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死亡地带》续155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亡地带》续155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47章:麻风病孤寨(1)
   

   林海无涯,小分队继续在林间游动。这阮丽其实没什么方向感,东走西走,又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好在大森林还是比较慷慨,总是为大家准备着取之不尽的食品,使人还心存感激。都说快见到人了,可依然是只听风韵响,不见人过来。这天傍晚,大家来到一个比较幽深的地方,甚至可以听到泉水流动。突然,阮殊发现前面树上吊着一个死人,吓得鬼叫起来。
   秦玉忙赶过去看,见那可能是上吊的人已经不知死了多久了,舌头伸得很长。躯体已经干瘪了,好象一大块风化肉干。更可怖的那人的躯体好象残缺不全,身上有些怪斑。秦玉判定此人有严重疾病,变告诉大家不要靠近。而这时,不远处传来人的喧哗声。
   众人寻声望去,见袅袅炊烟升起。
   阮丽有点不知所措。秦玉也觉得有危险,便建议由他一个人过去侦察一下。
   他走了过去,发现这里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孤寨。
   男男女女都有。约20多人。
   可他们表情呆滞,麻木不仁,与正常人有别。
   
   阳光好象从来没有照在他们身上,或者说他们从不懂阳光浴。感觉他们的身躯在腐败之中。
   秦玉想了想,走了出来。对他们说:“不要靠近我们。请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
   见他身上背着有枪,那些人有点发慌。他们吱吱唔唔地商量了一会,才有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她停在距离秦玉几米远的地方,眼眶里含着泪水:“我们是麻风病人。”
   秦玉听说过这种病,传说中会经过体液传染。患者很难治愈,但一经发现,就会被隔离起来。他问:“你们怎么会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了?”
   那女人每讲一句话都要停顿半天:“我们……从前……是在医院…….但医生……说……我们…….的…….病治不好了…….只有几个……人……出院了……剩下的……就被……..安排到……这里…….自生自灭…….。”
   秦玉:“你们有食品吗?”
   女人:“有一些……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人…..送来……可不够吃…..经常死人……没人管……。”
   就那么几句话,那女人已经好象累得喘不过气来了。这时,又有一个男的走了过来,他也沮丧地:“你们没、没听说过麻、麻风寨吗?这里就是。”
   
   秦玉:“医生呢?”
   男人:“他们培、培养我、我做医生、医生了!”
   秦玉:“你有药吗?”
   男人:“有。没用。现在大家都、都不吃、吃了!”
   秦玉叹了口气:“唉,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来了几年了?”
   男人:“文化大、大革命中送来、来的。”
   秦玉:“你们这里有小孩子吗?”
   男人无可奈何地:“没有。都被阉、阉割了。”
   秦玉的眼中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幽光:“我问你:前面树上那人为什么自杀了?”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