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
曾节明文集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3/30/2008
   今年二月底三月初,海外中文媒体纷纷传出李鹏、江泽民重病的消息,其中多维新闻社和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更先后声称:通过可靠内部消息来源证实了江、李患病属实。
   关于李鹏的病,媒体却传出两种不同的版本:一是说李鹏于二月五日中风,送医院抢救已脱离生命危险,但留下了后遗症,“口眼已经歪斜”;一是说李鹏在元旦脑血栓发作,经抢救病情已基本稳定。但对于这两种版本,李鹏之女李小琳一概否认。两会期间,今年首次出任全国政协委员的李小琳,在接受采访时矢口否认了李鹏患重病的传闻,她说:“老人家有点毛病很正常,就像大家会伤风感冒一样。”但多个媒体的记者注意到,说到这里时,一直很能保持平静的李小琳情绪突然失控,眼泪夺眶而出1。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重要的细节,儿女对亲生父亲一般是有真感情的,特别是女儿对父亲,如果李鹏的身体真的仅有小毛病,做女儿的怎么会忽然悲从中来,凄然泪下?出面否认李鹏生病可以由“党组织”安排,但在否认父亲患病的时候,一个人的眼泪是不可能撒谎的,如果李鹏身体没问题,其女儿的自然表情应该是愉快或轻松的,显然,李小琳夺眶而出的泪水就是李鹏患病的真实告白,而且流露了李鹏病得不轻。
   李鹏的衰病,对其渐趋没落的腐败家族无疑是雪上加霜。李鹏的权术手段,对付较为君子做派的赵紫阳还可以,对付老贼级别的上海滩瘪三派权谋大师江泽民则处处捉襟见肘,因此在邓小平死后,江泽民大权独揽、呼风唤雨,而在中央比老江资格更老、六四“平暴”功劳更大、正宗太子党出身的李鹏总理,却反而退居人大委员长、其权势仅够自保。十六大退休后,比起江泽民,相较江泽民,李鹏权势衰退得厉害,最近几年,中共中央越来越不买他的帐:
   首先是三峡工程日益遭受冷落。三峡工程是李鹏任总理期间,动用专制权力强行上马的巨型工程,1997年11月6日三峡工程在大坝截流时,江泽民部分常委亲自捧场,鞭炮、礼炮齐鸣、信号弹升空、五彩缤纷的气球飞舞,中共国媒体铺天盖地一边倒地发出歌颂誉美之词,此后,江泽民也不止一次亲赴视察,大力捧场;可是在2006年5月20日三峡大坝封顶时,中共国最高领导层出人意料地整体缺席封顶的庆贺典礼,当年截流时的风光荡然无存。
   近年来,在中共中央的默许下,掩盖已久的三峡工程的质量问题、移民安置的腐败问题接连被官员披露;三峡工程造成的生态灾难也首次被披露出来:据大陆媒体报道,由于三峡工程,长江整体生态循环系统遭受严重破坏,不少区位发生严重污染,累计污染带高达600公里,而且污染带还在增加;报道还披露:随着三峡工程的上马,库区地震逐年频繁,各类崩塌与山体滑坡去年已高达4000余处,而且还在继续增加2。对李鹏更为直接的挑战是:在最近召开的“两会”上,十多名由水利、环保专家组成的人大代表提案小组向政府提交了关于三峡工程的提案,要求中央政府对三峡工程生态与社会后果进行检讨,其问责的矛头直指李鹏3。
   对于李鹏动用权力营造的家族电力腐败王国,现今中共当权派也越来越不客气:
   曾被吹成是李鹏“德政”的湖北清江水电开发工程已遭中共中央否定,李鹏亲信、工程负责人汪定国在对外投资与担保中的巨额贪腐行为,于2007年下半年已受到中纪委的调查。
   去年年底,副总理吴仪视察全国电力行业,故意不去李鹏家族华能集团所属的北京热电厂,而是赴中电投下属的南昌热电厂视察,明显不给李鹏面子。
   八九年力压赵紫阳、不可一世的李鹏,落到今天的境地,多少应了一句谚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李鹏其人罪孽之深重,比起胡锦涛、江泽民有过之而无不及。生肖属龙的李鹏,与生肖同样属龙的邓小平一道,在关键时刻挽救了中共政权的邪恶生命,在八九民运风雷中,这两条恶龙就像两根支柱,撑住了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从夺权架空赵紫阳,到怂恿老邓镇压,到实施戒严、部署屠杀,到毁尸灭迹灭口“善后”...李鹏均扮演着先锋主将的作用,李月月鸟用数万大学生和北京市民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顶子,铺就了通往家族腐败王国的大道。
   六四屠杀之后,李鹏力主上马的三峡工程,不仅导致数百万三峡居民背井离乡、沦为难民,不仅借机中饱家族亲信私囊、为各级官僚贪污腐败大开方便之门,而且已经造成了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和文物的大破坏 :三峡工程已经使得川东南气候恶化、地质灾害、长江污染、泥沙剧增...三峡水库也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的巨大隐患:水库像架在头上的一大锅沸水,一旦大坝溃堤,长江中下游数省数亿民众将遭灭顶之灾。李鹏力主上马的三峡水库,成为中华民族大动脉上的新的毒瘤,其祸国殃民程度远远超过江泽民上马的国家大剧院、也超过了毛泽东上马的三门峡水库。
   六四以后,李鹏通过总理的权力,借三峡工程打造了亚洲最大的发电企业--中国华能集团,安插儿子李小鹏稳坐董事长宝座;又把女儿李小琳扶上中国国际电力投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中国电力公司的董事长的交椅,李小琳由是成为中国的“电力大姐大”。
   李家腐败集团控制下的华能国际集团公开地对三峡大坝公路实行强行的垄断收费并独占旅游资源。 而李小琳掌控的国际电力投资公司,则成了李家转移资产的快捷通道,通过该公司,李鹏家族大量的向境外转移国家资产,仅在2007年一年,李家就转移了约200亿美元的资产,主要转移到主要转移到新西兰、百慕大群岛两地4。
   也正因为李鹏的罪孽特别深重,所以,势力衰落、身体衰病的李鹏,将成为中共胡锦涛当权派集团为了保党,寻找替罪羊的优先选择。因为中共胡锦涛中央毫不动摇地杜绝政改,决不会平凡六四,“反腐”就成了笼络人心主要手段。李鹏家族浑身的纰漏、满屁股的屎,民愤极大的李鹏又衰病至此,因此当然继陈良宇之后,胡主席最佳的“反腐”救党对象。胡主席反李鹏家族的腐败可以一箭三雕:
   一,以“动真格”的反腐保住中共“伟光正”的形象,诱使愚民继续幻想;
   二,撇清自己与三峡工程的关系,凸显自己“青天”假象,诱使愚民继续幻想“胡温新政”;
   三,把李鹏势力反下去,将电力肥缺来个重新分赃,“闷声大发财”。
   总之,推出李鹏家族顶罪,自己可以政治经济双丰收,事后又可以高唱:“历史一再证明,我们党是先进的党,是个勇于纠错、勇于负责、不断进取的党......”
