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
张成觉文集
·表錯情/文集縮水
·受人教唆/秋後螞蚱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苦难文学 流亡文学 香港文学及其他

   
   为期三天的中国苦难文学国际研讨会圆满结束.与会人数之多,国别之广,若干话题讨论气氛之热烈,均属罕有.
   
   不过,要是说40多名作家、诗人、评论家对于苦难文学都有相同的理解,那恐怕并非如此.
   

   来自瑞典的傅正明认为:它是描写苦难的文学,”不但要描写人类在苦难中的呻吟,而且要表现人类在苦难中的挣扎抗争或力求摆脱苦难的种种尝试”.
   
   来自澳洲的袁红冰给出的定义是:”与铁窗、流放、苦役、血泪、孤独、死寂为伴的属于自由心灵的文学”.这里面前六项乃苦难之表现形式,应无争议;但俱为政治方面的苦难,自然灾害或战争造成的又如何?交通事故引起的呢?非政治性的包括民族、宗教邓原因以及邻里摩擦、家庭纠纷导致的呢?
   
   而所谓”自由心灵”更是人言人殊.
   
   比如说,流亡美国的作家高尔泰的<寻找家园>,由于作者身在自由世界,心灵并无约束,无疑可称之为”苦难文学”.反之,杨显惠的<夹边沟记事>,虽然题材与高作之部分内容相同,但杨处在大陆,多所顾忌,心灵难称自由,是否因此不能列入”苦难文学”呢?
   
   倘论及流亡文学,就更富争议了.首先,”流亡”的含义就不那么确定.被祖国放逐,出走世界是流亡;但高行健写<灵山>之前,在国内流浪,也算流亡?
   
   其次,流亡者写的文学作品是否都是流亡文学?例如,仅仅描绘其在外国的私生活,而与大陆毫不搭界,能不能算呢?
   
   有的人提出,必须在作品中涉及国内的典型环境,政治氛围;否则,就要排除在外.但也有人说,只要是反映了流亡者的生活及其内心世界,均属流亡文学.
   
   再者,出于非流亡者笔下的同类题材作品,算不算?就如30年代讨论无产阶级文学,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作家创作的反映无产阶级生活的作品,是否无一例外都能像高尔基的<母亲>一样,归入其内?
   
   与会者对此似难取得一致.
   
   这使我联想起有关香港文学的讨论.何谓香港文学?一般认为应指香港作家的文学作品.但谁算香港作家呢?除土生土长者之外,外来的如何界定?要在香港生活多久才算?如此等等,根本纠缠不清.
   
   看来,难得糊涂”可应用于此类争论.”水至清则无鱼”.有些界限无须弄得那么黑白分明.留点灰色地带,又有何不可?
   
   (08-4-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