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夏子頤----“右派情踪”(37)]
素子文集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牡丹亭》劇中柳夢梅赴臨安之水路
·倪匡:田園書屋的好書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五)
·收藏軼事——潘天壽與《睡烏圖》
·琴人瑣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夏子頤為永嘉人,我是樂清人,我們不同縣,但同府(溫州府,現稱地區),故亦可稱同鄉前輩(他比我長十來歲)。他是一代詞宗、我的老師夏承燾的侄兒,因而應該比一般同鄉交誼深厚些。在杭州,他住建德路,與我當時所住武林路閣樓相距僅一箭之遙,又可稱得上鄰居。加上我們又是“丁酉”同科,那便可稱“一丘之貉”了。落實右派政策前夕,我尚未搬家至見仁里前,一度我們頗有交往。他的心情欠好,性格不豁達、不樂觀,膽小怕事。他常到閣樓向王紹舜先生訴苦,愁眉苦臉,談話內容乏味,從未稍涉學問,都是些瑣屑的芝麻綠豆之事,且無幽默感。他身為右派,二十多年的磨難,事業不順心,家庭之間,夫婦關係冷漠,他有苦沒處說,沒有自我排遣的能力,故表現出壓抑、猥瑣之情!究竟二十年右派生涯,他有何遭遇,不得而知。
   
   一個人在遭受磨難之際,往往有多類表現:一類變得灰心喪氣,從此意志消沉,以至自殺;一類為了生存,不惜賣友求榮,變得圓滑世故,自私自利;另一類則經過磨煉,從此發奮圖強,更為自珍自愛。夏子頤似乎徘徊於灰心喪氣、圓滑世故、發奮圖強三者之間……他缺少君子坦蕩、睿智深沉的風度。王紹舜先生算得上是個弱者,但他也不喜歡夏子頤,笑評他“鬼鬼祟祟,不知幹些甚麼!”
   

   夏子頤中等身材,五官端正,在“落實右派政策”時,已五十多歲。早年畢業於上海美專,在浙江省文聯群眾藝術館任職,後期為專業畫師。陳朗說早先即認識夏子頤,是在他上海美專時期。陳說,當年在“反飢餓、反內戰”的學生運動中,夏也曾意氣風發於一時,以木刻為武器置身於美術戰鬥者行列,一直到五○年代初,他還是以木刻創作為主,題材多屬戰鬥性的,如表現浙南游擊隊員形象等……然到我結識夏子頤時,他則已專攻國畫花鳥了。
   
   夏子頤的畫風先宗大頤潘天壽,後期私淑石壺陳子莊,然他均無二者大師之磅礡氣象,只取其一鱗半爪。他曾贈我一幅睡烏圖,破蕉覆蓋之下,巖上有飽食相偎二鳥,略有潘翁風貌。贈我哥昌米一幅殘荷水鳥:短尾、閉目、縮爪,蹲於一枝無葉殘梗之上,僅用黑色,然勝似赭黃、石青,依稀石壺筆致,用筆簡練,風格不俗,實屬難能可貴。
   
   約在八○年代初,落實右派政策之後,彼此都忙於工作事業,一個偶然機會,我到過夏子頤的建德路寓所,從室內佈置中才見出他的內秀。建德路在西湖邊六公園附近,為很靜的一條短街,至多二百米長度,沒有通常里巷寬度,但這裡是浙江省文聯所在,浙江作家協會等各協會當時都在此處。隔街為龍游路(只得一百米長),當代書法大家沙孟海與詩人、教育家鄭曉滄寓舍所在。這一帶文采華贍,詩禮之家,是個文化氣氛極濃之地。夏子頤的寓所在文聯隔壁、作協對面建德路轉彎處。一個小小的半圓形獨立宅院,在附近新的高樓林立,一家一個“鴿子籠式”套房的狀況下,他的小宅院可謂絕無僅有。小院有木板雙扉門,進門是一個小小庭院,院中一棵羅漢松老樹,翹首院牆之外。左側一小間為書房兼客室。右側一小間畫室內通臥室,壁上張掛字畫多幅,恰到好處。桌上之文房四寶,古色古香,精美之至。南向一律似北京四合院木格紙窗,纖塵不染。想象月夜、樹影、紙窗、篆煙,真是神仙邸宅!這是我多年以來首次見到的在杭州最雅致的居所。然此屋外表,粉牆土壁,極不起眼。夏子頤既沒有“裘馬輕肥”之客,也沒有與朋友共豪情之舉,所以罕有舊友能窺見他此一世界,因為從未聽說他邀請過人到他的小雅舍。小院終年雙扉緊閉,何止是冷落!即使如我輩同命運近鄰,也只去過他的雅舍一回!
   
   夏子頤夫人也為溫州人,是杭州第八中學教師。她個子矮瘦,大約是經歷使然,平時表情嚴肅。她不喜歡客人,認為閉門謝客,最為安全。自一九五七年以來,懾於政治壓力,為免惹是非,她對夏子頤管束甚嚴。夏子頤懼內,曾向王紹舜先生嘆息,說他沒有家庭溫暖云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