   当然,因为李鹏同志毕竟是周总理的养子、是六四“平暴”的功臣、曾经贵为“共和国”的总理,为了避免政治震荡、营造党内和谐社会,谨小慎微的紧套同志决不会否定李鹏本人、绝不会犯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那样的错误。但是,对李鹏的子女就不会太客气了,在李鹏活着的时候,对李鹏家族的排挤行动事实上已经开始:
   二〇〇七年九月,借着李鹏亲信汪定国腐败案的浮出水面,胡主席于年亲自批示,将汪定国掌控的湖北清江水电开发工程从李鹏家族手里夺下,归并湖北地方管理。
   2002年10月,李鹏的铁杆亲信、前国家电力公司董事长高严出逃,暴露了李鹏家族腐败的冰山一角,近年来,胡锦涛指示中纪委跟进调查,穷追不舍、长线钓鱼,令李鹏左忧右虑,胆战心惊... …
   俗话说:“此一时,彼一时”,一九八九年不可一世的李鹏,如今就象一条毒牙脱落的衰老毒蛇,气息奄奄地蜷缩在权力的角落里,即将到了任人处置的境地。
   近年来,李鹏因为心理危机和精神危机而倒向佛教,乞求精神安慰和解脱,这对于一贯高举无神论、领导和镇压一切有神论的中共来说,不能不说是一大讽刺。据闻,六四屠杀以来,李鹏噩梦缠身、惶惶不安、病痛缠身,以致内心抛弃了无神论,这表明李鹏至少还有一点愧疚心理,比起以杀人为乐的王震、杀人不眨眼的邓小平、胡锦涛等人,他还有一点良心。但是,李鹏对佛教的信仰明显怀着投机的目的:
   按照佛教的观点,李鹏病痛缠身、心理痛苦、权势衰落...都是报应,佛家信奉六道轮回、因果报因,冤有头,债有主,欠债岂有不还之理?要减轻报应,就必须行善以消业。李鹏浑身都是业债,企图单单通过烧香拜佛、模仿江泽民抄地藏经,就取得神佛德保佑,哪有这样便宜的事?莫非满脑子中共官僚思维的李月月鸟,以为佛教中的神佛也象中共的贪官一样收受贿赂?
   李鹏口称阪依了佛教,却丝毫不按佛教的要求行善积德,对六四杀人罪、贪污腐败罪至今没有表露任何忏悔和补救,相反,他一面吃素念经烧香拜佛;一面写出《关键时刻》、《三峡日记》等伪传,诿过卸责、为自己罪责百般诡辩;他死不悔改,至今竭力庇护、纵容子女以权谋私、贪赃枉法... …可见,李鹏对佛教的信仰,完全是伪信仰,如此执迷不悟的奸邪之徒,安得神佛保佑?
   照这样走下去,李鹏就算幸运地赶在中共垮台之前病死,逃脱了审判,也保不了他的子女和家族免遭清算,也免不了他自己遗臭万年 ;按照佛教的信仰,他自己也免不了坠入无间地狱,永世不能超生转生的结局。
   在阳寿已经不多的情况下,李鹏唯一的出路是公开站出来向全国、全世界讲明六四真相、忏悔罪责、并且振臂一呼,要求开放新闻出版自由、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同时尽可能多地拿出子女吞占的不义之财,周济穷人、建立慈善基金。鉴于李鹏的特殊性,李鹏如果能公开站出来忏悔六四、推动政改,在中共高层必将产生爆炸效应,甚至可以一举瓦解中共政权,李鹏虽然已没什么权势,但一旦站出来,肯定可以立刻取得党政军、国内外求变力量大力拥护,由于李鹏的特殊,胡锦涛也不敢镇压,这样,李鹏及其家族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取得后人的谅解;按照佛教的观点,这样的大善举动可以抵消或部分抵消李鹏欠下的业债,以免死后坠入无间地狱。
   奉劝李鹏:人之将死,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难道要像老狗康生那样死去,等着后人的清算和唾骂?
   曾节明 成稿于民国九十七年星期六 2008年3月29日下午
   注1:多维新闻网3月1日报道,题《缺席"两会":江泽民面瘫,李鹏脑血栓》;
   注2:《泰晤士报》2007年九月二十七日报道,题《中国终于承认三峡大坝是个巨大灾难》;
   注3、4:《华夏电子报》2008年03月26日,题《李鹏中风与腐败家族 》,作者冬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