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后宫》连载41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宫》连载41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第17章:白道追杀令
    (1)
   如果用黑道追杀案来形容老D们做出的决定,是不太客观的。他们都是些有脸面的人,权力的光环时刻闪烁着,虹霓迷人,很少有人会想到与打手撕票等联系起来。那西装笔挺的时候,更是公信力的象征。白道与黑道本来是截然相反的,可如果白黑道通吃,那就不是一般人物了。
   老D把情况汇报老A老C及通报老E等后,老A们震怒。显然,那个看守者已经失职。而且,很可能他们会导致泄密。那个冰箱里无疑藏有大量现金,可以往忽视了。他们如今有钱还有秘密,极度危险。钱并不重要,而重要的是整个贪腐大案。白道终于按捺不住了。一个追杀令在海滨市甚至在国内徘徊。
   话说婵娟自离开了别墅后,整天在惶恐之中度过。

   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她决定换一个城市生存。
   临走的时候,她又来到海边。
   那大海象一个久违的情人,舒卷着墨绿色的浪花。她面对一个女人的郁闷,无声地颤动着那温柔的水舌,舔着那岸边的倒影的垂柳。
   
   她的瞳人里放射出谈淡的有幽光,那是对生命的渴求。
   有一彷徨。是一中搀杂着悲凉的无奈。
   面对那滚滚的波涛,她甚至想过自杀。与大海溶为一体。
   她沿着海边漫步,思绪中已经乱作一团。在强大的权力机器的应作中,她作为一个弱女子,也是一个受害者。
   这世界撕裂了人生,也撕裂了她的梦想。
   她要走了。她要对大海作一告别。
   她躺在沙滩上,任阳光爱抚。
   那美妙的线条依然是如诗如画。
   被蹂躏的青春,似乎在跳跃的细胞中饱含眼泪。
   
   她来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裸泳。
   好象只有这种方式才能洗涤掉身上的污秽。
   波澜起伏的海涛,冲击着她的雪白的身躯,宛如海豚游弋。
   墨绿色的波涛,倦怠地颤动着,这唯一的欣赏者。
   女性既然是水做的,也只有在水中才会与水溶为一体。
   游累了,她走上岸来,披着落霞。
   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只有几只海欧在鸣叫,好象是在赞美她的胴体。
   她穿好衣服,从海边往回走。
   突然,一个醒目的布告映入她的眼框。
   告示
   近日在海中发现一具男尸,身份不明。
   有知情者请告知本市公安局。
   电话号码XXXXXXXX
   还有照片。
   婵娟望见照片,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此人不就是那个天天看守她的男人吗。
   恐怖感立即袭击她的身心,她差点昏獗过去。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