年经常敲门进来看维明做塑像,他衣着光鲜,身材修长,谈吐文雅,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对我们是一口一个陈老师。看得出他在国内不是一位普通人家的子女,是生长在良好的环境中,受过良好的教育。他来的次数多了,我们也熟了,在闲聊中也得知一些他来达兰萨拉的经历。他的名字叫洛桑,当然这是一个假名,因为我并没有对他进行一个专访,我们在谈吐间他处处显得谨慎,这种谨慎对于从中国政治生活中过来的人都是很容易理解的,所以与他都是泛泛而谈,并不作深入。现在将他作为一个西藏的"逃亡者"的例子写出来,自然不能用他的真名。

   
    洛桑和大多数来到达兰萨拉的藏人不同,没有经过那种翻山越岭的艰辛和被军警抓捕的危险。他是拿着护照,坐着飞机舒舒泰泰地来到印度的。所以象德协麦朵和才旦加们所穿过的丛林、翻过的雪山、被抓住的惩罚,对他来说依然是非常地陌生。因为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机翼下一掠而过的东西。他说,现在在西藏申请出国已并不是一件太大的难事,但要直接申请到印度却很难批准,到印度都是通过第三国转道而来的。当然大多数来印度的藏人都是先到尼泊尔后,再转道印度的。因为在尼泊尔有许多藏传佛教的寺庙,而且住在尼泊尔的藏人也最多,所以申请理由很充分。我就是先到尼泊尔后再转过来的。我们家在尼泊尔有很多亲戚,我们通过尼泊尔的亲戚出具担保信,然后到公安机关去申请护照,办理出国手续。最近又作了改革,连担保信也不要了。但是公安机关对于申请人仍然要进行政治审查。如果在政治上有过问题的人,就不会给于办理。还有一种人也是不给于办理的,那就是僧人。不过这些人如有关系和通过这些关系,花一些钱的话,也是有可能办出来的。洛桑说,他从拉萨坐飞机到尼泊尔后,并没有直接到印度,而是在尼泊亲戚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再从加德满都坐飞机到印度德里,再从德里坐车来达兰萨拉的。我到达兰萨拉还没有几个月。这两天我父母亲也来了。他们也是坐飞机,走我同样的路线到达这里的。我问,象你们这样从尼泊尔转道来达兰萨拉的情况,中国公安知不知道。洛桑说,我想他们是知道的,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开一眼闭一眼了。
   
    一天,他进到我们屋子,要我们检查一下他用英文写的一则小广告。他说,他想找一位洋人老师教他英文,他则可以教洋人藏文。维明对他所写的小广告读了一遍,说写得非常的好,说自己还没有他写得好。他说,我已在国内学了很长的时间了,看也能看一点了,写也能写一点了。但是学的就是哑巴英语,开口说不了话。所以出来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学英语。我说,你这个主意很好,在达兰萨拉到处都是到这里来学佛的西方人,有的还剃光了头穿起了袈裟,他们要学佛,就要学藏语,所以你贴出这个广告,一定会有许多人来找你,说不定你还可以找到一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姑娘呢。说着我们大家都笑起来了。我说,你看到了没有,在街上有些穿袈裟的僧人,身旁都有这样的姑娘相伴着,你这样帅的小伙子,可能人家抢都抢不到手呢。洛桑被我们说得好像脸都有些红了。他调转了话头说,我的父母亲知道你们在塑达赖喇嘛的像,很想过来看一看,我说,现在还没有塑好,待差不多时再过来看。他又说,我的父母亲很关心你们的,他们说象你们这样的汉人真是不容易,你们这样做要冒很大的风险和承受很大的压力的。他们说这儿旅馆条件不是很好,如果你们缺什么可以到我们这儿来拿。我说,谢谢你们的父母亲了,这样地关心我们。我说,前些天我已过去借过一把扫帚了。看你们父母亲的穿着打扮和气度,在国内一定是干部了。洛桑点点头,但没有说下去。我知道他们的父母亲还是要回去的,所以他们在国内的身份是不便声张的。
    二十三日星期六,是大乘法苑为达赖喇嘛的健康做祈祷法会。洛桑和他的父母亲都去了。那一天,他们一家三口都穿起了藏族服装,他们穿的藏服和其他藏人的服装不同,显得特别的精工细作,色彩特别的鲜亮,都是用绸缎做成的。他们三个人走在一起,好象是刚从舞台上下来。我们碰到他们的时候,法会刚刚结束不久,看得出他们都还沉浸在见到达赖喇嘛的激动之中。事后洛桑告诉我们说,他的父母亲从那天见到达赖喇嘛和听他演讲后,他们很感动,整个儿的人都好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在桑杰嘉和卓玛的小石屋里
   
