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张成觉文集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中国会跟美国“一拍两散”吗?
·望七抒怀
·答非所问与只听不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图未穷而匕已见——评沪公安称“只有一国,没有两制”
·美国人心思变,中国呢?——奥巴马当选的思考
·不把人当人的狗官
·莫把华府作燕京---《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背后
·“大王”并非在彼岸——再谈《城头变幻大王旗》
·57右派没有“明白人”?——与张耀杰先生商榷
·将军一去大树飘零——漫议学术大师与中国
·国家对你做了什么?——有感于《追寻流失的全民财富》
·法学权威的高论与杨佳案的现实
·杨佳案了犹未了
·特区高官如此不堪?
·经济学大师的悲哀
·特区政府亟需认真“查找不足”
·旷世昏君与一代英才——读《才子邓拓》有感
·高官问责岂容官官相护?
·“神七三雄”与农民工两亿
·从李鸿章想到“一二·九”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陪都重庆理应宣扬
·文革是这样的吗?与XXX先生商榷
·国师的锦囊妙计
·“劳改”-中共暴政的标志,读《劳改手册2007-2008》有感
·历史岂容随意篡改?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怎么回事?——与陈破空先生商榷
·李鸿章的“四个第一”和“三个代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丘之貉 主奴之别——驳“党史专家”的谰言

   40多年前的文化大革命之初,林彪不遗余力地搞造神运动时曾说:中国有七亿人口,需要靠毛思想统一全国(大意)。想不到这场浩劫过去了32年,还有人继续为毛涂脂抹粉,极力维护毛的神圣地位。此人就是担任过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的逄先知。

   这位拥有编审职称的“党史专家”,撰文大谈毛与“四人帮”的“根本区别”。如此立论简直匪夷所思。林彪所说的七亿中国人,至少还有3亿仍然在世。他们之中可说无人不知毛跟“四人帮”就是一丘之貉,二者在本质上何来根本区别?

   当然,毛与“四人帮”也并非毫无区别,概而言之,主人与奴仆之别也。

   关于毛是“主人”这一点,逄先知理应很清楚。因为他曾在毛身边工作,其顶头上司田家英就是将毛称作“主公”的。而江青则叫毛做“老板”,也是“主人”的意思。她在受审时供称:“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主席叫我咬谁就咬谁。”更明白无误地道出了两人地位的差异,以及毛操控“四人帮”的事实。

   总括起来,逄之论点有三:

   一是认为毛好心办坏事。作者一方面不得不承认毛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使党和国家遭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挫折。这是毛犯的一个全局性的严重错误。”但又引用中共《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说毛之错误“终究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他经常注意克服我们党内和国家生活中存在着的缺点。在他犯严重错误的时候,还多次要求全党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还始终认为自己的理论和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的,是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所必需的,这是他的悲剧所在。”

   应该指出,上述决议是1981年6月26日通过的,其中对毛的评价带有暂时妥协的过渡性质,邓小平后来就说当时只能这么写(大意)。

   只要略作分析,便可知其为毛作的辩护拙劣之至,不经一驳。

   试问,哪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发动过文化大革命?连斯大林也没有类似的“错误”—正确地说是没有类似的“罪行”。

   说毛“经常注意克服党和国家生活中存在的缺点”,这里用“缺点”不但说轻了,而且回避了责任者恰恰是毛本人这一事实。更重要的是,正如邓小平自己对决议起草小组一再提到的那样,根本的在于制度问题。毛极力维护和强化以他为尊的皇权专制制度,这才是从57年反右、58年大跃进、59年反右倾直至66年开始的文革,这一系列灾难层出不穷的症结所在!

   至于讲毛犯错误时还“多次要求全党”学马列,那简直是彻头彻尾的虚伪和无以复加的讽刺。他自己究竟读过几本马克思、恩格斯的原著?为何不好好读一下《资本论》?连自己都做不到,怎能要求手下?以己昏昏,使人昭昭,行吗?

   正因为他压根就不懂马克思,所以,“他始终认为他的理论和实践是马克思主义的”,就只能是十足无稽的妄想,与叶公好龙如出一辙。叶公好的是“龙而非龙也”,毛标榜的是“马克思主义而非马克思主义也”。而中共历来对于毛思想的经典解释:“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其中的所谓“马克思主义”,便是马克思本人所说的:“我只知道,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句话里,所深恶痛绝的“马克思主义”。

   再说“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中共是个农民党,封建帮会色彩浓厚,何来无产阶级的地位?毛入主中南海,便成了一小撮既得利益者的总头目,即党官和军头们的掌门人。何尝有过什么“无产阶级专政”?硬将其巩固毛氏小王朝的种种举措,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挂钩,无非挂羊头卖狗肉而已。

   二是指“四人帮”背着毛祸国殃民,毛的错误被利用,本人不知情。这是逄睁着眼睛说瞎话!

   毛发动文革,重用“四人帮”,乃出自其“伟大的战略部署”。不是“四人帮”利用他,而是他利用“四人帮”,首先是利用江青这条狗,到处乱咬。什么亲密战友、老帅老将,无一幸免。连周恩来也不例外。林彪开头也被利用了一阵,70年庐山会议后落得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

   所谓“四人帮”背着毛干坏事,这无异于中共自打耳光。因为他们长期宣传毛“洞察一切”,英明伟大,倘如此怎么会一再“上当受骗”,不仅受陈伯达、林彪的骗,同时又遭“四人帮”蒙蔽?

