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中学时代(5)小英]
万润南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学时代(5)小英

   前面说过,男孩子上学太早,不见得完全是好事。说了一个原因:个头不高、拳头不硬,不利于在男生里面当头。这其实不算什么,一堆人里头,头只有一个,咱不当就是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不利于找自己的另一半。头可以不当,另一半不能不找,对伐?
   
   女生本来就发育得早,一般要比同年龄的男生高一头。以前我在婚配概率里说过,女生的目光都往上看。这样一来,小男生就更可怜了,完全在同时期女生的视线之外。只剩下一条出路,那就是姐弟恋。
   小学时同菁菁勾过手,算是同女生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第二次就是和沈小英了。她高一,我初一。她是大队长,我是大队副。她长得端端正正。设想一下,一尊观音像,一边梳一条短小辫,白衬衣,黄底黑格的中短裙,那就是沈小英。区里组织各校的大队长游佘山,每个学校一个名额。她破例把我带去了。
   

   佘山算是上海郊外的著名景点。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佘山也就是几个小土包,但在长江冲积平原上,就可以称山称峰了。那天,我几乎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她也时时刻刻关照着我。为了便于各学校之间交流,每人发一个名牌,佩戴在胸前,上面写上学校、姓名、职务。我填上了学校和姓名。在职务一栏,我犹豫了。不能填大队长,又不好意思填大队副,虚荣心作祟,我就把这一栏空白了。
   
   她看在眼里,微微笑了一下,把我招呼到跟前,亲热地把我揽在怀里,说:“来,我帮你填上。”我心里忐忑着,同自己的亲姐姐都没有这样亲密过,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完全顾不上她帮我填写了什么职务。
   
   回到家里,取下名牌,我立刻羞愧得无地自容。她在我名牌的职务一栏,填上了醒目的“大队长”三个大字。
   
   在以后的人生经历里,每当虚荣心又要作祟,我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佘山上的那一幕,仿佛看到她的微微一笑,就会产生一种警觉,以免自己再次无地自容。
   
   第二年,我就继任了大队长,她到校团委工作。她高三毕业的时候,我送了她一本精美的日记本。在日记本的扉页上,我第一次亲热地称她为小英姐姐,写了一段温馨的赠言。她也爱好文学,报考大学的志愿是北大的中文系和人大的新闻系。因为非常特殊的原因,她没有如愿。后来,她的人生道路走得相当艰难。
   
   文革期间,我去看望过她。她家住在淮海路上。那时候,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
   
   游佘山的那一天,她就是梳两条短小辫、白衬衣、黄底黑格的中短裙。小英姐姐的印象,就这样在我记忆中永远定格了。

此文于2008年05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