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
曾节明文集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4/26/2008
   中共对其煽动的国内愤青运动,于四月二十日起突施降温:此前一手煽起和放纵愤青运动的中共国愤青总头子胡锦涛,于四月二十日摇身一变,以“冷静负责”的姿态,指示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严禁学生举行愤青示威游行1;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媒体一改煽风点火的姿态,忽然呼吁爱国要“理性”,要讲究“方式方法”,反对“扰乱社会秩序”;同时,中共公安武警开始严阵以待,阻断“爱国”游行示威,星期天在北京和深圳,开始打压和抓捕“抵制家乐福”的愤青,军警对愤青这种新态度,于之前的放任态度犹如天壤之别;从二十日开始,愤青运动最为狂热野蛮的安徽省,高校学生被强制集中洗脑,以免再发生打砸“家乐福”商场等群众运动。

   在中共胡中央的弹压下,色厉内荏、欺善怕恶的愤青愤老们立时作鸟兽散,愤青运动在国内迅速冷了下去,中共对愤青运动急刹车的立竿见影效果,捅破了所谓胡锦涛弱势,管不了政法委、管不了西藏、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种种谎言、谣传、臆测,从急刹车的飞溅的火星当中,清楚地显现出胡锦涛作为愤青运动总操纵者的魔影,一如当年操纵红卫兵运动的毛泽东。
   不寻常的是,在高效压制国内的愤青运动的同时,中共胡中央继续开动国内外御用、亲共媒体,大肆妖魔化西方国家媒体、政府,诬蔑达赖喇嘛,继续煽动反西方民族主义狂热、煽动对藏人的仇恨。
   同时,中共利用西方国家的自由民主制度,通过驻西方国家的领事馆,拨发大笔经费,“上不封顶”,大量雇佣临时工作人员,租用大批旅游车辆,以共特和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在海外子女为核心,加紧收买笼络大批愤青留学生和海外华人愚民,竭力发动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声援北京奥运会、反对“藏独”、反对西方国家媒体、政府对中共暴政的批评,中共甚至指挥亲共游行团体,暴力干涉反共异议团体、殴打和平抗议的抵制奥运人士,完全无视他国法律。目前,亲共分子暴力干涉反共异议团体、殴打和平抗议的人士已经在美国发生;反对西方媒体的大规模亲共游行示威也正在德国、法国、美国上演......
   同样对待愤青民族主义运动,中共处理手法“内外有别”,对比十分强烈。诸多迹象表明:中共头子胡锦涛,正发起一场内外有别式的新义和团运动,目的是转移视线:
   对中共来说,今年是多重危机集中暴发的一年,当前中共各地官僚强拆征地变本加厉、民怨沸腾、通胀继续飙升、股市暴跌、楼市、金融岌岌可危、外资撤逃、工业萧条、失业加剧...经济大崩溃即将到来,中共政权岌岌可危;更兼胡锦涛在达富尔、西藏问题上处理失当、国际抵制奥运声势高涨,其本人威信大挫,在党内外非议如潮,诚可谓内外交困;在台海问题上,台独势力败选下台,少了一个容易借之以转移视线的敲打靶子,而奉行民主“终极统一”原则的马英九即将上台,将对中共带来更大挑战,而台湾此次顺利地换届大选,更拆穿了中共的“国情论”谎言,凸显了中共政权的非法性......
   总之,今年来临的种种危机,几乎个个都刺向中共的命根子--政权,治国无能、倒退有方的胡主席,因为外交内政的一系列重大失误,其个人地位与中共政权一并处于风雨飘摇当中,在这样的内忧外困下,中共胡中央怎么不急于转移视线、转嫁危机呢?