   这里有两个事实必须指出:毛的心腹特务无处不在,无论林彪、“四人帮”,要搞什么小动作,都休想瞒过他;毛天威难测,其“圣意”未必明言,而且事后往往不认账。

   关于前者,从涉及林彪“九一三”事件前后的许多记述可知,林之动向其实一直逃不脱毛之耳目。以往人们认为周恩来是中共特工情报系统的主管,可是自毛登上金銮宝殿后,所有秘密监控手段已悉归毛掌握。“四人帮”乃一班笔杆子,他们不可能逸出毛之掌心。

   对后者,不妨回顾1967年初陶铸被打倒一事。据说,事后毛曾批评陈伯达、江青背着他造成既成事实,说陈是“一个常委打倒另一个常委”。但谁能清楚地知道,毛在事前没有向江青明示或暗示陶已失宠呢?江青会不顾毛可能反对的后果,就那么鲁莽地公然喊出“打倒陶铸”吗?退一万步说,倘若此举有违“圣意”,毛不是可以随时拉陶一把使之出离深渊吗?“打倒刘邓陶”的口号风靡全国多少年,毛一句话不是就让邓重登高位吗?为什么没有如此对待陶呢?

   类似情况还有贺龙被整死,毛在陈毅追悼会上说那是林彪搞的,与他无关。这同属推卸罪责。可见,“四人帮”(以及林彪)背着毛祸国殃民之说,是蓄意为毛洗刷的地地道道的大谎言,完全经不起推敲。

   三曰毛多次尖锐批评和揭露“四人帮”,指出其政治野心,并且临终并没把权交给他们,从而为其日后被粉碎奠定基础。这种说法就更加罔顾事实了。

   诚然,毛说过:“江青有野心。”见于中共中央文件。但这句话后面讲的是:她想当党的主席,让王洪文当副委员长。这能算什么尖锐批评和揭露吗?

   不管怎么说,当时江是毛的合法夫人,且深获其信任,又是政治局委员,中央文革第一把手。以此身份介入最高层权力分配,按彼时形势而言,可谓正常不过。且古语有云:“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即使江毛遂自荐当主席,推荐王为副委员长,也于党纪国法并无不合。

   何况近年来披露的资料显示,毛确有意让江继位。他给华国锋的六字圣旨“你办事,我放心”之后,据说还有一句“有问题,找江青”。

   再说,王其时正按毛旨意,主持中央日常工作,足见圣眷之隆。就算出任委员长,取代耋耄老人朱德,也不足为奇。故上述江有关最高层人事之建议,应属无可指责。毛批准与否是另一回事。

   中央文件上另有一些对“四人帮”的批评,但毛出语委婉,留有余地。某些字句甚至含情脉脉,态度亲昵。再如“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含义暧昧,什么叫解决?为什么可以拖下去?显然不是多么严厉的指责。

   作者又指“四人帮”“是一个为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反革命集团”,这不过是扣帽子而已。什么叫“革命”,什么叫“反革命”,这在中共发言人来说,无非“一张嘴,两层皮”,随他怎么讲。但若指控其“为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则明显的不合逻辑。须知林彪事件后,王、张、江实际已握有相当一部份最高权力。除毛之外,皆不在话下。邓小平也无法与之抗衡。华国锋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只是等着今上驾崩,既可迅速就位,然后彻底清除一班老家伙,便大功告成。

   而就毛的心意而言,指定华为接班人乃其权宜之计,仅属过渡性安排罢了。最终还是属意于过去的枕边人江青,使之继承毛王朝大统。其此种意向,今天早已大白于天下。作者以毛身边区区一个普通工作人员的身分,摆出“党史权威”的架势说三道四,实在太不自量力了。

   逄文中还进一步发挥称:(“四人帮”)“他们讲理论曲解马克思主义,是为实现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这个目的服务的。他们在实践中歪曲毛的一些主张,把毛一些错误的主张推向极端,也是为这个目的服务的。”这种与事实不符的说法既冤枉了“四人帮”,又贬低了毛。编审大人何以失察若此?

   的确,张、姚他们谈理论的文章“曲解马克思主义”,但请别忘了:那是奉旨写作。“最高指示”:“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要写文章。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他们念歪了马克思的经,却讨得万岁爷爷的欢心,倚为股肱。完全不顾当时的事实,咬定其文旨在为夺取最高权力服务,未免有栽赃诬陷(粤语称为“砌生猪肉”)之嫌。请尊重这些已故或尚在生的文人之基本人权。

   同样,指控他们“歪曲”毛之主张,或将毛之错误“推向极端”,是居心叵测,意在夺权,这也太牵强附会了。从不少中央文件可知,毛一直大权独揽,老到连话也说不清,仍由张玉凤看口形传达谕旨,听毛远新汇报党国大事。所以,“四人帮”自把自为的空间极其有限,别将毛的错误与罪行转嫁给他们。

   总之,毛与“四人帮”各有其罪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从本质来看,二者毫无不同。但毛是主子,“四人帮”属奴仆,地位相异,仅此而已。

   (08-4-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