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
曾节明文集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3/30/2008
   今年二月底三月初,海外中文媒体纷纷传出李鹏、江泽民重病的消息,其中多维新闻社和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更先后声称:通过可靠内部消息来源证实了江、李患病属实。
   关于李鹏的病,媒体却传出两种不同的版本:一是说李鹏于二月五日中风,送医院抢救已脱离生命危险,但留下了后遗症,“口眼已经歪斜”;一是说李鹏在元旦脑血栓发作,经抢救病情已基本稳定。但对于这两种版本,李鹏之女李小琳一概否认。两会期间,今年首次出任全国政协委员的李小琳,在接受采访时矢口否认了李鹏患重病的传闻,她说:“老人家有点毛病很正常,就像大家会伤风感冒一样。”但多个媒体的记者注意到,说到这里时,一直很能保持平静的李小琳情绪突然失控,眼泪夺眶而出1。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重要的细节,儿女对亲生父亲一般是有真感情的,特别是女儿对父亲,如果李鹏的身体真的仅有小毛病,做女儿的怎么会忽然悲从中来,凄然泪下?出面否认李鹏生病可以由“党组织”安排,但在否认父亲患病的时候,一个人的眼泪是不可能撒谎的,如果李鹏身体没问题,其女儿的自然表情应该是愉快或轻松的,显然,李小琳夺眶而出的泪水就是李鹏患病的真实告白,而且流露了李鹏病得不轻。
   李鹏的衰病,对其渐趋没落的腐败家族无疑是雪上加霜。李鹏的权术手段,对付较为君子做派的赵紫阳还可以,对付老贼级别的上海滩瘪三派权谋大师江泽民则处处捉襟见肘,因此在邓小平死后,江泽民大权独揽、呼风唤雨,而在中央比老江资格更老、六四“平暴”功劳更大、正宗太子党出身的李鹏总理,却反而退居人大委员长、其权势仅够自保。十六大退休后,比起江泽民,相较江泽民,李鹏权势衰退得厉害,最近几年,中共中央越来越不买他的帐:
   首先是三峡工程日益遭受冷落。三峡工程是李鹏任总理期间,动用专制权力强行上马的巨型工程,1997年11月6日三峡工程在大坝截流时,江泽民部分常委亲自捧场,鞭炮、礼炮齐鸣、信号弹升空、五彩缤纷的气球飞舞,中共国媒体铺天盖地一边倒地发出歌颂誉美之词,此后,江泽民也不止一次亲赴视察,大力捧场;可是在2006年5月20日三峡大坝封顶时,中共国最高领导层出人意料地整体缺席封顶的庆贺典礼,当年截流时的风光荡然无存。
   近年来,在中共中央的默许下,掩盖已久的三峡工程的质量问题、移民安置的腐败问题接连被官员披露;三峡工程造成的生态灾难也首次被披露出来:据大陆媒体报道,由于三峡工程,长江整体生态循环系统遭受严重破坏,不少区位发生严重污染,累计污染带高达600公里,而且污染带还在增加;报道还披露:随着三峡工程的上马,库区地震逐年频繁,各类崩塌与山体滑坡去年已高达4000余处,而且还在继续增加2。对李鹏更为直接的挑战是:在最近召开的“两会”上,十多名由水利、环保专家组成的人大代表提案小组向政府提交了关于三峡工程的提案,要求中央政府对三峡工程生态与社会后果进行检讨,其问责的矛头直指李鹏3。
   对于李鹏动用权力营造的家族电力腐败王国,现今中共当权派也越来越不客气:
   曾被吹成是李鹏“德政”的湖北清江水电开发工程已遭中共中央否定,李鹏亲信、工程负责人汪定国在对外投资与担保中的巨额贪腐行为,于2007年下半年已受到中纪委的调查。
   去年年底,副总理吴仪视察全国电力行业,故意不去李鹏家族华能集团所属的北京热电厂,而是赴中电投下属的南昌热电厂视察,明显不给李鹏面子。
   八九年力压赵紫阳、不可一世的李鹏,落到今天的境地,多少应了一句谚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李鹏其人罪孽之深重,比起胡锦涛、江泽民有过之而无不及。生肖属龙的李鹏,与生肖同样属龙的邓小平一道,在关键时刻挽救了中共政权的邪恶生命,在八九民运风雷中,这两条恶龙就像两根支柱,撑住了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从夺权架空赵紫阳,到怂恿老邓镇压,到实施戒严、部署屠杀,到毁尸灭迹灭口“善后”...李鹏均扮演着先锋主将的作用,李月月鸟用数万大学生和北京市民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顶子,铺就了通往家族腐败王国的大道。
   六四屠杀之后,李鹏力主上马的三峡工程,不仅导致数百万三峡居民背井离乡、沦为难民,不仅借机中饱家族亲信私囊、为各级官僚贪污腐败大开方便之门,而且已经造成了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和文物的大破坏 :三峡工程已经使得川东南气候恶化、地质灾害、长江污染、泥沙剧增...三峡水库也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的巨大隐患:水库像架在头上的一大锅沸水,一旦大坝溃堤,长江中下游数省数亿民众将遭灭顶之灾。李鹏力主上马的三峡水库,成为中华民族大动脉上的新的毒瘤,其祸国殃民程度远远超过江泽民上马的国家大剧院、也超过了毛泽东上马的三门峡水库。
   六四以后,李鹏通过总理的权力,借三峡工程打造了亚洲最大的发电企业--中国华能集团,安插儿子李小鹏稳坐董事长宝座;又把女儿李小琳扶上中国国际电力投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中国电力公司的董事长的交椅,李小琳由是成为中国的“电力大姐大”。
   李家腐败集团控制下的华能国际集团公开地对三峡大坝公路实行强行的垄断收费并独占旅游资源。 而李小琳掌控的国际电力投资公司,则成了李家转移资产的快捷通道,通过该公司,李鹏家族大量的向境外转移国家资产,仅在2007年一年,李家就转移了约200亿美元的资产,主要转移到主要转移到新西兰、百慕大群岛两地4。
   也正因为李鹏的罪孽特别深重,所以,势力衰落、身体衰病的李鹏,将成为中共胡锦涛当权派集团为了保党,寻找替罪羊的优先选择。因为中共胡锦涛中央毫不动摇地杜绝政改,决不会平凡六四,“反腐”就成了笼络人心主要手段。李鹏家族浑身的纰漏、满屁股的屎,民愤极大的李鹏又衰病至此,因此当然继陈良宇之后,胡主席最佳的“反腐”救党对象。胡主席反李鹏家族的腐败可以一箭三雕:
   一,以“动真格”的反腐保住中共“伟光正”的形象,诱使愚民继续幻想;
   二,撇清自己与三峡工程的关系,凸显自己“青天”假象,诱使愚民继续幻想“胡温新政”;
   三,把李鹏势力反下去,将电力肥缺来个重新分赃,“闷声大发财”。
   总之,推出李鹏家族顶罪,自己可以政治经济双丰收,事后又可以高唱:“历史一再证明,我们党是先进的党,是个勇于纠错、勇于负责、不断进取的党......”
