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素子文集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牡丹亭》劇中柳夢梅赴臨安之水路
·倪匡:田園書屋的好書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八○年代初“文革”結束,糾正冤案錯案,右派“改正”,所謂“百廢待興”,各處用人又重視學歷,而文化、人才斷層,正規大學畢業生不敷需求,於是從中央到地方的成人大學應運而生,接著誕生了通過電視教學的電視大學。除中央、省、市正式電視大學外,各大工廠、大單位都利用電大教材,聘任輔導教師,為培養職工成立電大分校,連平日作為瓶花毫無獨立政見的各民主黨派,也紛紛效法,開辦成人夜大。夜大學大多租用各大專院校以至中小學的課堂,並聘請各大專院校教師以電大教材講課,學生都是些三十歲左右受文革潮流衝擊而致失學者、在職者。一時遍地芳草,稷門、絳帳,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弦歌不絕,有教無類!民主黨派如九三學社(以科技工作者為主),民主同盟(簡稱“民盟”,以大學教授、社會科學者為主),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簡稱“民革”,以殘留大陸之尚有利用價值的老國民黨員為主)等。杭州市民革不落人後,力爭上流,亦在一九八○年創辦了民聯夜大學,稱“民聯業餘學校”。
   
   當時我已落實在杭州市機械工業學校任語文教師,並在浙江省藝術學校兼語文課。民聯夜校興建伊始,設有詩詞格律班,並招收了四十多名學生(其中年齡最長的學生是前國民黨師長,經“戰犯”關押釋放後被委任為浙江省對台廣播站站長方耀,時已七十多歲),已聘詩詞家八十多歲的盛配(右派)為教師,未及開學,盛配子女慮其夜間外出不便而請辭,再聘省文史館館員章士嚴為教師,不久又請辭。開學在即,而急待教師。一日,民聯教導主任徐衡親蒞武林路閣樓,說是省文史館向他推薦了我,雖然我當時才四十多歲,且脫離了學界二十多年,但為文史館學者所倚重,無從推辭,勉力赴任。於是從一九八○年開始,我即在民聯夜大學擔任古代文學、古代漢語與詩詞格律等課。一九八二年民聯成立電大分校,我繼續任電大古代文學、古漢語課,直至一九八五年我至雜誌社任編輯為止,前後凡五年。在這五年中,教學相長,使我增進了學問,而且在民聯的同仁中、學生中結識了許多可貴的好友!
   
   學校的員工,除兼課老師外,都是些吃過苦頭但有學歷的老國民黨員,如校長王某(忘其大名,身世不詳),教導主任徐衡等。我與徐接觸較多,他畢業於老復旦大學新聞系,在報界多年,共黨執政後,在囹圄二十多年,“落實”政策後得有機會致力於教育事業,於是廢寢忘食,摩頂放踵,不黔突,不暖席,最後在其陋室中死去,當夜大學生陳一江發現時,在床下已斃數日矣!在火葬場遺體告別會上,雖經整容,我還見他指間猶有泥土,大約是臨終之時尚在掙扎吧!?

   
   員工中任刻鋼板、印刷者沈奇年,在一九五八年支援寧夏的烏托邦大遷徙中,作為高中生他趨赴沙漠邊陲,等到發現這是一場變相的無期徒刑時,他帶頭請願要求返杭,結果以“反革命首腦”判刑,服苦役竟達十九年之久。他手帶鐐銬尚以《辭源》自習,饑餓時吃過糞桶裏的瓜皮。歷經苦難,不改其樂。年已四十有餘,尚無配偶。平日於文物搜藏,抱殘守缺,如醉如癡,比之居陋巷的顏回,節操猶有過之。後與我同在周采泉門下,有師姐弟之情,甫稍安定,他不幸死於車禍。
   
