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张成觉文集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穗深知识人收入可观
·让世界充满爱
·名牌与软实力
·适成对照
·岁末感言(二则)
·新年祈祷
·杨恒均VS鲁迅
·怀念高智晟
·香港的“通灵宝玉”
·韩寒具代表性
·购物天堂
·人权高于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
·霍金的启示
·國舅誤
·苗子与韩星
·具英国特色的中国人成功故事
·历史吊诡
·民主宪政与顺口悦耳
·血泪凝聚的文字
·“叫兽”/狼狗及狼与猪
·香港故事
·龙年展望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不是雷锋,胜似雷锋
·管窥中国特色
·肚脐之下无政治?
·反右派--大躍進--大
·“皇儲”老戈說異同
·访家祺伉俪记事(七绝)
·真假是非岂可含糊?---也来说韩寒
·学雷锋内有玄机
·欢迎征引 但请注明--与“独往独来”先生商榷
·CY “CY”“CP”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沫若的马屁诗及其他

   
   
    老郭不算老,
    诗多好的少,
    老少齐努力,学习主席毛。

   
    这是郭沫若写的一首诗,时在1958年4月18日。
   
    事缘当天《人民日报》副刊发了一组《孩子的诗》,来自河北怀来县枣林公社。居首作为“代序”的诗题作《小作者》,出于工农中学一年级刘玉花笔下:
   
    别看作者小,/诗歌可不少,/一心超过杜甫诗,/快马加鞭赶郭老。
    时年66岁的郭沫若阅后写了上述答诗,作为对小作者的回应。
   
    《人民日报》副刊编辑收到后,“兴奋之余,觉得末句欧化写法,孩子们可能不习惯,而且在公开的报刊上从未这样用过,不免担心是否会有对领袖不够尊重之嫌?可是又不知如何改”, 于是打电话问郭。(袁鹰《风云侧记》,明报出版社,2007年,206页)
   
    “郭老在电话中哈哈一笑,毫不迟疑地说:‘就改作“学习毛主席”吧。’”
    (同上)
   
    郭到底反应敏捷。诚如袁鹰的分析,其原作“末句这样写,可能是为了押韵”。跟刘玉花的诗也比较默契。改了之后,也还押韵,不过是跟前面一句押韵(“力”、“席”)。这就更加像顺口溜了。
   
    尽管没有什么诗味,其内容却是花了心思的。刘作以杜甫和郭作赶超目标,无疑出自孩子的真诚。郭却识相地自动退下,将毛捧上去。如此见缝插针地拍马屁,也真难为他想得出。堪称老谋深算,心思缜密。
   
    不过,百密一疏。“主席毛”的写法,非但拗口,且显得欧化,尤其成问题的是可能构成“大不敬”罪。事实上,那的确存在歧义,可以解读为“主席的毛”。例如,郭写的一首关于《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七律,中间一联“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末尾三字显然意指“大圣的毛”。
   
    所以,袁鹰的担心绝非杞人忧天。虽然当时郭可谓圣眷正隆,上述写法未必招尤,可是天威难测,一旦郭氏失宠,或今上驾崩,便容易授人以柄。
   
    关于这一点,有子冈之个案为证。1945年抗战胜利后,她采写飞抵重庆与蒋谈判的毛,该报导曾备受称赞,但57年反右之际,子冈落难,竟有人指责她当年的报道中,称毛“完全像一位来自乡野的书生”,是对领袖的“恶毒诬蔑”。
   
    倘就后来文革中的事态发展而论,郭若不改上述诗句,很可能被与之有隙的江青大做文章。批林批孔时郭在大会上遭江点名,要起立听训,其狼狈不堪,即缘自毛先后写了两首批郭的打油诗,包括“劝君少骂秦始皇,。。。十批(指郭的‘十批判书’---张注)不是好文章”,以及“郭老从柳退,。。。名曰共产党,不及孔二贤。”故江对之乘势敲打。
   
    非但如此,在那种情况下,不但郭将由于58年诗句“大不敬”而罪加一等,连带袁鹰也会因刊发郭诗“对领袖不够尊重”遭殃。毛治下之文字狱,真是何止超过秦始皇一百倍!
   
    最后再提一件事。在发表上面所说的《小作者》诗之后不久,袁鹰又看到一组儿歌,出于郭的老家四川小学生之手。其中一首叙说其父每天回家就逼他写诗,弄得他苦不堪言,于是愤然唱道:
   
    我又不是蚕子变,/肚里哪有哪多丝(诗)!
   
    袁认为,“这可真是有真情实感的好诗句。如果再送去请郭老看,他一定也会欣然命笔,出现又一篇好文章,只是我们不敢贸然从事,怕被别人指责为新民歌运动‘抹黑’,有违‘气可鼓而不可泄’的明训”。这诗亦未见报。(同上,206-207页)
   
    好在袁审时度势,没有捅漏子。不过,郭沫若倒似乎属于“蚕子变”,不仅“肚里哪多丝(诗)”,不断向毛献媚,而且最后作茧自缚,两个儿子也死于非命,怪谁呢?
   
    言多必失,郭这样的大师也不例外。他为毛在飞机上的工作照题诗,说什么“机舱里外有两个太阳”,固然极尽吹捧之能事。可是若细作推敲,可解读为“天有二日”,这可是大逆不道!领袖只有一个,太阳也只有一个。岂能容许另一个和平共处?
   
    不知何故,姚文元这样的文痞竟然走了眼,没把“郭老”此一辫子揪住,也算他的造化!阿弥陀佛!
   
    (08-4-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