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死亡地带》续155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艾鸽油画:小桥流水人家
·艾鸽油画:六四女鬼
·蝶恋花·咏梅/艾鸽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花发沁园春·梅 /艾鸽
·艾鸽诗歌《网帆》
·艾鸽诗歌《忧伤的月亮》
·艾鸽词:踏莎行(春将至)
·艾鸽七律:题香港六四纪念馆
·艾鸽长篇散文诗《天籁》新节选
·网友评论艾鸽作品第九集
·艾鸽诗歌:一个人的情喉
·艾鸽:伤春词
·艾鸽诗歌《留念春》
·艾鸽情诗《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一集)
·转载:艾鸽经典诗句(第二集)
·艾鸽诗歌《玫瑰 心瓣的玫瑰》
·艾鸽巴黎最新留影:诗人之韵
·艾鸽被盗油画《美人珊》成买家争购逸品
·艾鸽电影流馨阁拍摄花絮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一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二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三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四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五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六
·艾鸽诗歌《四季风韵》
·艾鸽在海边的闲情逸致
·艾鸽七律:中秋揽月
·艾鸽诗词打擂台邀请赛
·艾鸽《荷花新赋》
·秋枫赋/艾鸽
·艾鸽格言录(第一集)
·艾鸽油画《春夏秋冬》
·艾鸽《冬梅赋》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春柳赋》
·艾鸽诗词擂台赛打败天下无敌手
·艾鸽照片《拂晓时分》
·艾鸽文集文学作品遭受嫉妒狂攻击屏蔽
·艾鸽文学艺术网
·艾鸽词《梧桐影》
·艾鸽诗歌《男儿》
·艾鸽诗歌《致星空》
·艾鸽《玫瑰赋》
·艾鸽诗歌:《巴黎 世界的首都》
·艾鸽油画《天使仙逸》
·艾鸽:诗歌《致彼岸》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十集
·艾鸽诗歌《巴黎 世界的首都》中法文版
·艾鸽格言录(第二集)
·艾鸽词《花发沁园春》春来回眸
·自贺艾鸽文集的点击数超过一千万
·艾鸽油画《冉冉升起》
·艾鸽油画展
·转载youtube视频:诗坛王子艾鸽
·艾鸽谈《红楼梦》的四大硬伤
·艾鸽油画《春夏之美》
·艾鸽对唐诗两首
·艾鸽和崔颢《黄鹤楼》
·视频:艾鸽 油画与诗韵的生命体
·艾鸽油画:一枝独秀
·艾鸽和辛弃疾《青玉案》词一首
·艾鸽和苏轼词《水调歌头》
·艾鸽情诗:爱你的季节
· 艾鸽:《中秋倚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亡地带》续155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47章:麻风病孤寨(1)
   

   林海无涯,小分队继续在林间游动。这阮丽其实没什么方向感,东走西走,又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好在大森林还是比较慷慨,总是为大家准备着取之不尽的食品,使人还心存感激。都说快见到人了,可依然是只听风韵响,不见人过来。这天傍晚,大家来到一个比较幽深的地方,甚至可以听到泉水流动。突然,阮殊发现前面树上吊着一个死人,吓得鬼叫起来。
   秦玉忙赶过去看,见那可能是上吊的人已经不知死了多久了,舌头伸得很长。躯体已经干瘪了,好象一大块风化肉干。更可怖的那人的躯体好象残缺不全,身上有些怪斑。秦玉判定此人有严重疾病,变告诉大家不要靠近。而这时,不远处传来人的喧哗声。
   众人寻声望去,见袅袅炊烟升起。
   阮丽有点不知所措。秦玉也觉得有危险,便建议由他一个人过去侦察一下。
   他走了过去,发现这里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孤寨。
   男男女女都有。约20多人。
   可他们表情呆滞,麻木不仁,与正常人有别。
   
   阳光好象从来没有照在他们身上,或者说他们从不懂阳光浴。感觉他们的身躯在腐败之中。
   秦玉想了想,走了出来。对他们说:“不要靠近我们。请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
   见他身上背着有枪,那些人有点发慌。他们吱吱唔唔地商量了一会,才有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她停在距离秦玉几米远的地方,眼眶里含着泪水:“我们是麻风病人。”
   秦玉听说过这种病,传说中会经过体液传染。患者很难治愈,但一经发现,就会被隔离起来。他问:“你们怎么会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了?”
   那女人每讲一句话都要停顿半天:“我们……从前……是在医院…….但医生……说……我们…….的…….病治不好了…….只有几个……人……出院了……剩下的……就被……..安排到……这里…….自生自灭…….。”
   秦玉:“你们有食品吗?”
   女人:“有一些……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人…..送来……可不够吃…..经常死人……没人管……。”
   就那么几句话,那女人已经好象累得喘不过气来了。这时,又有一个男的走了过来,他也沮丧地:“你们没、没听说过麻、麻风寨吗?这里就是。”
   
   秦玉:“医生呢?”
   男人:“他们培、培养我、我做医生、医生了!”
   秦玉:“你有药吗?”
   男人:“有。没用。现在大家都、都不吃、吃了!”
   秦玉叹了口气:“唉,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来了几年了?”
   男人:“文化大、大革命中送来、来的。”
   秦玉:“你们这里有小孩子吗?”
   男人无可奈何地:“没有。都被阉、阉割了。”
   秦玉的眼中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幽光:“我问你:前面树上那人为什么自杀了?”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