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
曾节明文集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改朝换代的天意体现在何处?
·纪念“六四”是为了胜利
·尊崇理学导致的外交僵硬,是中国三次亡国的要因
·将来推翻中共的,会是什么人?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曾国藩,一个杀人犯缘何成了圣人?
· 洪秀柱的启示:重建大陆中华民国是推翻中共后的上上选
·6月18日,中南海狙击香港民主化战役遭遇滑铁卢
·试看相:从曾国藩到洪秀柱(修正版)
·由满清灭明战略看中共对台战略
·台湾的统独选项暨中共对台战略前瞻
·由刘邦、朱元璋、吴三桂、洪秀全等之成败看颠覆中共政权之道
·生存才是最高的“天理”
·蓝营二十年内仍占优,洪秀柱有胜机但需调整
·中国今后五十年的趋势:合久必分,最终联邦制
·理学无道,滥杀造业,历史报应几人能参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4/23/2008
   在中共于四月十二日在海南举办的“博鳌论坛”期间,胡锦涛忽然以罕有的低姿态单独会晤与会的台湾当选副总统萧万长,畅谈两岸经贸关系,据说达成了两岸经贸方面如下共识:

   一是更加密切的两岸经贸关系对两岸有利,更是大势所趋;二是在当前发展两岸经贸关系的有利条件下,两岸之间更应携手合作,共谋发展;三是实现三通和两岸经贸关系正常化是当务之急;四是在“一个中国”原则下,尽快建立起沟通协商平台。
   一时间,国内媒体和一些媒体反应热烈,颂扬此次萧胡会:“议题务实、成果丰硕,加强两岸经贸交流与合作,不仅对两岸有利,对亚太区域经济的繁荣与稳定也有着积极意义。”一些评论人士又认为这是胡锦涛对台湾“释出善意”、在两岸关系上“胡总将有大动作”,甚至认为萧万长赴会的行程又是“破冰之旅”1。
   实际上,这些看法都是站不住脚的,这些人对萧胡会看好,是再一次上了中共的套。
   只要稍加推敲,就可知此次萧胡会毫无实质性的成果。因为两岸关系正常化的真正障碍是政治问题而非经济问题,唯有解决两岸的政治问题,经济问题才能迎刃而解,如果不解决两岸的政治问题,经贸问题谈得再多也融化不了两岸敌对的坚冰、突破不了台湾国际上受制受压的“紧套”。然而,由中共主导的此次萧胡会却只谈经贸,完全回避政治问题,这反映出中共根本没有与台湾和解的诚意。
   具体来说,衡量中共国对台湾是否有和解诚意的标识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中共国是否停止或削减了对台湾的武力威胁;二是否停止了对台湾国际生存空间的封堵和打压;三是中共是否开启了政治民主化改革。
   很明显,这三项标识不仅没有一项有趋好迹象,而是恰恰相反:
   近来来,中共国武力威胁与日俱增,针对台军海上力量大力发展克星类武器,瞄准台湾的飞弹由三年前的九百多枚急剧增加到1400枚...胡锦涛在博鳌论坛上向萧万长“释出善意”的同时,中共瞄准台湾的导弹还在继续增加。
   在外交上,对台湾国际生存空间的封堵和打压咄咄逼人,中共一方面口口声声“什么都可以谈”、“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为台湾的繁荣和稳定着想”,一方面在全世界到处撒钱,“上不封顶”,到处策反其他国家与台湾断交,甚至连“世卫组织”这样一个民间性质的国际组织,都不让台湾参加。在胡主席的领导下,中共国在各种国际场合打压台湾日趋穷凶极恶,近年来居然发展到频频动用大陆愤青、运动员在国际会场、赛场上抢夺中华民国国旗、殴打台湾人员的地步!这种打压,直可以让毛泽东、邓小平自叹弗如。这就是胡锦涛对台湾的“善意”!
