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陈破空文集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四川大地震一周后,救援工作仍在进行。已知死亡人数达到四万多,受伤人数24万多,无家可归者,多达500多万。预估死亡人数将超过六万,经济损失将超过百亿美元。位于震中或接近震中的重灾区,30年经济建设毁于一旦,等于推倒重来。

   中外人士,极大地关注着遭受空前浩劫的中国,也密切注视着中国政府在这场灾难中的表现。

   5月18日,中国政府宣布:设立三天哀悼日(5月19至21日),期间,全国下半旗,暂停奥运火炬传递。这是中共执政近60年来,首次,不是为领导人、而是为平民所举行的全国性悼念。

   为此,有人称赞中共“进步”。如果这是一种“进步”的话,那么,这恰恰就是一个最具说服力的例子,证明批评和压力,有可能促使中共改变。多年来,每逢天灾人祸,就有人呼吁,政府应该为受难平民下半旗、设立哀悼日,却一律得不到当局回应。这次大地震之后,类似呼声愈加高涨,海内、外中国知识分子,都在不同场合、不同行文中,发出呼声:设立哀悼日,全国下半旗,暂停奥运火炬传递。或以批评,或以劝告,对中南海施压。

   5月16日,远处中美洲的秘鲁政府,颁布最高政令,确定5月19日为“全国哀悼日”,以悼念在四川大地震中死难的中国人。秘鲁政府此举,显然极大地触动了中国政府。试想,如果秘鲁举国哀悼中国地震受难者,而中国竟毫无动静,中国人情何以堪?中国政府如何在国际上自处?秘鲁政府的决定,构成直接压力,迫使中国政府急转弯,两天后,即5月18日,中共跟进,宣布,设立中国的“全国哀悼日”,也是从5月19日开始。

   首次接纳外国救援队伍,是中共在内外批评和压力下,被迫作出的又一调整。四川大地震发生之日起,多国就向中国政府表示,愿意向中国派遣专业救援队伍,协助拯救濒危民众。日本与加拿大等国的救援队伍,甚至立即待命机场,只待中方同意,即刻起飞。但中共当局却以种种借口,予以婉拒。在外界压力和民间批评声浪中,僵持几天后,中共最终让步,先后允许日本、俄罗斯、台湾、香港、新加坡、韩国等国家和地区的救援队伍进入灾区,但已经错过了拯救生命的“黄金72小时”。与此同时,中共仍然婉拒来自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的救援队伍,尽管,中共也清楚,美、英等国救援队伍,拥有世界上最优良的装备、技术和最训练有术的专业人才。

   灾情相对公开,镜头相对直接,是这次抗震救灾中,中国媒体报道方面的又一大“改善”。毕竟,中共需要履行对奥运会的承诺:自2007年1月起,开放境外媒体,在中国境内自由采访和报道。与“承诺”

   对应的,就是国际监督与国际压力。既然纸包不住火,不如自己公开。外界并不知道,中共党内的路线斗争和权力斗争的内情和激烈程度,但,中共党内的改革派,如温家宝等人,完全可以利用这一“承诺”,来打开官方新闻封锁的沉闷局面。

   必须提到的,是跨越省界国界的互联网,对灾情公开所发挥的巨大作用。这次大地震,强度极高(已经修正为八级),波及范围极大(大半个中国),四川省内的许多市、县,尤其被深山阻隔的镇、乡、村等,得不到政府的及时救援,当地民众纷纷展开自救和互救。知情者将这些得不到政府和外界救助的灾情,及时传到互联网上,补足了官方媒体的“疏漏”,更塑造了中国地震灾情空前公开的“新形象”。

   就此,应该说,中国网民功不可没。

   中国网民还集中曝光:地震后,学校倒塌最多,无数花季儿童惨死。

   于是,民间纷纷质疑“豆腐渣工程”,谴责贪官污吏,问责于中共各级政府。中共当局虽百般辩解和淡化,但也不得不表态:灾后要予以调查,发现问题,将予以追究。

   这一切,诚如著名作家章诒和的慨叹:“仅仅是政府、国民在抗击灾难、拯救灾民吗?不,灾难和灾民也在拯救政府和国民,让权力学会靠近人性,叫人心学会仁厚悲悯。”

   说到中共表现,与其说是“进步”,不如说是“调整”。而中共的这些“调整”,均属被动。中共之改变,永远落在民众之后,而且是在民众的不断批评和外界的持续压力之下,不得已而为之。

   不管是台湾的“9.21”大地震,还是美国的新奥尔良风灾,执政的台湾政府和美国政府,都受到民间的激烈批评,或被谴责缺乏预警,或被批评救援不力。民选政府尚须批评,何况专制政权?当然,相对而言,民选政府更在乎批评,专制政权更不在乎批评,但这绝不是专制政权不应该受到批评的理由。而且,事实证明,专制政权仍然惧怕舆论,舆论的压力,或多或少,令其忌惮,或稍加收敛,或改弦易辙。

   犹记四川大地震发生后,某种声音甚嚣尘上:“这种时候,救灾要紧,不要批评,不要谴责……”或者“先救灾,再反思……”于是形成一种奇特的逻辑:太平盛世,不能批评,因为,“政府已经做得很好,无需你们多嘴”;天灾人祸,不能批评,因为,“救灾要紧,谴责无益”;灾难之后,不能批评,理由是,“何必纠缠过去?一切向前看。”

   于是,在中国,每一次天灾人祸之后,政府和民间,鲜闻反思与批评,只见感恩流涕的歌功颂德。以年初的大雪灾为例,事后,何曾有人反思?何曾追究政府责任?几个月间,只有对“藏独”的围剿,只有对奥运火炬的狂热。大雪灾的悲剧,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

   上世纪60年代初,中国出现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发生大饥荒,数千万人被活活饿死。当时的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直言:“三分天灾,七分人祸。”40多年过去了,天灾与人祸的恶性循环,并没有终结。

   迄今未能建立起保障监督与制衡的民主制度,是其中关键。

   但愿,经历大地震的阵痛之后,中国朝野,能够痛定思痛。民间逐渐强化自主与监督,政府逐渐习惯问责与批评。使即将主办奥运会的中国,理性地,成熟地,迈向文明和进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