   奇年之死,與我抱同樣沉痛、久久未能去懷者是民聯夜大學的組織者之一戴蔭遠先生。戴先生為江蘇淮陰人,退休中學老師。抗戰時期,避寇浙江,就讀嚴州碧湖師範,五○年代初,曾在杭州師範所開設的小學教師培訓班就讀一年,在校時,我們並不相識,但在一個鍋裏攪過勺,算是忘年同學。所以他見到我時,用蘇北口音稱我為“勞同謝”(“老同學”)。他在早年任教於高銀巷小學時,被打成右派,於是上山下鄉,勞動,發配無復寧日。直至八○年代“落實”後,民聯興辦夜大學,他被難友徐衡相邀出山,已是他退休多年以後了。戴先生高度近視眼,白內障,在鬧市行走,靠邊而 走,隨時都怕撞著人。他辦事一絲不苟,任勞任怨,早到遲退,即使在假期中還運籌不息。他為民聯夜大創辦過音樂班、手風琴班、繪畫班、書法班。並兼任聘請教師的重任。在同仁中他摯愛沈奇年,即使後期奇年離校他就,彼此亦來往頻繁。戴蔭遠間時特購大蹄膀,由夫人烹飪,一半紅燒,一半白燒,為奇年補身、解饞。
   
   戴蔭遠夫人是先生在碧湖師範時同學,他倆相識於日寇侵華的國難之際,共度過避寇的八年艱苦日子。一九五七年戴蔭遠劃為右派,風風雨雨,攜老帶小又是苦難深重的二十年。這是一對名符其實的患難夫妻!夫人身材矮小,從事會計工作,退休之後仍在“民革”某技術處任職。無論嚴寒酷暑,午休時間都要乘公車趕回家為丈夫備飯。非常湊巧的是,自一九八六年以後,他倆成為我雜誌社所在地的近鄰,從此我也享受到了夫人的許多好處。原杭州古城在民國十六年前,市內尚有浣紗河、中河、東河、新開河、小河等等七河,左繚右繞,是處有宿舟、河房、拱橋、小巷,是一個“東方威尼斯”,近人戴望舒的新詩〈雨巷〉,即是杭州深巷的優美寫照。我在一九八五年以後任職的《風景名勝》雜誌社,即座落在馬市街小營巷醬園弄十二號,大門開處正對著醬園弄垂直成丁字形的銀槍巷,東河萬安橋下。這些小巷窄窄長長的,非常安靜,還保持有昔日風貌。戴蔭遠一家於一九八六年初搬遷到銀槍巷一號,與雜誌社“一巷帶緣”,步行毋需二分鐘。夏日午休時間較長,夫人回家做飯,邀我同食,我在他家午餐午休,為期不短。夫人和悅以待。
   
   一九八七年九月七日,大雨傾盆,我所居武林路閣樓,因樓梯屋頂漏水,似花果山水簾洞。下午四時左右,我自外回家,見門上有戴蔭遠留言,謂:聞奇年車禍,住杭州紅十字醫院,約我同往看視。待我急奔醫院,得知奇年已於中午在寶善橋遭車禍當場斃命,醫生搶救無效。嗚呼奇年,平生受盡折磨,此乃最後一擊!次日,我在醬園弄遇戴蔭遠,他雙手緊握我手,以足頓地,老淚縱橫,放聲大哭!方得知奇年是在他家吃過夫人所備中餐後,因天雨驟寒,回寶善橋寓處添衣途中遇難的。戴先生說:“若知道他是去送死,我必扯住不放!”
   
   幾年以後,每次相聚,總要談到奇年,談他孜孜為學的精神,談他對文物的沉醉,談他對朋友的一片赤子之心……。每次,戴先生必黯然喟歎。奇年一生,戴先生夫婦因為共同的患難經歷,成為知已。尤其,對他死前一天,他臨時工作的地名志辦公室收到上級對他廿年冤獄“平反”的通知書,領導準備在他回辦公室時告訴他,讓他高興一番,不想是日因雨他回自己的寓所住宿,他竟不及知了。戴先生感歎不置!原來杭州市政協內定,待他落實政策(指“平反”)後,委任他以正式工作,命其撰寫《南山公墓墓誌》(因早先入葬者甚多名人),他自己亦已著手搜集,考證這方面的材料。不料自己卻成墓中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