   在政治体制上,胡锦涛上台以来,政治体制改革不仅继续停滞不前,反而疯狂左转,大搞倒退,胡锦涛上任不久,就狂叫要向朝鲜、古巴学习,发起比江贼民“三讲”运动更左、更荒谬的“保先”运动...六年来,中共胡中央发了疯地禁言、封网、迫害法轮功和异见人士,创中共国之先例,把维权人士当作敌对势力打压,连无党无派的艾滋病维权人士胡佳,都要抓起来判处徒刑...六年来,中共胡锦涛中央侵犯人权变本加厉,中共国人权状况大幅恶化,胡锦涛大搞拉萨经验治国,直接、间接地制造了一系列开枪屠杀维权民众的血案,最近又再次仿效八九年拉萨屠杀和六四屠杀,出动武警、解放军血腥屠杀示威游行的藏人。在胡锦涛治下,中共国恶劣人权状况如今招致了国际社会抵制奥运会的压力,面对这种压力,胡锦涛等人不仅不思悔改,反而于最近大肆妖魔化西方媒体、加紧煽动国内外华人反美反西方狂热......
   可见,中共胡锦涛中央,丝毫没有进行政治改革的迹象,他们敌视台湾自由民主制度、要台湾屈从于一个专制中国(中共国)的心态根本没变。
   那些为萧胡会叫好的台湾人士,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2005年连胡会也曾被誉为“破冰之旅”,也在经贸方面达成了一箩筐“共识”,可是台湾方面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呢?实质性的收获就是国际生存空间的遭受的打压变本加厉,连世卫组织都参加不了;瞄准自己的导弹急剧增加!还有就是连战前脚刚走,中共就开始大规模镇压以台湾国民党为正统的大陆准政党组织——泛蓝联盟,对泛蓝联盟的打压,甚至从连战国民党代表踏进大陆土地就已经开始,等于当着连战面打压亲国民党势力,在实质性的政治领域,中共丝毫不给连战“面子”,也从来没向台湾做过任何让步。
   最近中共策划的“萧胡会”,与其当年策划的“连胡会”如出一辙,都是在虚的方面装模做样、招摇过市、搔首弄姿,在实质性的方面寸步不让:含糊其辞、讳莫如深,这也是中共在外交上的一惯伎俩。
   值得注意的是:收到博鳌论坛邀请函的时候,萧万长正忙于选战,无暇应邀,选举结束后,时间早已逾越报名截止日三月十三日,是中共主动再次邀请他参加博鳌论坛,并且破例帮他补办了报名手续2。
   关注两岸关系的人都知道:中共对萧万长向来冷淡,甚至斥之为“台独分子”,中共这次为什么如此热情急切请求萧万长赴会?为什么开动境内外媒体,大张旗鼓的宣传萧胡会的“重大意义”,尽管萧胡会并无实质性的成果?
   俗话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对萧万长,中共当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笑脸。中共紧急策划的萧胡会,表演于如下浓重的背景下:
   中共对国内藏区藏民游行示威持续的开枪镇压已经激发了全球抗议中共的怒潮,对藏民的屠杀也同时引发了全世界对多年来西藏共产暴政的关注,对达富尔危机、中共国国内人权问题业产生了放大效应,这些,使得全球反对中共的力量汇聚起来,找到了一个共同的发力点,就是抵制北京奥运会,由于中共胡锦涛中央以文革式的谩骂和煽动仇外等野蛮方式回应国际社会的压力,当前抵制北京奥运会的浪潮持续高涨,中共奥运火炬传递,在强大的国际抗议下狼狈不堪,接连遭遇伦敦、巴黎形象惨败,在巴黎更是被迫熄了火,创下了奥运火炬传递的出丑纪录......中共以奥运火炬传递向全世界彰显中共国“盛世”、彰显共产党统治合法性的如意算盘不仅统统落了空,奥运火炬传递行程反而成了自己全球出丑的行程,给全世界民众提供了声讨自己的绝佳平台!
   中共虽则重演故伎,精心空降残疾华人来传递火炬,同时动用共特、收买海外华人,冒充藏人,大演苦肉计,暴力抢夺残疾人手上的火炬,企图以此抹黑藏人和达赖、骗取国际社会的同情,岂料西方社会不为所动,而且百密一疏,“藏族暴徒”的真实身份被揭穿帮,中共的奸邪嘴脸暴露得更加充分,让全世界领教了一回真正的邪恶轴心面目,让世人领教了中共“只有你想象不到的恶,没有它做不出来的恶”!
