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没有李柱铭的香港]
余杰文集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名片背后
·跳舞场
·伟人华盛顿
·物价与民生
·洋灯洋火
·自由从言论开始
·端方不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李柱铭的香港

   来源:观察
    香港民主党的创始人李柱铭,日前宣布不再参加下一届立法会的选举,以便让民主党完成世代交替,让年轻一代俊杰接过民主的火炬。激流勇退,对于任何一个政治家来说,既是勇气,亦是无奈。
   
   没有李柱铭的民主党,由于党内已经建立起了一套成熟的民主机制,魅力型领袖的去留,已无关党的兴衰存亡。所以,李柱铭虽然隐退,但民主党仍然有希望逆流而上,以更加坚定而踏实的政纲,获得广大香港市民的倾心支持。
   

   但是,民主党可以没有李柱铭,香港却不能没有李柱铭。没有李柱铭的香港,没有“人权高于主权”的远象的香港,不禁让人忧心忡忡——其“自由港”的辉煌究竟还能持续多久?
   
   作为久负盛名的香港大律师,在中共“六四”屠城之后,李柱铭与司徒华一起毅然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这是仁者之怒,从此他便走上了“骨头化成灰都要争取民主”的道路,由香港民主同盟到香港民主党,一直站在香港政治的风头浪尖上。
   
   “六四”之后十九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弹指而过。当时诞生的婴孩,如今已经成长为青年人。而“六四”之正名、死者之抚恤、凶手之审判,仍然遥遥无期。随着中国大陆经济的畸形繁荣,若干察言观色的香港名流巨贾,纷纷北上谋利赚钱,并以港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红顶戴为荣,中国大陆的恶劣的人权状况,普罗大众的疾苦与哀号,根本不在他们的视野之内。这些惟利是图的“香港同胞”,却口口声声地以“爱国者”自居和自诩,并将李柱铭钉上了“卖国贼”的“耻辱柱”。
   
   人如其名,李柱铭背起的,是“耻辱柱”,也是十字架。为了民主的梦想,他不惜触犯民族主义的魔咒。近年来,中共操作民族主义,煽动民间的反美、反日、反台湾的情绪,以转移国内日益尖锐的矛盾与冲突。此种操作,在内地日渐娴熟,便移植到香港来,李柱铭遂被抹黑为“当代吴三桂”。当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毒剂深入香港的骨髓之际,香港离真正的民主自由亦渐行渐远。
   
   李柱铭是一个追梦的人,为了民主之梦,他失去了回乡证,成为亲中势力集中讨伐的对象。可以设想,只要他放弃梦想,稍稍向北大人抛去几个媚眼,未尝不能混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当,甚至可能在北京、上海、广州开办律师行,财源滚滚而来。但是,他却坚守昔日的梦想,中联办副主任邹哲开指出:“叫他继续做梦,他有的梦还未醒,继续做!”邹主任不愧为李柱铭的知音:是的,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做梦的人,有一批永不放弃、无法收买的理想主义者。香港这个金元世界,因为有了李柱铭而有了梦想。如果失去了李柱铭这样的爱做梦的人,香港不知要寂寞多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