    在达兰萨拉与我们接触最多的要算是桑杰嘉了,我们在达兰萨拉的日子,他几乎每天都和我们在一起。他毕业于西北民族学院,是一位年青的藏族小伙子。他的译诗作已在海内外许多刊物上发表。他是安多人,西藏著名的塔尔寺、拉卜楞寺就在安多。那是西藏最美丽的地方,九寨沟和黄龙风景区都处在安多,它的自然资源也最丰富,黄河、长江的发源地均在此地,但是这一方土地现在却不归西藏自治区管辖而属青海省。桑杰嘉出生在安多一个农牧藏人的家庭里,他一脸秀气,长发披肩,英俊潇洒,感情充沛而又沉郁,他的诗象冰雪一样地美丽,又象大山一样地深沉,真可谓一方土地,养一方人,他属于安多那一方山水。
   
    二月二十四日,还是藏历的新年。晚上,桑杰嘉和他的女朋友卓玛邀请我们到他家作客。他说卓玛能做一手好的西北面片。很早桑杰嘉就来旅馆带我们过去了。他家离我们下塌的旅馆不远,但须走一段并不太好走的山间羊肠小道,由于正值黄昏时分,山道两旁处处可见袅袅炊烟,山谷间弥漫着一种带着馨香的烟火气。他的房子在小路尽头的山腰上,屋子前面的一方水泥平台,一览无余,可直望下达兰萨拉小镇,此时正是撑灯的时候,星星点点的灯火在日落余辉的暗影下闪烁。他家是用石头垒起来的方型小屋,一门一窗,煞是可爱。卓玛听到我们的声音拉开了门出来迎接我们。卓玛是一位典型的藏族姑娘,有姣好的身材坳黑的脸上有着可爱的小雀斑。她性格粗放而热情,一件紫红色的皮茄克敞开着,一条乌黑的长辨甩在胸前。她向我们伸出了手,铃当般的笑声把我们迎进了屋。屋子非常的小,大约六七平方许,分隔成二间,里面是厨房,外面曲尺型地沿着墙根铺着二张床,一张有架子,一张就直地铺在地上了,在床之间是一张着漆的茶几,藏人称之为藏桌,这是这个家庭唯一称得上的家俱了。屋子的左侧墙上挂着一张放在镜框里的达赖喇嘛的像,下面是一块搁板,上面有香炉插着几支香,淡淡的青烟缭绕着。墙的右侧挂着一面雪山狮子旗,几乎占据了整个墙面,其它空余处贴着几张从画报上撕下来的照片。我坐在低矮的床上,两手按在后面仰视着,没想到桑杰嘉作为一个流亡政府的工作人员的家庭竟是如此的简陋。我注视着墙上这面大旗,我知道这面旗在藏人心目中的份量。
   
    我第一次见到这面旗是在纽西兰藏人抗议江泽民的集会上,一个西藏老人举着这面旗子在风中飘扬,老人有些驼背了,但他却把旗子举得很挺拨。桑杰嘉见我凝视着墙上的旗子,就向我们介绍说,你们也许不明白这面旗子的涵意吧,它是十三世达赖喇嘛定下的。一九一八年正式定为西藏国旗。雪山象征着西藏雪域,一对狮子象征着政教事业,六条光为西藏六大氏族,太阳光为自由、信仰、富裕、幸福、公正,如意为十善和十六法,黄边框为普渡众生。没想到一面旗蕴藏着如此众多的涵意,藏族人民为了这面旗已作出了多少的牺牲。
   
