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童年记忆(28)右派]
万润南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四通秘辛(1)
·一个灾难时代的优雅和精致
·四通秘辛(2)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童年记忆(28)右派

   
   说了一点粉红色的往事,网上有朋友就说我是“早熟”。其实不然。那时候,因为偷读母亲看的书,我脑子里已装了不少鸳鸯、蝴蝶、三颗樱桃、雾、雨、电……和没有看过这些闲书的同龄人比较,可能知道得多了些。但似懂非懂的模糊感觉,算不得早熟。
   
   我真正早熟的,是另一方面。
   

   我喜欢读大人的报纸。父亲每天下班,公文包里都会带一份《解放日报》。我会把它偷出来,读得津津有味,特别喜欢读那些评论文章。一九五七年秋,我开始读六年级。一九五八年夏,小学毕业准备上中学。这一年当中,国家政治生活中发生了许多大事。在报纸上,我读到右派、党、进攻、反击这样一些词汇,对我来说,都是抽象的概念,离我实际的童年生活,很远、很远……
   
   直到有一天,这一切都变得如此的近、如此的具体。
   
   我父亲单位有一位同事,外科主任大夫周楚仁。周伯伯是湖南人,身材高大,医术高明,是我们一家的好朋友。小时候我难得生病,三年级时好不容易发一回烧,还是因为出麻疹。周伯伯来看我,给我带来的柑橘又圆又大。童年的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后来只要我看到又圆又大的柑橘,就会想起和蔼可亲的周伯伯。
   
   五八年夏天,反右已进入尾声,大跃进揭开了序幕。老毛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得不亦乐乎,还觉得不过瘾,又忽发奇想,号召全国人民和麻雀斗。
   
   作为小学生的最后一个暑假的某一天,我跟着父亲去他们单位,观摩这场伟大的消灭麻雀的人民战争。房顶上、高墙上,在所有建筑物的制高点上,都站满了狂热的人群。他们敲锣打鼓、挥舞着被单、彩旗,他们要把麻雀轰得惊慌失措、轰得没有歇脚之处,然后累死、饿死、摔死。对了,根据篡改过的列宁语录:革命是没有头脑的人们的盛大节日。消灭麻雀的革命就是这样的盛大节日。
   
   节日里人人兴高采烈。我注意到有一个人不高兴,他就是周伯伯。周伯伯非但不高兴,还一直阴沉着脸。这时候救护车呼啸而来,有人从房顶上摔下来了,紧急送医院来抢救。周伯伯一边准备做手术,一边从嘴里崩出了八个字:
   
   “劳民伤财、草菅人命!”
   
   这两个成语,我觉得用得太贴切了。能这样说,需要大智慧;敢这样说,需要大勇气。周伯伯的形象,在我心目中一下子高大起来。我读报时得来的那些模糊概念,一下子清晰起来。在回家的路上,我试探着问了父亲一个问题:“周伯伯会不会是右派?”
   
   父亲一下子勃然大怒,厉声喝止我:“细佬家不可以胡说!”
   
   一个星期以后,父亲下班进了家门,首先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了我一会儿,然后宣布了一个让我们全家伤感的消息:“让大南说对了,周医生被戴上了右派帽子”。
   
   因为周伯伯,“右派”这个称谓,在我心目中已不再是抽象的概念:他们是好人、能人、有头脑,而且敢大声地把真话讲出来。
   
   那一年,我还不到十二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