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的政治辅导员+拉萨经验治国模式及其败象 ]
曾节明文集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的政治辅导员+拉萨经验治国模式及其败象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4/9/2008
   最近中共胡锦涛中央对西藏危机的处理集中地反映出胡锦涛其人的治国理念:一是迷信暴力杀人;一是迷信封闭式意识形态洗脑。
   面对此次藏民的抗议示威,胡锦涛故伎重演,迅速调派大批武警、解放军配备坦克、装甲车围堵示威民众、开枪屠杀大批藏人,一如一九八九年拉萨屠杀,这次胡锦涛同样厉行戒严,野蛮侵犯人权,挨家挨户狂搜滥捕,将敢于站出来和平示威民众一律当“暴徒”处置,格杀勿论,至今,已枪杀藏人一百三十人以上1;比当年拉萨镇压更为恶劣的是,这次中共胡锦涛中央居然派兵封锁拉萨各大寺庙,丧心病狂地下达命令:僧人敢有外出者一律开枪,同时强制关闭清理寺庙周围的超市和食品摊点,企图把作为藏人的精神凝聚力群体的拉萨僧侣集体饿死困死,至今,已开始有僧人饿死2。
   胡锦涛此次对藏人的镇压,比八九年拉萨平暴更卑劣,比缅甸军政府对佛教徒的镇压,更加阴毒残酷。两次屠杀,胡锦涛浑身都是藏人的鲜血,胡主席通向权力巅峰的每一级台阶,都凝固藏人厚重的血泊。
   在血腥屠杀藏人的同时,中共胡锦涛中央在第一时间驱赶包括香港记者在内的境外记者,再次升级对互联网的封锁,开动全国的媒体和所有海外的御用、“统战”媒体,一边倒地渲染藏民“打砸抢”、杀害中共军警、杀害汉人,煽风点火,挑动汉藏民族仇恨,转移民众对其专制统治罪恶的关注...通过这些力空前精致化的封锁、洗脑伎俩,中共重又煽动起一批蠢血冲头的愤青,盲目仇藏反西方,愚弄大陆民众,还企图占据海外中文媒体的话语优势地位。在强势封锁洗脑的同时,中共又耍弄软身段迷惑术,在胡锦涛的授意下,中共还精心挑选十九家“较为放心”的境外媒体,一手组织安排访问西藏,专门访问其精心编排导演的“藏民暴乱”各受害者、各现场...胡主席企图藉此再次欺骗国际社会,就如当年毛泽东在延安成功地欺骗了美国访问团一样。
   事实上,中共胡锦涛中央在此次大规模镇压行动的信息封锁和洗脑,其严密化、精致化程度远远超过了十九年前的“六四”屠杀,此次镇压藏民行动中采用的高强度封闭洗脑术,透露出斯大林--朝鲜--毛泽东十七年时期那种超级专制的铁幕色彩,而且,相比现在中共白骨精式精致化洗脑术,斯大林、毛泽东、金正日的洗脑术还略显粗糙。
   这次对藏人这样狡诈和残酷的铁血镇压,是十九年来十九年来重未有过的,滴水不漏、“露头就打、毫不手软”的镇压风格和精致化的封闭式洗脑,鲜明地体现了胡锦涛的个性特征。
   其实,迷信暴力杀人和封闭式意识形态洗脑的理念并不是仅仅用于西藏的理念,而是胡锦涛对整个中国的统治理念。
   胡锦涛从上台伊始,就体现出明显的“铁腕”(专制暴力)治国的趋向:重判清水君等异议人士、栽赃冤杀基督徒,制造“三班仆人”冤案、对法轮功镇压的更趋阴狠,“不留把柄”、残酷截访,纵容黑社会势力野蛮迫害维权上访人士...六年来,胡主席更是间接和直接地制造汉源、汕尾、西藏令人发指的屠杀惨案,这样的铁血专制治国,是六四以后十九年来从来没有过的。这一次次的血案,与八九年拉萨惨案一脉相承,胡主席以屠民加“强执政能力”的治国方式,无疑是以拉萨经验治国。
   在用人上,胡锦涛也体现出十足的迷信暴力本色,江泽民好用贪官污吏,胡锦涛不仅继续任用团派贪官,而且重用酷吏,特别重用极端残暴嗜血的左棍法西斯分子,其代表人物有三:
   一是刘奇葆,此人于2007年坐镇广西期间,大力推行铁腕“计生”,以之为“加强执政能力”的突破口,刘书记狠压指标、大施“问责”,逼迫纵容广西基层官僚采取打砸抢烧的方式推行“计划生育”:一时间,堕胎结扎的野蛮标语再次遍布大街小巷,许多地方的计生工作队所到之处,见人抓人、人走则破门劫舍,一如当年日本鬼子进村扫荡,这些“计生”鬼子对超生者强行结扎,有如阉猪,甚至把小孩扣为人质,其手段之阴狠卑劣,直可让当年日本鬼子自叹弗如。刘书记如此“加强执政能力”,终于逼反了博白多个乡镇的农民,激起了震惊中外的“群体性事件”:数以万计的博白人冲击乡镇党政机关,将“伟光正”的牌匾砸落在地,踩在脏兮兮的皮鞋下...刘奇葆主政广西一年,唯一的“政绩”就是博白事件,胡锦涛不仅不予“问责”,反而借十七大之机,将刘书记调离广西是非之地,转任西南大省四川省委书记,将这名团派酷吏保护起来。
   其二是张德江。其人是罕有的由朝鲜培养出来的中共官僚,左得发狂。张书记主政广东五年期间,几乎处处向朝鲜学习,活生生把广东这样一个改革开放的样板省份,搞成了抓捕记者、整肃媒体、禁锢言论、残酷镇压法轮功、异议人士和维权上访的法西斯黑社会模范省;为了“加强执政能力建设”,张书记不惜出动武警部队和装甲车,“六四”十六来首开杀戒,如狩猎一般血腥屠杀汕尾维权农民,一手制造了震惊国际社会的“汕尾惨案”。
   张德江凶残的反人类兽行招致国际舆论谴责的怒潮,其人在党内也是臭气熏天,诉状弹劾信如雪,但却因为张书记五年学朝鲜名列第一,反而深受胡主席的青睐,不仅受力挺过关,如今还荣升国务院第二副总理要职。
   其三是张庆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虽然学朝鲜的优势不如张德江,但却是文革培养出来的好干部,更加熟悉中国“国情”,况且,张庆黎那股子极左的邪劲,一点也不比“海龟”张德江少,比起张庆黎在西藏的倒行逆施,张德江在广东的暴政根本是小巫见大巫。张庆黎在西藏滥用死刑、枪杀逃亡藏人,张书记不仅对西藏僧侣及宗教活动实施斯大林式的管制,还干脆连斯大林式的面纱都不要,赤裸上阵,开动西藏宣传媒体对藏人的宗教信仰进行文革式的侮辱谩骂、使用专政手段,强迫藏人诋毁侮辱达赖喇嘛。
   2007年达赖喇嘛获得美国国会授予的金质奖章之后,张庆黎居然对外国记者说:
   “我们都很愤怒,如果达赖都能获得这个奖,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公正和好人了。3”
   两会期间的3月2日,张庆黎接受新华网采访说:
   “共产党才是老百姓真正的活菩萨”4,该访谈立刻新华社高调宣传。
   西藏危机爆发后,张庆黎慌忙从北京赶回西藏,在3月18日全区党委和政府会议上破口大骂:
   “达赖集团的分裂破坏是影响西藏稳定的主要根源,是西藏发展稳定的最大心腹之患,达赖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5”
   这样的文革式的语言,在西方人看来,只能是精神不正常的表现,在西方人眼中,张庆黎与疯子无异。
   但是就是这样不可理喻的左疯子党棍,被胡主席看作“可靠”、“坚定”的好干部、视为股肱之臣,委之以重任,用以为封疆大臣。
   除了迷信镇压外,胡锦涛六年来的统治,流露出特别崇尚意识形态洗脑的特点。上台不久,他就发起“保持共产党先进性”的愚民洗脑运动,党员干部分期集中封闭式学习洗脑、每人写五千字以上的洗脑心得体会,硬要写出专制独裁荒谬邪恶透顶的中共“先进性”所在,同时动用电视传媒,大放“保先教育片”,颠倒黑白硬说中共杀人放火抢劫卖国的内战是“先进”历史...在假大空“保先”的同时,胡主席严控媒体、加强封网、重判异议记者、卡死出版的民营化渠道、严禁民间监督组织、打压民间反腐,总之,只准自己一家高唱主旋律:“共产党就是先进就是好...”比江泽民“三讲”运动,胡锦涛的“保先”无疑更左、更荒谬。
