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作舟博克
·『书与爱情』
·【恐怖分子 --- 他在观察】
·【向一位老人致敬】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与一位美国老太太的谈话】
·『三缺一』
·白灵:迟到的高潮
·【将“伟大”归还给齐达内】
·作舟诗赠中国河北省廊坊作协副主席赵丽华
·《洗脑与意淫》1.
·[洗脑与意淫] 2.
·洗脑与意淫[3]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捐款秀”出现了丑陋的画面
·【 钱 是 王 八 蛋 】
·◆ 美国: 邪教王国 ◆ [图]
·
·1
·
·1
·今夜,我为心痛买单!
·《“八”的联想》
·◆ 卸 磨 杀 驴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在“大纪元”对王的采访中,王说了一句给我印象很深的话:“杜克大学的学生会
   就像一个黑社会,他们的后台是中国领事馆,我有他们的‘组织活动’经费的证据。”
   
   这句话突然勾起了我的回忆,就是在国内大学里的那个“学生会”和它的成员们。
   尽管他们无法与今天杜克大学的学生会相比,可是,党委/团委的“提拔方式”大概

   在十几年里是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吧!
   
   大学时期,很多学子还是极其天真的,头脑的可塑性非常强。所以,当时的学生会
   成员似乎是同学中的“佼佼者”---能说会道,有组织能力,有集体主义意识,有入
   党的迫切愿望,助人为乐,大公无私等等。可是,几个月过后,这帮家伙就原形毕
   露了:能拍马屁,会装孙子,敢说瞎话,善于拉帮结派,急于出风头,善于引诱煽
   动,甚至比其他男同学更会欺骗女同学。同学们观察到的证据是:学生会主席的对
   象简直是个骚 [ ]!
   
   其实,男孩子给学生会主席的对象起外号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嫉妒,因为那个女孩
   子按当时的同龄人的“审美观”是属于很“性感”的那种---烫得微黄的头发,红得
   发黑的处理口红,冒牌儿的高跟儿鞋,走私进来的自行车,土的要命的大红太阳镜
   等等。
   
   现在想起来好笑,可当时,在外地上学的男孩子,正处于荷尔蒙发酵期,能不羡慕
   又红又专,而且每个周五都能“打炮儿”的学生会主席嘛!!??
   
   后来,这哥们儿入了党,“学生党员”!!毕业后,听说把那个女孩儿甩了。
   
   所以,在那个年龄,大学生们不仅在学死的知识,还学到了活的本领---“领导”和
   与组织靠拢的优越性!那个“主席”哥们儿在一两年里迅速地“成熟”起来,好像
   突然比我们大了好几岁!!一些校领导在同学眼里如“耗子见猫”,可这哥们儿和
   领导们的亲热与他受的青睐竟驱使低年级的“上进生”拍他的马屁了!这就是当时
   的“现实”,你一个中国大学生是必须学会去接受的!
   
   ◆
   
   我们可以想像得出,在“政治”活动/运动中,“学生会”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以
   及对“不愿合作”的同学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我在上一篇杂文里将王千源和木子美牵强起来的目的是想说,王千源没有和木子美
   一样的“出名”动机。人们把王在那一刻所说的话主观地曲解为她要“出名”等等
   是非常错误的。
   
   网友“医生笔记”认为我们不应该拿王千源的勇敢来说事,也不应该以此来暴露中
   国的阴影等等。为什么不能呢??!!
   
   我们怎么这么糊涂呢?我们怎么能接受以杜克大学中国学生会发起的对一个直言的
   女同胞的人身攻击,而不愿看到这样一个头脑尚未被完全污染的女孩子在遭受攻击
   后被同情、被肯定呢??!!
   
   再说得明白点儿,中国人里“木子美”的数量远远超过了“王千源”的数量。我们
   需要更多的“王千源”!
   
   在对一个统治我们的政党/政府批评时,那算不上“道德”!那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
   利!公民监督政府是正常的,只不过千百年来的“新孔子主义”仍在深深地影响着
   中国的子民,让他们像对待皇上一样“团结在最高统帅的周围”。
   
   中国如果没有“阴影”,如腐败、人权问题、环境污染问题、政法机关的不公、虐
   待动物等等等等,那么,中国在廿年前就会举办奥运了!!
   
   很多的中国人习惯了在谎言里生存。尤其是当噩运落在别人的头上时,只要自己的
   小命儿安全,谎言也就无所谓了,甚至谎言和真理本来就是“胜利者”的专利。
   
   现实和文学作品里,有很多的例子描述当生活在谎言中的人们被告知真相时,他/她
   们会否认、会拒绝转变思维的角度。
   
   事实是,中国存在着问题,而且很严重、很多!当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因为不同的发
   言而被污陷、其远在万里的父母被威协时,我们难道还分不清美与丑吗?当有的同
   胞试图唤起我们的自由和平等的意识时,我们就只会用风凉话来应付吗??
   
   又是谁不敢面对自己呢!!??
   