   当然,因为李鹏同志毕竟是周总理的养子、是六四“平暴”的功臣、曾经贵为“共和国”的总理,为了避免政治震荡、营造党内和谐社会,谨小慎微的紧套同志决不会否定李鹏本人、绝不会犯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那样的错误。但是,对李鹏的子女就不会太客气了,在李鹏活着的时候,对李鹏家族的排挤行动事实上已经开始:
   二〇〇七年九月,借着李鹏亲信汪定国腐败案的浮出水面,胡主席于年亲自批示,将汪定国掌控的湖北清江水电开发工程从李鹏家族手里夺下,归并湖北地方管理。
   2002年10月,李鹏的铁杆亲信、前国家电力公司董事长高严出逃,暴露了李鹏家族腐败的冰山一角,近年来,胡锦涛指示中纪委跟进调查,穷追不舍、长线钓鱼,令李鹏左忧右虑,胆战心惊... …
   俗话说:“此一时,彼一时”,一九八九年不可一世的李鹏,如今就象一条毒牙脱落的衰老毒蛇,气息奄奄地蜷缩在权力的角落里,即将到了任人处置的境地。
   近年来,李鹏因为心理危机和精神危机而倒向佛教,乞求精神安慰和解脱,这对于一贯高举无神论、领导和镇压一切有神论的中共来说,不能不说是一大讽刺。据闻,六四屠杀以来,李鹏噩梦缠身、惶惶不安、病痛缠身,以致内心抛弃了无神论,这表明李鹏至少还有一点愧疚心理,比起以杀人为乐的王震、杀人不眨眼的邓小平、胡锦涛等人,他还有一点良心。但是,李鹏对佛教的信仰明显怀着投机的目的:
   按照佛教的观点,李鹏病痛缠身、心理痛苦、权势衰落...都是报应,佛家信奉六道轮回、因果报因,冤有头,债有主,欠债岂有不还之理?要减轻报应,就必须行善以消业。李鹏浑身都是业债,企图单单通过烧香拜佛、模仿江泽民抄地藏经,就取得神佛德保佑,哪有这样便宜的事?莫非满脑子中共官僚思维的李月月鸟,以为佛教中的神佛也象中共的贪官一样收受贿赂?
   李鹏口称阪依了佛教,却丝毫不按佛教的要求行善积德,对六四杀人罪、贪污腐败罪至今没有表露任何忏悔和补救,相反,他一面吃素念经烧香拜佛;一面写出《关键时刻》、《三峡日记》等伪传,诿过卸责、为自己罪责百般诡辩;他死不悔改,至今竭力庇护、纵容子女以权谋私、贪赃枉法... …可见,李鹏对佛教的信仰,完全是伪信仰,如此执迷不悟的奸邪之徒,安得神佛保佑?
   照这样走下去,李鹏就算幸运地赶在中共垮台之前病死,逃脱了审判,也保不了他的子女和家族免遭清算,也免不了他自己遗臭万年 ;按照佛教的信仰,他自己也免不了坠入无间地狱,永世不能超生转生的结局。
   在阳寿已经不多的情况下,李鹏唯一的出路是公开站出来向全国、全世界讲明六四真相、忏悔罪责、并且振臂一呼,要求开放新闻出版自由、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同时尽可能多地拿出子女吞占的不义之财,周济穷人、建立慈善基金。鉴于李鹏的特殊性,李鹏如果能公开站出来忏悔六四、推动政改,在中共高层必将产生爆炸效应,甚至可以一举瓦解中共政权,李鹏虽然已没什么权势,但一旦站出来,肯定可以立刻取得党政军、国内外求变力量大力拥护,由于李鹏的特殊,胡锦涛也不敢镇压,这样,李鹏及其家族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取得后人的谅解;按照佛教的观点,这样的大善举动可以抵消或部分抵消李鹏欠下的业债,以免死后坠入无间地狱。
   奉劝李鹏:人之将死,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难道要像老狗康生那样死去,等着后人的清算和唾骂?
   曾节明 成稿于民国九十七年星期六 2008年3月29日下午
   注1:多维新闻网3月1日报道,题《缺席"两会":江泽民面瘫,李鹏脑血栓》;
   注2:《泰晤士报》2007年九月二十七日报道,题《中国终于承认三峡大坝是个巨大灾难》;
   注3、4:《华夏电子报》2008年03月26日,题《李鹏中风与腐败家族 》,作者冬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