   狼狈抓狂之余,中共急于转移国际社会视线,编演开明剧目、炮制新的卖点,以图欺骗国际社会,修补其因为对藏区残暴统治、残酷镇压而当前恶劣不堪的国际形象,进而软化全世界对北京奥运会日益高涨的抵制。
   “萧胡会”,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急急上演,显然,紧套同志是在故伎重演,妄图以对台湾装扮“善意”的开明假戏,再次欺骗国际舆论、麻痹西方国家领导人、骗取海内外华人的期待和幻想。当年“连胡会”上演于2005年三月“反分裂国家法”出台之后,招致西方国家强烈谴责戒备之时,“连胡会”被中共用以缓解同西方的紧张关系,如同“连胡会”一样,“萧胡会”也被中共用以缓解因为人权问题、西藏问题招致的国际压力。
   可惜,萧万长先生没有看穿中共的用心、没有记取连战被统战的教训,欣然入套,徒然沦为中共救场解困的工具。此次萧万长赴大陆之行,不仅起了为中共中共救场的效果,而且不知不觉上了另一个当:
   从开幕式上看,胡锦涛及外国首脑坐在主席台上,萧万长和香港特首曾荫权、澳门特首何厚铧坐在第一排,第一排显然是中共国的地方“特首席”,贵为中华民国当选副总统的萧万长,就这么钻进了胡锦涛设下的“紧套”里,糊里糊涂沦为中共国地方“特首”。
   此次萧胡会这个接待细节,也反映出中共根本没有同台湾和解的诚意。
   那么,此次博鳌论坛,中共为什么不邀请马英九参加呢?一是马英九头上的民主棱角太锋利,威胁到中共的命门:马英九的原则是,六四不平反、导弹不撤除,没得谈,以此可知,中共对马英九,怎么可能不又恨又怕,中共对马英九的忌恨,只有在陈水扁之上;因为马英九的上述原则,中共也拉不下脸面邀请马。而相比之下,萧万长对中共的棱角就平滑很多。
   由“连胡会”、“萧胡会”可以看出,为了对抗自由民主潮流,胡主席在国际问题上可谓机关算尽,尽显红色辅导员、清华理工生的狡烩和慎密,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相比三年前“连胡会”的一气呵成,这次“萧胡会”的假戏却演穿帮:
   四月十二日萧胡单独会晤后,当天下午4点,善于揣摩上意的中共国商务部在惯性作用下,于下午四点发出了中共国官方统一新闻稿,其中赫然有萧万长完全不知情的“一个中国原则”下,尽快建立起沟通协商平台的字眼3,新闻发出后,大陆媒体纷纷转载,一时间台湾记者、朝野上下议论纷纷、萧万长则尴尬之极,因为照这样的新闻稿,萧万长的行为形同卖台,其“台奸”的嫌疑,跳进东海也洗不清。
   眼看“萧胡会”戏幕就要砸场,中共慌忙在三个多小时里,紧急撤掉所有国内媒体萧胡会新闻的“一中”字眼4,效率之高,异乎寻常,尽管如此,此次“萧胡会”重大纰漏的影响仍然无法完全挽回。
   中共国商务部在保持“政治正确”惯性下,好心帮倒忙,无意中暴露了胡主席的龌龊底牌。
   做什么都不顺,“放屁都砸脚后跟”,看来中共真是气数已尽。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胡主席靠作秀装蒜混了五年,如今狐狸尾巴渐露,还想一边杀人禁言、一边再靠作秀骗取同情和幻想,再舒舒服服胡混一个五年不出事,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的事?
   曾节明 成稿于民国九十七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
   注1:东森新闻/中国时报2008年4月14日报道,题:《北京危机处理3.5小时急撇「一中」》,记者记者李怡静、黄友 ;
   注2:中评社台北4月13电(记者 林淑玲),题:《马萧遭监控?扁爆料:萧能去博鳌因一通电话 》;
   注3、4: 东森新闻/中国时报2008年4月14日报道,题:《北京危机处理3.5小时急撇「一中」》,记者记者李怡静、黄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