   眼见意识形态破产,中共人心大丧,胡锦涛还首创“内外有别”式二重洗脑术,于2006年下半年同时推出两部洗脑大片:《大国崛起》和《居安思危》。
   《大国崛起》的欺骗对象是党外民众。该片精细描述貌英、日、德、美等“大国崛起”貌似客观,却绝口不提人权的进度对西方世界的促进作用、绝口不提宪政民主制度对国家崛起的巨大作用,《大国崛起》实际上是一部煽动民族主义的精致化的作品,它以“非政治化”的外形,以近乎诱惑的狡诈方式向中国大众灌输不要“人权民主”的野蛮崛起理念,以在不知不觉当中增强对中共政权的认同。
   《居安思危》则是则是单纯对党员干部群体洗脑的内部片。该片胡说苏联解体的原因是苏共“丢掉了斯大林这把刀子”,诬蔑拆除铁幕专制、带给前苏人民自由和阳光的戈尔巴乔夫是“千古罪人”;该片选择性地失明,刻意夸大苏联解体后苏共党员干部的生活困难、刻意夸大新俄国“休克疗法”的“灾难”,却只字不提世界头号核武库苏联解体的难能可贵的和平、只字不提叶利钦新政权对有罪的前苏共官僚的宽容、只字不提共产体制把社会经济搞得包袱如山、积重难返、只字不提列宁、斯大林、苏共及其前身布尔什维克杀死、整死数千万人的滔天罪恶...鉴于现在的中共彻底沦为一个贪赃枉法杀人犯罪利益团伙,显然,胡主席就是要利用中共官僚们的共犯心理和对清算的恐惧,大力灌输歪理邪说,麻痹各级官僚的精神和良知,鼓舞其负隅顽抗、继续犯罪,牢牢绑定在以他为首的中共政权这艘破船上。
   对西藏的洗脑更是是集中体现了胡锦涛崇尚意识形态洗脑的治国理念。胡锦涛上台以来,大力推行对藏人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中共胡中央三令五申,强迫党政机关藏人“揭发”达赖喇嘛,连藏传佛教寺庙的僧侣,也要人人过关,表态否定达赖;在胡锦涛的亲自指示下,居民家中从此不准悬挂达赖喇嘛的像,并且严酷施行18岁以下的藏族青年不准进入寺院的禁令;在胡锦涛的强硬政策下,藏人被大力鼓动相互揭发、检举、斗争,一如毛泽东十七年时期斗争社会。
   胡主席特别热衷封闭式洗脑灌输的统治术,流露出浓厚的毛时代政治辅导员的特点。
   综上所述,胡锦涛在处理此次西藏危机中强烈体现出来统治理念,并非临时性的理念、并非仅用于统治藏人的理念,而是胡主席根深蒂固、一以贯之的治国理念,胡锦涛上台六年来,一直在以拉萨经验和政治辅导员的经验治国。
   现在已经二十一世纪了,苏、东早已变天,越南已经政改、古巴开始经改、就连缅甸也宣布了大选日期...“老大哥”和“小兄弟”都变了或在变的今天,为什么胡主席就那么食古不化,至今死抱拉萨经验和政治辅导员的治国术不放,还要向那吃不上饭的朝鲜金太阳学习超级共产奴隶制“先进”经验?
   这是胡锦涛脑袋里的“操作系统”和特定的心理决定的。
   古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一个人在成长的关键时期一旦形成了某种观念和思想,将终身很难改变。胡锦涛观念和思想塑造的黄金时期完全处于毛泽东十七年时期,也就是五十年代至文革前,这是中共统治最“正统”、最具蒙骗性的时期,由于“稳定”,它甚至比文革更具有欺骗性。生于1942年的胡主席,小学、中学、大学全在“十七年”当中完成,怎么不骨子里侵染着马列斯毛无神论“正统”观念和思想?不仅胡锦涛,整个四十年代出生的大陆人当中信仰毛思想的人的比例是最高的,其原因就在于此。成功的经历,能够极大地强化一个人的观念和思想,胡主席以并非“根正苗红”的出身,在毛时代却能够荣入清华学府,怎么可能不对毛主席、共产党感激涕零?何况,胡某人在大学里一帆风顺,贵为团委书记和政治辅导员,毕业后节节高升,甚至在人人自危的文革中都没受到任何冲击,锦涛同志对中共专制暴政之苦,又有多少切身体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