    我们坐在床上,卓玛就从里面给我们倒出两杯滚烫的奶茶来,奶茶浓浓的飘浮出香气,屋子里立时暖和了许多。卓玛说奶是新鲜的,我们没有冰箱所以都是当天买的。本来按我们藏族传统应该煮酥油茶给你们喝的,不过得花一些时间,今天太匆促了,下次你们再来时我给你们煮。我们说多谢了,昨天我们在大乘法苑的法会上已尝过酥油茶的滋味了。卓玛随即又拿出两大碗糖果和饼干来,桑杰嘉把它推到我们面前说,这些都是卓玛做的,你们尝尝味道不错,今天也算我们一起过年了,你们汉族今天也应该还在正月吧,因为今年我们藏历过年和汉族年只差一天时间。去国离乡已有十载,对过年已十分淡簿了。面对着这些自制的带乡土气的糖果饼干,竟让我生出了丝丝乡情,今天能与我们一样飘泊在海外的藏族朋友一起过藏族年、汉族年,不但让我感到了浓浓的友情,也让我有同为天涯沦落人之感。维明不停地在吃着饼干和糖果,似乎回到了他的童年。
   
    从藏族过年我闲谈开去,谈到藏族的妇女和风俗。桑杰嘉说,我们藏族一般来说都是女人在家主内,男人在外赚钱,但是妇女在家的地位是很高的,家里的经济由她们支配,家里无论大事小事也都由她们作主,我现在和卓玛还是朋友就已由她来作主了。你们汉族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一夫多妻和妻妾制度,这种制度显示了汉民族是一个男权至上的社会。而在我们藏族则不同,我们则有一妻多夫制,女人可以有好几个丈夫,女人也可以到外面去找男人,如果生了孩子,做丈夫的也要认同这个孩子,有时两三个兄弟共同拥有一个女人,哥哥的妻子也可以成为弟弟的女人,但是在名份上却不能成为丈夫,生了孩子也不叫其父亲,而成为其哥哥的孩子。在西藏社会中,男女间的性关系是比较开放的一个社会,一名女子如果没有结婚生了孩子也不会受到什么歧视,也不会影响她的结婚,但是由于西藏社会有大批的青年男子出家做了僧人,使整个社会男女比例失调,使许多女人找不到男人,因此跟有妻之夫在一起这种情况也是常有的,不算是什么违反常伦的事。西藏社会由于男人出家当和尚,不但造成了西藏人口下降,也使西藏失去了劳动力,使西藏经济长期以来由妇女来担负,影响了经济的发展。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西藏。藏传佛教五大派系的之一的宁玛派,在这个问题上到是比较开通的。它允许其教派内比较低级的僧人,可以娶妻生子,而不影响其学佛,这样就不会影响人口的增加,因为在僧人中,毕竟还是低阶层的僧人为多。我说那么其它教派有无考虑向宁玛派学习,进行宗教改革?桑杰嘉说看来暂时还没有放到议事日程上去吧,这要去问问那些寺院内的高僧们了。但作为西藏流亡政府已很重视这个问题了。
   
    在谈论中,卓玛已在厨房中做好了面片,热呼呼地端上来了。我挟了两片放进嘴里,果真是标准的西北风味,又嫩又滑,嚼起来又有韧度,面片里还放了少许的牛肉丝和大蒜,香喷喷的。卓玛还用白罗卜和香菜伴了一盘凉餐为我们下酒,桑杰嘉拿出了一瓶他珍藏了多时的印度威士忌。当他们得知我们喜欢用可乐掺威士忌喝时,卓玛又特意跑去镇上小店为我们买。可乐对于这个印北小镇来说还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当然让我们感到珍贵的不是可乐,而是他们那一片待客的真情。我们让卓玛和我们一起喝酒,她说现在胃不好不能喝酒了,只能以茶代酒和我们对干。她的胃是在逃亡的路途饥寒交迫中饿坏的,她现在还在吃藏药在调理之中。她说以前她是能喝酒的。她边说着边为我们斟上了酒。卓玛和桑杰嘉都是翻山越岭逃亡过来的,卓玛在逃到尼泊尔时给尼泊尔,警察抓住关了起来,但她较为幸运的是没有被送到中国,而是被送到了国际难民署,难民署又把她交到了西藏流亡政府手里,于是她就来到了达兰萨拉后被分到达兰萨拉的成人学校,在那里她和桑杰嘉相识相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