   于是,胡锦涛重演故伎,亲自编导萧胡会,企图象当年借用连战那样借用萧万长,上演一出开明“和谐”假戏,以转移视线、缓解国际谴责,孰料萧胡会不如连胡会,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而且中共商务部误爆“一中”底牌,假戏演穿了帮。情急之下,紧套同志干脆将错就错,一面变本加厉地加大对康藏的镇压、一面借西藏问题猛轰西方媒体,煽动新义和团运动,转移国内外视线,企图捱过奥运会再进一步全面收紧、秋后算账、进一步向朝鲜学习。
   以胡锦涛为头子的中共,推动义和团运动为什么要内外有别呢?这是因为对当前的中共国来说,群众运动是一把双刃剑,在国内如果弄得不好,会直接危及中共政权,而在海外,群众运动无论怎么搞,也不会危及到中共政权。随着意识形态的破产,现在的中共政权再也经不起一场“政治动乱”了,更何况现在物价飞涨、股市暴跌、危机深重、民怨沸腾,如果在国内放任愤青街头运动,谁能保证这些运动不中途转向,演变为八九民运第二?“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当年席卷全国的八九民运,也正是从几千学生 悼念胡耀邦开始的。
   总之,如今天怒人怨、几乎完全靠利益维持的中共政权,再也不敢象毛时代那样放手发起群众运动,红色辅导员出身的胡锦涛,更是以其清华理工学生特有的慎密和谨小慎微,处处防微杜渐,现在连文化娱乐、社会边缘的不和谐颤音,他都要扼杀在萌芽状态中,他活像一只神经质的大蜘蛛,在一张大网上忙活不停,蜘蛛网边的一点微风引发的细微震颤,都会引得他张牙舞爪地奔过来探查究竟。
   显然,胡锦涛是汲取了2005年发动反日运动的“教训”:在反日的游行队伍中,一些人抓住这“奉旨造反”,冷不丁打出了自由民主和维权的诉求标语,吓得中共胡中央紧急叫停反日游行、抓捕召集者、串联人......
   胡锦涛更是从反面汲取了罗马尼亚共产党倒台的教训:罗共的垮台,正是从奇奥赛斯库召集的“爱国”群众大会开始,由于“一小撮反罗分子”的鼓动,支持奇奥赛斯库的大会忽然变成了“打倒奇奥赛斯库”的海洋...有鉴于罗马尼亚同志的惨痛教训,胡主席决心不给“反华势力”任何“捣乱”的空隙,一心要把中共政权修造成针插不进、滴水不漏的全封闭式邪恶堡垒。
   比起毛主席,胡主席在发起国内游行示威上虽然胆魄全无,但在挑动群众打砸抢上胡主席倒比毛主席别出心裁:
   毛主席敢于耍“阳谋”,敢于大张旗鼓地挑动群众都群众;胡主席只敢耍阴谋,只敢偷偷摸摸地纵容黑社会流氓、动用便衣警察殴打、骚扰良知人士,他恐惧群众运动,生怕大规模群众争斗的斧钺一不小心挥舞到中共政权老朽的支柱上。
   在西藏,毛主席以无神论斗争有神论,大张旗鼓地镇压“反动僧侣”;胡主席做贼心虚,不敢大张旗鼓,而是叫公安武警偷偷穿了藏人衣服、冒充藏民、喇嘛肆行打砸抢烧杀,然后一本正经地调兵“镇暴”,这个鄙劣的毒招,1989年三月用了一次,今年三月再用了一次。胡主席超越毛主席的“聪明”,反映出理工科学生特有的精细,和政治辅导员的阴毒,正应了一句“唯懦弱者最凶残”。
   在残民以逞的狡诈上,胡锦涛最具创造性的地方莫过于对王千源一家人的迫害:
   王千源不过在中共煽起的海外声讨“藏独”的愤青邪流中,站出来说了几句肯定藏人追求人权的话,居然遭到中共动用全国国家机器的打压和声讨!为了对付王千源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子,胡主席居然不惜动用中共头号喉舌——中央电视台,将王千源打成“最丑陋的留学生”2,煽起对一个华人女留学生的仇恨,同时,中共指使全国媒体和海外御用亲共媒体,破口大骂王千源是“汉奸”、“败类”...在中共的指挥和纵容下,国内外愤青愚民铺天盖地地对王千源及其家人的进行人身辱骂、甚至发出死亡威胁...对于一个二十岁的弱女子,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国家政权做到这般地步,在全世界可谓是叹为观止、绝无仅有了。
   更绝的是:在对付王千源上,胡主席创造性地运用“愚民战争”战术,纵容愤青愚民打砸王千源一家人的住宅,砸窗、泼粪、贴大字报、入室打劫...而近在咫尺的公安无动于衷3。愚民运动的恐怖,把王千源父母逼得有家不敢回,成为有家难归的国内流亡者。胡主席犹不解恨,最近又指示王千源国内的母校--青岛二中追加开除已经毕业的王千源学籍、并且指示有关单位强迫王千源父母离职4......