   我明白我们都关心关注祖国的发展与变迁,只是我们“爱国”的方式和思维角度的
   不同。这很正常,这本身就是民主自由!
   
   
   ---作舟
   
   
   >>>>>>>>>>>>>>>>
   
   附:
   
   网友“医生笔记”的见解:我眼睛里的“王千源”事件
   
   
   让我很不高兴的并不是王千源这个人的本身,而是她本身所起到的作用。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从来就没有主张回避对于中国的民主,人权,自由,道德,以及等一些社会问题,国家问题进行积极辩证地讨论。不过,让我本人一直以来非常反感的是,为什么一和某些人谈到中国这方面的问题,就似乎永远在谈论一个阴谋,一场屠杀,一次血案。然后给谈论者打下一个深深的恐怖烙印,老实讲,这种恐怖烙印,给今天的中国人(特别是是年轻人)本身都带来一种很沉重的消极影响。
   
   我相信每个家长在教育孩子审美德操的时候都不会简单地把世界化成了两半------------阴影的地方就全都是阴暗丑陋的,阳光的地方就全都是光明美好的。然而,让我很遗憾的是,在国外这么多年了,我看到在西方的很多人就是怎么简单地把今天的中国社会划入到这个阴影范围的,似乎中国从来就没有过阳光,而有的只是阴影黑暗中点点死难者的鬼火在闪烁。我不知道这种观点的根源在哪里,但我知道,在“自由”的西方世界里,大家久而久之地已经习惯了这个观点。
   
   所以,我深深能理解这次海外学生的行为,尽管我们都不否认中国的确还有“阴影”。然而,谁又愿意被人习惯地称之为来自“阴影”的黑暗国度呢?我相信这次海外的大部分留学生就是想和那些早已充满了成见的外国人争辩:有阴影的地方并不全都是阴暗丑陋的。
   
   尽管,这些留学生们所用的方式也许很幼稚,也很简单急躁,但我觉得这是一次交流的碰撞,至少,能让西方人看清这些来自“阴影”国度的中国年轻人有一颗脆弱的民族自尊心,(不管这种自尊心该不该有)他们的确是在渴望被理解。
   
   然而,这种其实很简单的愿望和行为,却最后一下子全乱了,然后全部复杂化了。
   
   王千源这个人究竟怎么样,以及她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做?我不想对此讨论(其实讨论这个也没什么意义),我本人也没有觉得她有多“卖国”,只是知道她观点有些“清凉”罢了,而实际上她的观点很多中国人也都有,这种观点在国内也并不是什么“禁忌”本来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然而,恰恰糟糕就糟糕在,这种“清凉”的观点,突然地投入到了一锅热油里(如果一锅冷油也没什么了),从而炸了起来。
   
   我想大家在厨房做菜时,都知道热油锅溅水后的麻烦吧。这个时候你是该恨这个水珠子,还是该恨这锅热油?做菜时加油加水本是常事,然而不合时宜的水油接触,给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添加了多少话题?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笑话:一户人家得了个小baby,亲朋好友都纷纷祝贺,有的人说这个娃娃将来一定能当官,有的说这个娃娃将来定成大器,有的说这个娃娃将来没准是个艺术家…….,这时候突然有个人说:“这个小孩将来迟早会死的。”一时哗然,这个人立刻遭到了大家的唾骂。然而谁都知道,这个人说的是实话,人谁不会死呢。
   
   王千源一没有杀人,二没有放火,三没有抢劫偷盗,然而她为什么会一时间成了一个众怒的对象呢,我想就是这个原因。其实很多人对王千源无怨无仇,无亲无故,根本谈不上去恨她,也谈不上去同情她,而都是在“利用”她做一种情绪上的反弹。
   
   在遭到了简单粗暴的人身威胁和恐吓以及处理后,王千源,以及她的家庭现在理所当然的成了受害者,这个我完全可以理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然而,让我厌恶的是,在什么事情都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王千源就被“如获似宝”地拿了出来,成为了一种理论依据,再次引申到中国“阴影”问题的各个方方面面上去了。似乎王千源越倒霉,中国也就显得越黑暗。
   
   “道德”本是一种修养,但我看到有些人在谈“道德”的时候,只是表面上的阅金经,调素琴,温文尔雅,但举世浊而独我清。似乎永远都只在用“不道德”来证明“道德”,用谴责“阴暗”来表现“光明”,大家都急急引经据典,忙忙旁征博引,然而永无休止的却只是“党同伐异”。
   
   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是所有的留学生在激动地高呼“打倒中国共产党”的时候,又有一个王千源一样的人物因跳出来中流砥柱而被害,那么,是不是今天有关“爱国贼”和“人权人士”的两方又会彼此交换了战壕对骂?
   
   在我们曾经追求道德的标准,利益的公正,美丑的评价的时候,似乎很少有过统一的的度量衡。我们总是以想象中的神一般的的神圣和伟大来歌颂,和以想象中魔鬼一般的丑陋和可怕去抨击,但是有谁敢用去真正地面对了自己,-----一个人本身无法超越的本能和局限性?
   
   对此,我深表怀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