   中共胡锦涛中央对王千源一家人的迫害,集群众打砸、亲属株连于一身,不要任何程序和法律,恍若文革红卫兵抄家揪斗再现,其卑鄙恶劣程度,实属中共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绝无仅有。
   对王千源一家人的迫害,标志着中共胡锦涛中央的镇压手法有了重大的突破创新:以愚民愤青取代黑社会流氓、便衣警察,对良知人士实施迫害,既狙击了国内的自由民主诉求,又伪造出自由民主不得人心、政权受“人民拥护”的民意,足让注重民意的西方国家无懈可击。
   象高智晟、胡佳、王千源这样的良知人士人数很少,由于当今中共国民众道德素养的低下和对政治的普遍冷漠,这种纵容愚民愤青围攻良知人士的手法,既可以以中国人民“民意”的幌子迫害异议人士,又不容易激起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对中共来说,可谓一举两得。
   王千源案绝不是个案,中共对王千源的新方式打压只是开端,随着对王千源迫害的成功,这种迫害手法肯定会移到别的异议人士身上,除非中国人现在醒悟,奋起为王千源抗争,否则向王千源这样的受害者会越来越多。
   对王千源的新手法迫害,集中地暴露了胡锦涛这个毛共十七年余孽彻头 彻尾的法西斯本性,他不愧为左棍法西斯分子陈云、王震、李先念的衣钵相传者,其内心的邪恶和龌龊,比起邓、江,十倍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外煽动义和团运动,胡主席为什么要追求大鸣大放、轰轰烈烈的效果呢?因为中共胡中央要充分利用利用西方国家的自由民主,伪造民意,向西方政府和媒体施压,胡主席企图利用海外华人的“民意”,逼迫西方政府和媒体在人权问题上闭嘴,为中共侵犯人权背书、对中共犯罪姑息纵容。
   治国白痴胡锦涛,在倒行逆施、耍弄权术鬼蜮伎俩上却极富邪恶的创造力,其手段的鄙劣、下作只可让邓小平、江贼民自叹弗如,其算计的慎密精细,也在毛泽东之上,显足了一个清华帮技术官僚大恶棍的邪恶智商,胡锦涛的头脑, 犹如在一台超精密的计算机上运行着的极端狡诈的超级病毒程序。
   古话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胡主席的阴邪招数,确实有助于推迟崩溃的爆发,对保住他权力软着陆有利,却使注定到来的崩溃更猛烈、更恐怖。
   胡主席的愚蠢在于:他任满时只有七十岁,照其身体现状和常委们”上不封顶“的医疗条件,届时肯定死不了,离任后,按照自然的死亡进程,再活个十年八年没有大问题,问题是,中共还有十年八年的寿命吗?
   胡主席上台六年来,拼命把炭火望下任头上堆,比江泽民当年望自己头上堆得更猛更多,只是中共政权现在就已经颤悠悠、摇晃晃了,下一任顶得住吗?胡某人不要以为:只要红旗不倒在他自己手里,就可以没事。实际上,红旗就算倒在习近平、李克强手里,可以没有事倒是他们,因为他们没有杀人、也没有大的贪腐罪行,只要不负隅顽抗,就一定会得到未来中国政府的赦免,而胡某人却身负累累反人类屠杀罪行,无论“紧逃”到哪里都逃脱不了追究和审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